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2
    舒心在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身体确实没什么大问题了。

    医生还说,她的伤口愈合的很好,恢复期间,几乎没有发生感染。

    舒心在做检查的时候,只有阮若水陪她进去了,保姆车上,就剩下莞尔和白梓。

    莞尔咬唇,往后排看了一眼。

    她不习惯明明有人在,却太安静的氛围。

    于是她主动搭话。

    “白梓,你学文还是学理?”

    白梓一愣,自己其实也不知道答案。

    他高一就没读了。

    对于选文选理这种事情,没有概念,更加不知道该怎么选。

    “学理吧。”白梓想,他起码还会点医术,学理应该好些。

    “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上补习班?”莞尔接着又问。

    她想了想,这大概是两个年龄相近的高考生之间,唯一可以聊的话题了。

    “我都可以。”

    白梓不太擅长和人交流。

    他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不会先开口,这一点,是他难以融入人群的一个关键。

    习惯了孤僻,就很难走出来。

    “那我建议你过几天就去。”

    莞尔十分认真的同他提议,转过身来,还往后边挪了挪,继续往下说。

    “过几天正好是填完了高考志愿,有准备复读的学生,会去参加补习班,所以这几天会开班,开班的时候,老师会把所有知识系统复习一遍。”

    莞尔的意思是,抓住刚开始这几天,把所有的知识过一遍,是很重要的事。

    “没事,这个我熟,要是舒心姐姐暂时没空,我就先帮你打听着。”

    林莞尔作为艺术生,却依旧是年级文科第一,所以说起这方面,她是兴致勃勃。

    “谢谢。”

    两人说着补习班这回事,白梓的目光却禁不住的往外看,旁边那辆黑色的车,正就停在那儿。

    白梓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是你们老板?”

    莞尔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蒋昭的车她当然认得,点头应道:“是我们的顶头上司。”

    “那你们上司对你们可真好,什么都亲力亲为。”白梓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亲力亲为。”莞尔拱了拱鼻子,嗤鼻笑道:“咱们蒋总,可只对舒心姐姐的事,亲力亲为!”

    “在说什么呢?”莞尔话音刚落,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

    阮若水一脚跨了上来。

    “聊的挺不错啊。”

    阮若水看了一眼这两个“高中生”。

    莞尔坐直了身子回来,嘀咕了一句,说:“我在传授经验呢。”

    白梓却一看看着那辆车的方向,舒心坐进去,在里面待了有好一会儿,然后才出来了。

    她往这边走来的时候,白梓却是状似无意,把目光移开了来.

    从医院回来到别墅,白梓发现,似乎比出去前干净了很多。

    厨房里还多了好几袋东西。

    “是阿姨来过了。”

    舒心也没觉得奇怪,她的房子大多数时间都是没有人住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阿姨过来打扫卫生。

    厨房里那些应该是她买的菜。

    舒心吃东西不挑,只要不是太难吃,能够饱肚子就行,所以每次都是让阿姨买上好几天的菜量回来。

    她自己随便做上一点。

    舒心去袋子里翻了翻,发现正好有面粉。

    “白梓。”舒心想到什么,笑了笑,就朝外面喊了一声。

    “你帮我洗下菜。”

    舒心扬头示意。

    她递了个水盆过去。

    “明天就去补习班看看吧。”舒心把面粉和鸡蛋都倒在碗里,拿了筷子搅拌,手腕微动。

    看这动作,十分娴熟。

    “我刚刚联系了老师,听声音人还挺好的。”

    舒心一边搅拌一边说。

    只是听她这语气,怎么活像一个替孩子操心的家长似的。

    舒心搅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到一边,目光扫过,发现自己手指上沾了些白白的面粉。

    染的指腹处都白了不少。

    舒心正准备去擦掉,转身去拿纸巾的时候,看见正在一边洗菜的白梓,突然想到什么,轻轻的笑了下。

    “你头上这是什么?”舒心踮起脚,伸手去,看这样子,是想从他头上拿什么东西下来。

    白梓下意识的将头低下来了些。

    舒心的手指正好轻轻的碰到了他的头发,她唇角笑意难掩,把细细的粉末抖下,两指并在一处,又是搓了搓他的发丝。

    白梓察觉到不对。

    他一把就握住了舒心的手,

    他力气很大,猛然一下抓住她的手腕,定在那儿,便让舒心完全动弹不得。

    “你做什么?”他冷声发问。

    眼睛微微眯起,似有寒冷厉光。

    舒心愣了一下,抬眼看过去,回答:“有脏东西。”

    白梓分明只看到了她手上有脏东西。

    他握着她的手腕,硬是把她的手拽下来,然后往后走了一步,低头,闷声的嘀咕。

    “你不要乱碰我。”

    满脸不太悦心的模样。

    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别人突然碰他。

    一旦碰到什么地方,他突然会发病的。

    舒心点点头,伸手回来。

    看着她原本已经要转回身了,却就在这时候,她又伸手出来,飞快的往白梓头上摸了摸。

    “没事的。”

    舒心笑。

    “当初有个同学,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差点杀死了她。”

    白梓在很认真的和她说着话,再一次强调,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病。”

    舒心目光一顿,她看着他,感觉心里像是突然被塞住了。

    闷得难受的不得了。

    “发病的时候,很疼吧?”

    她呢喃着,想起之前看到的,他那么痛苦的模样。

    甚至是需要,看到鲜血才能缓和。

    白梓的脸色冷的越加厉害。

    他极其不愿意和别人谈起这些。

    “习惯了。”他淡淡吐出三个字。

    “我能看看你的伤吗?”舒心突然把目光投向了他的左手臂处。

    她之前远远的看见过,整个手臂上,全部都是伤疤,满满的铺了一手,触目惊心。

    只是那个时候,她也没有看清楚。

    可想而知,若是拿到她跟前来,是多么可怕的画面。

    只是虽然知道很可怕,但她还是想看看。

    白梓目光一怔。

    他听到舒心这么说的时候,心猛然就跳了一下,下意识的把左手臂往身后挪了挪,便是摇了摇头。

    他怎么可能给人看。

    哪怕是谁不小心碰了他这手一下,他就能立马发病,他怎么能就这么的拿出来让舒心看。

    而且也不敢。

    “我就是想看看。”舒心一边说着,一边去拉他的手。

    她睁着眼睛,眨了两下,一副祈求的模样。

    手已经碰到了他的手指。

    指尖有轻轻的颤动,还往后躲了躲。

    但是没有太大的抗拒。

    于是舒心就拉住了他的手指。

    他依旧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袖口垂至手腕处,将整条手臂都遮盖住,松松的袖子,完全掩盖了衣袖下的景况。

    舒心的手指捏在他的袖口上。

    白梓的呼吸又快了几分。

    他忽然按住了舒心的手。

    少年眸中神色,哀恸泛着红意,就这么看着她,摇头,小声的说:“很丑你不要看”

    是真的真的,很丑。

    那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大大小小的伤口,全部都横亘在了一条手臂上,就像一条条丑陋的虫子一样。

    这是他永远都无法坦荡向人展示出来的耻辱。

    特别是在舒心面前。

    这样的一尘不染,那么美好的人。

    他连一条伤疤都不敢给她看。

    何况是那么多。

    “没事的。”舒心缓缓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很小心的,把他的衣袖挽了上去。

    她只敢小小的往上掀了一个角。

    从手腕往上,已经没有一片完好的皮肤。

    那些伤疤,旧年的已经沉淀了颜色,而接着又有新的,甚至才是结痂——

    各种的颜色,长短,大小

    舒心的心猛然被针扎了一下。

    尖锐的划下,血淋淋一片。

    她的手指明显的颤了一下。

    因为她把自己保护的很好,所以身上的外伤,她几乎很少有,唯一严重的,也就是上次车祸造成的那道了。

    光是那一道伤疤,她就养了那么久,时不时的动作大了,还要担心伤口会裂开,会感染。

    白梓不太习惯她的目光。

    就这么一点儿也没有遮拦的落在他的手臂上。

    面前的人好像静止了一般。

    白梓的心一直在颤抖着,就像是没有办法停下来,他把手往回缩了缩。

    这下,却是轻易地就从舒心的手指中缩了回来。

    舒心顿在了那儿,低着头,目光依旧没有离开,一动不动。

    寂静的空气中,隐约能听见些抽泣的声音。

    舒心吸了吸鼻子,气息在空中微颤,她抬眼看他的时候,眼眸里盈了泪珠,一闪一闪的。

    白梓看见,便是怔住,手也顿在了那儿,只看着舒心这样子,有些不知所措。

    “肯定很疼吧”舒心还看着他手的方向,声音哽咽的越发厉害,可自己却在尽力的压制。

    从喉咙里忍着却还溢出来的声音,是当真让人觉得,这是真正的心疼和难过。

    那样的悲伤,甚至是能感染到身边的人。

    白梓喉咙微动,伸出手来,指腹轻轻的挨在她眼角处。

    “没事,早就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