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1
    (一)

    少年说不上是什么神情。

    只是在震惊过后,脸上浮现一抹异样的窘迫。

    他的睫毛颤了两颤。

    清透的眼眸中波光微闪,看着舒心依旧和暖的笑容,猛然往后退了一步。

    他从一开始,就怀疑过她的意图。

    无缘无故的选择留在这里,又无缘无故的靠近他。

    只是觉得根本毫无理由,所以根本想不清楚。

    “白楠过和我说,我送给你的棒棒糖,你到现在都留着。”

    舒心看白梓这样子,莫名觉得真是有趣。

    “你想要多少,我都可以送给你的。”

    与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他从小就不喜欢吃那些零食,更准确的说,是不喜欢甜食。

    所以压根不感兴趣。

    而那个姐姐给他的棒棒糖,他没有吃,后来,就一直放在床头。

    直到那一个晚上,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他待在房间里,透过一条小小的细缝往外看——

    红色的鲜血充斥在他的眼睛里,惊恐和鲜红搅拌,看的他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他手里就紧紧握着那个棒棒糖,僵在角落,一动不敢动。

    后来搬家的时候。

    他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那根彩虹的棒棒糖。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觉得,在那个夜晚里,他孤零零的待在那儿,许就只有这一根棒棒糖,伴在他身边,让他有了支撑下去的力量。

    在最无助的时候。

    想起了她的笑容。

    后来,偶尔在梦里,他有见过她。

    只是过去太久的记忆,他连脸都记不清楚了,唯一留下来的,就是下雨天的那个场景。

    她在他面前,轻轻的摸他的头。

    唯一的温暖和光亮。

    白梓张了张嘴巴,话到嘴边噎住,原本冷冽的人现下是当真有些窘迫,好不容易出声,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姐姐。”阮若水跑过来,抱住舒心,一向没个着调的阮小姐,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姐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阮若水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有其他人。

    舒心没反应过来。

    直到再看到后面的蒋昭,她愣了一下,才磕磕巴巴的出声:“若、若水蒋总”

    他们怎么忽然就出现了?

    蒋昭的瞳仁紧了紧。

    他浮着的一颗心,终于在这一刻沉了下来。

    舒心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

    带着安然无恙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

    老天保佑.

    舒心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蒋昭听完,原本松懈的神色又紧了几分,沉声说:“去医院。”

    出了车祸,摔下来,那么重的伤,撒谎也就算了,还不去医院。

    这是开玩笑的小事吗?

    “我没事。”

    舒心强调,十分肯定,说:“没事,我的伤都已经好了。”

    “那不去医院检查,光靠一个小子。”蒋昭顾虑到这毕竟是舒心的救命恩人,说话的时候,把声音压低了不少。

    “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不怪蒋昭不放心,毕竟那个少年看起来太小了。

    他更加相信医院,和正规的医生。

    “是啊姐姐,还是去医院看看吧。”阮若水跟着劝她。

    因为一路赶着过来,她脸上的妆都花了,颜色沉一块落一块的颇为狼狈。

    “我相信白梓。”

    舒心朝门外看了一眼,继续说:“他医术很好。”

    白梓在外边的厨房里,能听见这边的声音。

    清晰的听见舒心说:她相信他。

    心陡然就跳了一下。

    “我再留最后一晚。”舒心伸出一根手指,恳切的同蒋昭打商量,说:“明天早上就走。”

    如果只是阮若水来了那还好说,可是蒋总都找来了。

    她对公司撒了谎,现在蒋昭在这,她可不敢再继续撒谎了。

    蒋昭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舒心,你不要任性,你的身体最重要。”

    这时候白梓刚好端着一盘水果出现在门口。

    在陌生人面前,他尽量的保持着笑容,唇角弯着笑意,唇红齿白。

    阳光少年。

    目光往下,刚好看见蒋昭握着舒心的手。

    笑容在那一瞬间凝住,阴戾的气息随之而起,竟是自己都毫无察觉。

    舒心看了一眼他的手。

    她不动声色的挣脱掉,依旧是同他商量的语气,说:“我有分寸。”

    “蒋总,你知道的,我不会乱来。”

    舒心的责任心,是比任何人都要重的。

    她做事也从来不会胡乱作为。

    蒋昭看舒心目光坚定。

    他了解舒心,一旦是她决定要做的事情,旁人再说什么都左右不了。

    所以他点头了。

    “好,我们明天早上再来接你。”

    蒋昭和阮若水起身出门,刚好在门口,撞上了要进来的白楠过。

    白楠过看见阮若水,一眼就认了出来,瞪大了眼睛。

    倒吸一口凉气。

    阮若水身上的黑色小吊带,只是将将的遮住大腿根,两根吊带,延伸出精致的锁骨,大片白皙的皮肤裸露在外。

    阮若水一点都不喜欢面前人直勾勾盯着她的目光。

    “看什么看,收回去!”

    美人轻睨,分明生怒,却风情万种。

    阮大小姐本就霸道泼辣的很,一向目中无人,她知道她现在妆花了,衣服上还又是泥土又是杂草,难看的很。

    这样子被别人看见,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人糟蹋了呢。

    阮若水说完,直接绕过人往外走。

    她那一声喝的中气十足,白楠过耳朵都似是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人早就已经不见了。

    白楠过还回头去看。

    他前几天才说要见阮若水,这就见着了,是老天眷顾吗?

    “听说她和那个季末绯闻是真的吗?”

    白楠过凑上来就打听八卦。

    只是没等舒心回答,白梓已经把人往外推。

    “你先回去吧。”

    “我——”白楠过一梗塞,差点没滞住呼吸,也没心思去问阮若水的事了,只是指着自己,惊道:“敢情我又白来了呗?”

    他自己想想,这都是第几次了,每次都是把他叫过来,然后又说没事,让他走。

    是真成保姆了这是。

    只是白梓压根不理他了,他就看着舒心,跟完全没听到他说话一样。

    白楠过只能认命的点头。

    “成,成。”白楠过锤了一下墙,睁着眼睛,怒道:“下次我绝对不来了。”

    白楠过放下狠话。

    “谁再来谁就是王八犊子。”

    离开的时候,人还一副发狠的模样,踢了一下门,一扬手,毫不犹豫的往外走。

    作践他!

    就知道作践他!

    就让他以后一个人自生自灭吧.

    白梓把盘子放在桌子上。

    “吃水果。”

    这是他刚才给客人准备的。

    “刚才是你的朋友?”

    这是这几天以来,白梓第一次主动和舒心说话。

    在知道了她就是那个姐姐之后。

    白梓的心就像被吊了起来,摇摇晃晃没个落处,就连说话,都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

    就像是一道企望了很久而得不到的阳光,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阴戾暴躁的少年,周身环绕间,又多了份难言的羞涩。

    他看见那个人拉她的手了。

    心里莫名的像是堵住了。

    “你跟我一起走吧。”

    舒心点点头,然后拉住他的衣袖,劝他说:“你想治好病,就只有走出去。”

    白楠过说,白梓他渴望康复,渴望健康。

    而他需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走出去。

    走出去面对人群。

    白梓抬头看她。

    当初伤了那女生,那件事,就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他退学,选择来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个人居住。

    就是不想再发生那样的事。

    走出去,确实是他最先要迈过去的,最大的一道坎。

    他需要将已经完全禁闭的心房,再次的尝试着,向人打开。

    退回去很容易,向前走,却是难事。

    白梓的手握紧,力道渐渐显现,他看着舒心期盼的眼神,沉顿了许久,才终于开口。

    “可是我会伤害到别人。”

    说这话,用了他很大的一番力气。

    平淡的语音,可偏偏让人觉得十分心疼。

    小孩子一样。

    怯懦,却又渴望的眼神。

    舒心小小的往前走了一步。

    她顺着衣袖,拉住了他的手,哄着人:“没事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白梓低头,看她拉着他的手。

    “你放心,姐姐一定会照顾好你的。”舒心又笑,另一只手伸出来,又要去摸他的头。

    白梓不大开心的躲开了。

    “你别碰我头。”

    这一下呵斥出来,立马变了脸色。

    他又不是孩子了,干嘛总是碰他的头。

    舒心点头,看他生气反正一点儿也不怕,只是点头应下:“好,我不碰。”

    “那你和不和我走?”舒心继续问。

    白梓方才一下气上心头,睁着眸子可正凶,直接拒绝:“不走。”

    说完他完全不再给舒心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舒心无奈的看着他的背影。

    这脾气还真大。

    不好养。

    (二)

    第二天早上蒋昭来的很早。

    生怕舒心会跑掉一样。

    “谢谢你救了舒心。”蒋昭换了身衣服,少了昨日的匆忙,人也显得齐整许多。

    他朝着白梓点头,十分真挚的感谢说:“还请留个号码,这些天治疗和住宿的费用,加上谢礼,之后一定都会打过来的。”

    用钱解决所有的事情,是蒋昭一贯的风格。

    他说这几句话,也是间接的把舒心和白梓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两清。

    “不用。”

    白梓看他不顺眼,对待外人一向会有的笑容都淡了下来,冷淡的吐出两个字。

    蒋昭没再问了。

    他想的是,就算他说不用,反正账户他还是会弄到,会把钱给他打过来的。

    绝对不会欠他的。

    “你先穿上。”

    蒋昭拿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过来,递给了舒心。

    他昨天就注意到了,舒心只穿着一双拖鞋,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另外的鞋穿。

    所以昨天特地去给她买了一双。

    蒋昭担心的问:“合脚吗?”

    舒心系好了鞋带,点头应道:“合脚,谢谢蒋总。”

    “那咱们快点走吧,正好现在出发,能赶上下一趟飞机。”

    蒋昭伸手,想去扶舒心起来,可是手还没碰到他,另一只手就已经先他一步,握在了舒心的手臂上。

    “姐姐,你小心一点起来。”

    白梓笑着,手上握着力气都不敢太大,看他这样子,就跟当初刚救舒心时一样懂事乖巧。

    舒心许久未见这样的他,抬头看着,还愣了一下,这才顺着他的力气起来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东西。”

    白梓不太友好的看了一眼蒋昭,突然想到什么,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进了房间。

    收拾东西?

    舒心一愣,但马上反应了过来。

    他这是答应和她走了!

    舒心唇角难掩的笑意,笑得开心.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舒心才终于回到了家。

    因为要避着狗仔,这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甚至为了以防万一,让若水先行一步,吸引了媒体的视线,给她打掩护。

    阮若水特地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化了个素颜妆,弄得整个人都苍白的不行,从机场出来,一路低着头过去。

    果然,她一出现,所有的视线就全都转到了她身上。

    趁着这个时候,舒心从一边人少的通道溜走了。

    一路折腾,才会直到现在才回家。

    蒋昭说无论如何,明天都要带她去医院一趟,一定要检查好身体。

    等确定了没问题之后,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准备着就可以恢复工作了。

    虽然蒋昭说不急,一切等她养好身体再说。

    但是舒心无论怎么都不好意思了。

    她已经给他们添了太多的麻烦,绝不能把积累下来的工作一拖再拖。

    她现在确实已经没事了。

    “我去给你收拾一下客房。”

    舒心一进门,就朝着客房那边走过去。

    原本她是和若水还有莞尔她们一起住宿舍的,但是出道到现在,已经很少有在一起的活动,宿舍虽然还在,可是各自也有各自的住处。

    舒心所在的这一处别墅区,位处郊区,低调平常,路都不是太好找。

    她的意图,自然就是不希望被狗仔寻过来。

    “不用。”白梓下意识的去拦她。

    他从岳市过来,说收拾行李,竟是只带了一个背包,里头看起来瘪瘪的,好像也没放什么东西。

    舒心疑惑的抬眼。

    “我晚上睡不着。”

    舒心突然就愣住了。

    之前在阁楼里,因为条件的限制,加上她受了伤,睡在一张床上,舒心倒觉得没有什么。

    而且潜意识里,他们之间还有医生和患者的关系。

    但现在是在自己家里,而她的身体也好完全了。

    她就想是不是不大好。

    白梓就这么看着她,眸光闪了闪,少年身材高大,静静地站在那儿,莫名委屈。

    怎么感觉哪儿不太对了?

    自从他跟着她回来之后。

    舒心心里挣扎了下。

    片刻后,她轻轻点头,“嗯”了一声,同时抬腿往厕所走,脚步匆忙,像是在刻意避开什么。

    “我先去洗澡。”

    舒心进去之后,白梓抬头,开始打量起这座别墅。

    一共两层,风格简单,房间干净,哪怕是在角落里不甚起眼的地方,也被她收拾的一尘不染。

    他把包放下,就在沙发上坐着了。

    看着前面,目光凝怔。

    其实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和她出来。

    因为跨出这一步,实在太难,外面的世界,同他隔离了太久太远,以至于光是提到,都觉得陌生。

    可就在那个蒋昭要去扶她的时候。

    他突然心里头就觉得很不开心,堵了一块怎么都疏解不开,于是抢在他的前面扶了舒心起来,接着就说,要去收拾东西。

    然后便来到了这儿。

    记得医生说过,他最好能做一株向日葵,像它一样,向阳而生。

    只要找到能够温暖他的阳光。

    白梓觉得,她就像是阳光。

    从七岁那年开始,就已经是了。

    只是这样的人,太过美好,白梓他只敢远远的仰望,远远的守着,哪怕是走近一步——

    都怕自己身上的肮脏,那些常年沉在黑暗和淤泥里的污垢,会叫她给沾染了.

    白梓小心翼翼的躺在床的一角。

    舒心的床上满满都是她的味道,淡雅馨香,围绕在他的周身。

    很快睡意就袭了上来。

    真是奇怪。

    仿佛世间只有这一股味道,能够让他闻着,安然的进入睡眠。

    要是在她身边,那几乎是闭着眼睛,马上就能睡着。

    舒心关了灯,就只留下一盏床头灯,撒下暖黄的颜色,抬眼看过去,依稀能看见床那头人的轮廓。

    “你还读不读书?”舒心忽然开口问。

    白梓的上下眼皮有些打架,但还是听见了舒心的声音,回答说:“不读了。”

    “高一退学,就没读了。”

    “为什么退学?”

    “伤了人。”白梓说的轻描淡写。

    “那你还想再继续学吗?”舒心问出来,却迟迟没听见白梓的回答。

    “你现在的年龄正好,可以参加明年的高考。”

    舒心考虑到,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是让他融入正常人的生活。

    他需要像其他人一样。

    读书,学习,工作。

    如果他不愿意一件事情,就会明确的拒绝。

    但是现在他却犹豫了。

    “你不用担心,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白梓终于出声。

    他说:“想。”

    他当然想,想读书,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漫无目的的活下去。

    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这样就对了嘛。”舒心听着,笑了一声。

    “我记得你小时候可爱多了,就跟一只小茸毛狗一样。”

    舒心想着那个小小的男孩,顾自的往下说:“哪像现在,动不动就凶人,还要拿刀架脖子。”

    “闭嘴。”

    白梓往床的一侧偏头,轻斥了一声。

    他后悔自己当初太冲动了,直接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现在想想,要是真的没控制住自己

    确实是他做的不对。

    舒心无奈的拱了拱鼻子。

    真是,说他一句而已,又凶。

    舒心坐了一天的车,这时候却不困,于是也不管白梓是不是生气了,起了兴致,便就想问。

    “你为什么总是喜欢下雨天的时候跑出来?”

    这真是她好奇了好久的问题了。

    玉蓬下雨的时节多,一旦到了梅雨时节,那更加是一整日一整日没有停歇的下。

    而他真的是一下雨就会跑出来。

    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蹲在那儿。

    “不方便说就算了。”

    舒心闭上眼睛,想还是睡吧。

    周围的声音都慢慢沉下的时候,白梓的身子突然蜷了起来,同时,低沉淡然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因为一到下雨天,妈妈就会犯病。”

    他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话。

    他的妈妈,善良温柔,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可是她有病。

    白梓不知道是什么病。

    可以只要一下雨,她就会变得不大对劲。

    暴躁,焦虑。

    她一变成这样,就会和爸爸吵架,永无止息的争吵,就像是点燃了火的爆竹,碰了火,就停不下来。

    “她会在厨房里,握着我的手,教我一块一块的分解牛肉,把血都倒在我的手上,然后看着它们,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白梓说到这儿,身子禁不住的打起了颤。

    发了病的妈妈,一定要他把牛肉都分解的筋骨分明,分清肉上的每一条纹路,不能出错。

    出错了她就把一整盆的血往他手上倒。

    不准他洗手。

    “我亲眼看着,她把刀插入了他的心脏,就像教我分解牛肉一样,把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

    “一块一块的叠在一起”

    “她说,只有这样,只有把他吃进他的肚子里,他才能永远留在她身边,才能永远在一起。”

    白梓的嘴里在呢喃着,他一边说,一边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些画面,那些在梦魇里闪现过无数次的画面——

    又一次的浮现。

    他身体在发抖,不停地发抖,明明是很热的天气,偏偏冷的不行。

    捂住胸口,止不住的打干呕。

    舒心听得说着,听得头皮一阵发麻,鼻尖喉咙,似乎都浸满了血腥,隐约间,似有鲜血在流淌。

    她都隐隐反胃了。

    终于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白梓不对劲了。

    (三)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说他妈妈是个很好的人。

    每次说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灿烂至极的笑容。

    可原来掩盖在笑容下面的,是这些难以启齿。

    舒心没办法去想象,只一个那么小的孩子,独自一人,在从小就经历了那些之后,是怎么还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他幸好还活了下来。

    他幸好只是得了病。

    得了病,还有治好的机会。

    可天晓得她有多心疼。

    之前第一次听到这些,她一颗心就紧的厉害,现在,却要听他自己亲口,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舒心挪过去,抬起手来,莫名的竟然是手都在发抖,颤的厉害。

    她把手轻轻放在了他的背上。

    “不要想了,不要再想了。”

    她声音哽咽,已经是在尽量压抑着抽泣的语调。

    白梓整个身体都蜷在了一块,手紧紧抓着衣服,捏的泛白,人好像魔怔了一样,一边发抖,嘴里还一边在念叨着两个字。

    ——“爸爸。”

    若不是他那个时候年龄太小,而实在无能为力。

    于是就只能在一边看着。

    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舒心嘴唇微启,突然间,一滴泪就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她张口,一时间竟是有些喘不过气。

    “姐姐明天给你拿棒棒糖,好不好?”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是轻快的,唇角慢慢的勾起笑意,继续说道:“有彩虹棒棒糖,紫色的,蓝色的,都很甜,很好吃。”

    她像是在哄着小孩子一样,是用尽极致的心疼。

    白梓突然怔了一下。

    在他几近失去意识的时候,这声音响起在了他的耳边。

    他抬头,怔怔的看着舒心。

    柔光下,她的笑容却清晰落在他的眼底。

    白梓往她身边挪了挪。

    他紧紧挨着她的身子,往她的怀里缩,闻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在吸引着他。

    让他往前,再继续往前。

    她的声音还继续响起在他的耳边。

    白梓的心渐渐定了下来,一直在颤抖着的身体,也渐渐平稳。

    视线里的那抹血红,原本满满充斥着的红色,在温和的潮水冲过之后,褪去了颜色.

    阳光初撒。

    舒心醒来的时候,有一双手正搭在她的腰上。

    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昨晚。

    只是眼睛有些酸痛,咽了口口水,喉咙也感觉哑哑的,大抵这时候才想起来,昨晚她好像哭过了。

    一直哽咽着忍着抽泣,哭的还有点厉害。

    睁眼,面前近在咫尺的,是白梓安静的睡颜。

    少年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闭上眼睛安静睡觉的时候,真是让人觉得,乖巧可心的不得了。

    不像平时那样,装的乖巧,却还时不时的凶的像头狼,扬着利爪,能把人抓的血痕淋淋。

    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两人的肌肤紧紧的挨在一起,只隔着一层浅薄的睡衣。

    可以清晰感受到,他身体上的温度。

    像在心上也烫了一下。

    舒心握住他的手,想从床上起来,小心翼翼的,又怕吵醒了白梓。

    只是她才一动,白梓就睁开了眼睛。

    一向清透的眸子里,第一次难得的蒙上了一层雾气。

    “舒心。”

    白梓第一次开口喊了她的名字。

    他的声音略带沙哑,染了一抹异样的慵懒。

    她穿着平常的睡衣,衣服松松的贴在身上,从敞开的领口处,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而再往下,隐隐能看见,两抹精致的雪白。

    白梓的喉咙紧了紧。

    昨晚他提起以前的事,好像又发病了。

    但这次很幸运,他缓和的很快。

    他只记得,她一直在他的耳边哄他。

    好像真的是只要在她身边,他无论发病多么严重,都不会有事。

    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