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3
    指尖被眼泪濡湿。

    是微微温热的感觉。

    白梓呆呆看着自己手指上的一抹濡湿,还有她脸颊上的一抹泪痕,心下为之动容,一时竟是泛着紧缩的剧烈。

    他知道这眼泪是为他流的。

    这样能让人为之心疼,被人珍重的感觉。

    白梓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他更加没有想过,能够有一天,也会有人为他流眼泪。

    他原本以为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有这样的人的。

    “一定要伤害自己,才能不难受吗?”舒心的喉咙猛然卡紧,声音沙哑。

    白梓笑着摇头。

    “身体上的伤,迟早都会愈合。”

    但是心上伤了,愈合不了,还会很疼很疼。

    他带着笑容和她说话,少年如阳光沐面,露出一排齐整的白牙。

    他笑是因为,怕舒心会再哭。

    “那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划了?”舒心抬眼看他,声音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同人打商量。

    自己伤害自己,那应当是更加疼的难以忍受。

    可是白梓自己也不敢保证。

    他是个有病的人。

    在时间长了之后,他甚至在怀疑,他是后来得的病,还是他本来就有病。

    本来就不是个正常人。

    所以他害怕以后,会像他妈妈那样。

    发病,疯狂,伤害,死亡。

    最终毁掉的是所有的一切。

    白梓想到这儿,心里扎疼的厉害,喉结上下滚动,却是沉默了许久,都一直没有说话。

    舒心轻轻笑了一声。

    “菜洗好了没有?”

    她声音轻快的岔开了话题,说:“我做个小蛋糕,待会儿你一定要吃。”

    虽然白梓说他不喜欢甜食。

    可舒心想,多吃甜食是好事啊,吃多了甜食,心情都会好上很多。

    “你要是不吃的话,下次我做什么,都不给你吃。”

    舒心柔着声音,还在威胁人.

    补习班的位置有点偏。

    昨天晚上莞尔突然发消息过来,说还有两天就要开班了,最好提前一天过去看看。

    还是要先报了名。

    舒心出门不太方便。

    可白梓初来乍到,连路都不熟,她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自己去。

    她穿了简单的白T,黑裤,戴一顶黑色鸭舌帽。

    已经尽量把自己的打扮的很低调了。

    这人有点多,熙熙攘攘的,都是来报名的。

    舒心在进门的时候小心嘱咐白梓。

    “人多的话应该没事吧?”

    “没事。”

    “那要是别人不小心撞到你呢?”

    “没事。”

    白梓回答的无奈,他身上又不是有开关,一按就能爆发。

    可是舒心还是不放心,她想了想,神情凝重的和他讨论,说:“那要是你感觉不舒服了,一定要和我说。”

    白梓点头:“知道了。”

    带孩子来报名的都是老一辈的家长,没什么人注意舒心,反倒是白梓,他在门口站着的时候,就频频有目光朝他这边望。

    少年清瘦,眉目精致漂亮,简单的站在那儿,已经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

    隐约还能听见几个女生讨论的声音。

    “小哥哥,你是文科班的还是理科班的?”

    有大胆的女孩上前来问。

    这女孩齐肩短发,小圆脸,大眼睛,两个酒窝,看着可爱的不行。

    白梓在等舒心出来,目光一直盯着门口那边,垂眼看了女孩一眼,回答道:“理科。”

    女孩咧着嘴笑,兴奋说:“真巧,我也是理科!”

    女孩掏出手机,想要微信,却正好舒心在里面招手,喊白梓进来。

    女孩扬着手机,话到嘴边,眼前却已经只剩下他的背影,不由失望的叹了口气。

    “涵涵。”后边的女生跑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气喘吁吁问:“我去上个厕所,你怎么就跑这儿来了。”

    “邓曼,你看那儿,超好看的小哥哥诶。”肖涵拉着邓曼过来,朝着前头,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激动的不行。

    邓曼疑惑的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那人刚好进门,只看见一个背影一闪而过。

    “他也是理科班的,就是不知道是应届生还是复读生。”

    肖涵正在琢磨着,想着以后还有机会,肯定能再见面。

    只是邓曼的脸色却唰的一下白了。

    她双腿有些发软,扶着一边的墙,才勉强站稳,只是脑袋一片嗡嗡的响,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下次一定要加他的微信。”

    肖涵还在说。

    邓曼却只觉得喉咙处一阵发紧,像是被锁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虽然只是个背影。

    可是曾经有无数次,她跟在那个背影后面,有如神邸一般的仰望着,欣喜着,期待着。

    对她来说,那么熟悉却又挥之不掉的背影。

    肖涵回过头来。

    “怎么了?”她急忙去扶住邓曼。

    邓曼摇头,慌张的收了目光回来,说:“走、走吧。”.

    舒心下午接到了周老师的电话。

    她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周老师就一直很照顾她,她也算是她一路带着出来的。

    所以哪怕是现在,她也很尊敬周老师。

    舒心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周老师今年也不过三十来岁,之前是公司的练习生,舞蹈唱歌样样上乘,只是脸长得不好,因此一而再再而三被卡着出不了道。

    她自己也知道,她就算是出道了,也不一定能走得很远,于是果断决定,不出道,留下来当老师。

    “舒心来了,快坐。”周老师放下手中的文件,笑着朝舒心扬手。

    舒心点点头,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你身体没事了吧?”

    周老师虽然严厉,但也总像个大家长一样,十分关心她们。

    “没事。”舒心化了淡妆,一张脸看起来,更为鲜亮,她轻笑着,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懂事,平时要操心的要多一些,有些事情,你应该要能看开。”

    周老师语气有点沉重,说这话,显然是为接下来还要说的做铺垫。

    她顿了顿,继续道:“这次回归,你要缺席了。”

    舒心的神色猛然一下就凝滞住了。

    “还有《第十二年》那部戏,你的角色,被云朵接替了。”

    舒心只感觉心口滞凝了一下。

    那部戏的角色,是她费了很大的工夫才拿到的,虽然是女二,但她很喜欢。

    光是准备试镜,就准备了一个月。

    她是真的真的很想演,才会那么努力想要去拿到的。

    “剧组提前开机,又联系不到你人,正好副导来公司的时候,看中了云朵。”

    周老师简单的解释了一番。

    舒心知道,这件事是她的问题,就算很不甘很失落但她也不埋怨什么,可是——

    “那我为什么缺席这次的回归?”

    “公司的意思。”周老师抿了抿唇,犹豫的看着舒心。

    “说你身上的伤疤得先全去了。”

    说完,人就沉默了。

    舒心身上不止腹部有一条大伤疤,全身上下,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

    虽然只是皮肉伤,不严重。

    可还是留下了疤。

    她大概唯一要庆幸的,就是脸上没有伤了。

    舒心点头,眸中落寞已经难掩,但还是看着她笑:“我知道了。”

    公司没有直接通知她,而是让周老师来和她说,大概也是照顾她的情绪吧。

    “周老师,我先回去了。”舒心站起来,还朝老师鞠了个躬。

    “你先好好休息吧。”

    舒心刚出门,就迎面遇见了云朵。

    云朵穿着黑色一字肩,牛仔热裤,大波卷发,妆容精致,踩着细长的高跟鞋,笑容外放得意。

    她五官长得其实长得很好,只是太过小家子气了,巴掌大的脸,五官也都是小巧。

    曾经被网友评价,演不了主角,只能演个炮灰。

    “前辈您安全回来了就好,我这些天啊,担心的不得了。”

    云朵朝她鞠了个半躬,看着十分恭敬,语气却是扬的轻快,目光就直直盯着在她的脸上。

    这遇上车祸,脸上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她舒心当初不就是靠着一张脸,未出道先火,后来一路人气高涨,被谈论的最多的,也是她的脸。

    云朵承认她嫉妒,嫉妒的不得了。

    因为她只要往镜头前一站,就能得到所有她想要的一切了。

    “九九这个角色,还有些不大能琢磨清楚的,导演和我说,可以向前辈你请教请教。”

    九九就是舒心原本的那个角色。

    “好啊。”舒心点头笑了笑,没有任何的异样:“随时欢迎。”

    云朵嘴角轻撇。

    假惺惺.

    都快十一点了,舒心还没回来。

    白梓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看着时针停在十一的位置,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白梓一弹起身。

    他马上就去开了门。

    门外是舒心和助理。

    她的脸有点红,助理扶着她,看见里面有人,才松了口气。

    “她喝了点酒,现在有点醉了,你给她煮点醒酒汤,最好再煮点粥。”

    助理喘着气,有点着急,说:“我还有急事,必须要走了。”

    她之前就知道,舒心带了个少年回来,她也不了解,只以为是她的表弟堂弟什么的。

    说完,助理就让白梓扶着舒心。

    她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就是脸有点红,身上散发着一股极淡极淡的酒味,同馨香混合在一起,倒莫名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