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4
    酒这个东西,白梓以前从未沾过。

    所以他还特地上网搜索了一下醒酒汤的做法。

    又酸又辣,开胃为主。

    于是他把厨房能用的调料都用上了,开火煮上了之后,才从厨房出来。

    舒心坐在沙发上,怔怔的像是在发呆,腰板挺得直,一手搭在腿上,从后面看上去,让人觉得是优雅的。

    完全搭不上“喝醉”这两个字。

    白梓试探性的喊了一句——“舒心”。

    她转过头看他。

    “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虽然很安静,但这样子也确实很奇怪。

    白梓在她身边坐下,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舒心突然就握住了他的手。

    “我没事。”

    她眼眸微微眯起,慵懒散漫,轻轻吐出三个字。

    头发凌乱的垂在脸颊,掩盖的眸间目光不明,灯光的照射下,渲染出一丝的魅惑。

    她突然笑了起来。

    “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安然的面对这些。”

    “可是我为了那个角色,付出了那么多,结果到头来说没有就没有了,现在就连回归,我都参加不了。”

    舒心说到这,声音才起了一丝情绪,有哀恸有怒意,是整个情绪上头了,人都显得有些激动。

    “我又不是没有付出过我的青春整整七年”

    “凭什么!”

    舒心她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从来不会在表面上说这些,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说出心中的那些苦痛。

    白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正好这时候,醒酒汤好了。

    咕噜咕噜沸腾的声音传来。

    白梓拿碗盛了大半碗出来。

    这汤冒着热气,伴着辛辣的味道传到鼻子里,呛人的不行。

    白梓勺了一小勺,稍微吹凉了些,递到她嘴边,轻声哄道:“你喝一口。”

    舒心听他说,就乖乖的张口。

    液体才碰到舌头,喝了一点进去,就呛的不行,她俯身到一边,嫌弃的全吐了出来。

    “什么东西,难喝死了。”

    舒心猛咳了两下,伸手就去抹嘴角的水渍。

    “这是醒酒汤,就喝一口。”

    白梓没办法,见她全吐了,拿了纸巾给她擦嘴,同时还要哄着,让她好歹喝几口。

    “我不喝拿开”

    舒心喜欢甜食,受不了辛辣,闻着这味道就难受,别说让她喝了。

    “我等下去给你煮甜粥。”

    “我不喝难喝”舒心极为抗拒,她握住白梓拿着勺子的那只手,让他把勺子放下。

    然后就往前挪了挪。

    舒心突然就碰上了他的嘴唇,轻轻的呼了口气,又分开些,问:“你尝尝,是不是很难喝?”

    白梓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血气在身体里奔走,是他常有的感觉,每次发病的时候都是这样,但这次偏偏又不一样。

    血气好像都是冲着一个地方走的。

    舒心软软的依在他身上,想起白天的时候周老师说,她一身的伤疤,暂时不能上台表演。

    她可是在炎炎夏日里都不敢穿短袖的人,就怕自己被晒黑,哪怕那么一丁点儿。

    她把衣服往上掀,眯着眼睛,看自己身上的伤疤,因为脑子晕乎着,看得不太清楚。

    “这么多伤,他们都嫌难看。”

    舒心握着他的手,轻轻触在她的腹部,那一道最大的伤口。

    虽然已经愈合,可还是有些痒痒的。

    “我也知道,是真的很丑。”

    她的声音委屈的不行,嘤咛的说着,闭了闭眼睛,自个儿又道:“我要去睡觉。”

    她这个样子,醒酒汤和甜粥什么的肯定是都喝不了了。

    刚刚还觉得她喝醉了很听话很乖,白梓想,果然是他想错了。

    于是也只是把碗推到了一边去,站起身来,一脚压在沙发上,两手稍微使力,就把人抱了起来。

    她身体小小的,很瘦,很轻,抱在怀里,就跟小猫一样。

    舒心揽着他的脖子,一直不肯撒手。

    白梓脑子里嗡嗡作响,她挨他挨的那么近,现在这感觉像是发病了却偏偏不是,可是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丧失。

    然后“砰”的一下。

    弦断了。

    白梓压着人,俯身,狠狠吻住了舒心。

    舒心眼眸迷离,她唇角扬着还是在笑,闻着少年身上的味道,竟是莫名的吸引人。

    便是软软的迎合了上去.

    浴室里隐隐传来水声。

    舒心头痛欲裂,睁开眼来,还一时意识迷离。

    她稍微的往上挪了挪。

    身上却也有些疼,异样的疼。

    她怔了一下,看床旁边的位置凹陷下来,被子凌乱的卷成一团。

    昨晚的一夜迷乱,身躯交缠,就猛然钻进了脑袋里来。

    她抱着白梓的脖子亲他,不肯撒手,还自己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

    然后,她只记得他按着她的手,力气特别的大,压在她身上,跟一块大石头一样。

    舒心伸手,碰了下自己的脖子。

    有一个明显的咬痕。

    但幸好没有破皮,也没有出血。

    她好像记得那双赤红的眼睛,喘着粗气,有情绪而无法发泄,就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舒心心里一惊。

    她在想她昨晚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昨天Nora从法国回来,正好在公司遇上了,她说好久没见了,就约她去吃饭。

    她说她从法国带回来一些好酒,正好让她尝尝。

    舒心一般都不喝酒。

    小时候沾着爸爸的啤酒喝过几口,当练习生的时候管的很严,基本上不会让沾,而出道之后,难免有些场子,是要喝些酒的。

    喝得不多也就没事。

    可Nora那酒,初喝进嘴里,清香可口,倒是滋味好的很,她一时觉得好喝,就多喝了几口。

    回来的路上就不对劲了。

    后劲儿太大了,时间越久越猛,一点点模糊了她的意识,再完全的吞噬。

    她偏头往床下看。

    衣服散落了一地。

    昨天晚上那真的是她吗?

    于她而言,一直是把白梓当弟弟,而她现在却做出了这样事情。

    她大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就在舒心懊悔无比的时候,浴室门开了。

    白梓从里面走出来,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平常看着清瘦的少年,却是身材精瘦,白皙的肌肤上有水流过——

    唯有左手手臂上,布满了伤疤。

    两人目光对上。

    白梓的眼眸明显闪烁,他喉咙上下微动,出声:“我——”

    他昨晚确实有发病。

    发病的时候没忍住,咬了她的脖子。

    可是后来就清醒了。

    舒心垂眼,不敢去看他,扯着被子往上拉了拉,才想起自己现在什么都没穿。

    白梓大步跨过去,从衣柜里翻了件睡衣出来,拿过去给舒心。

    舒心红着脸伸手接过。

    房间里的气氛安静的有些可怕,只有衣服和皮肤摩擦的声音,伴着些浅浅淡淡的呼吸。

    舒心要起身穿衣服的时候,看见白梓还盯着她。

    她只得无奈瞪了他一眼。

    白梓乖乖转过了身去。

    舒心飞快的穿好衣服,下床站在地上的一瞬间,双腿发软差点没站住。

    只是她咬着牙撑住,然后绕过白梓,进了浴室。

    一进浴室,关上门,舒心双手捂着脸,就顺着门蹲了下来。

    完了完了,是真的完了。

    天呐,舒心,你都做了些什么。

    你可长点心吧。

    闭上眼睛想起来的都是那些画面,挥之不去.

    舒心洗个澡,洗了得有半个小时。

    白梓在厨房煮了粥,又看着一边的醒酒汤,想起她昨晚一直说难喝,就干脆把那一壶都给倒了。

    再盛了碗粥出来。

    正好凉了一些,舒心出来了。

    她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咬痕,突然想起来,今天有新闻发布会。

    这大夏天的,她总不能穿高领,那才真是欲盖弥彰,可是用遮瑕的也肯定遮不住

    舒心咬牙,烦躁的跺了下脚。

    “喝点粥吧,你都一晚上没吃东西了。”白梓端着碗走过来,拿着勺子,试探着问她。

    他看了眼她脖子上的伤痕。

    他是差一点就咬破皮要出血了,可是当时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才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幸好没把她咬伤。

    “我不喝。”舒心看了一眼,不大开心,冷冷吐出三个字。

    白梓抿了抿唇,顿了顿,去拉她的手,小声却又特别坚定的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舒心身子僵了一下。

    正好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舒心马上就走了过去,找到已经掉在地上的手机。

    是钟旭打来的。

    舒心缓了口气,让自己语气平和一些,才按下接听。

    “喂,钟旭哥。”

    “今天有新闻发布会,你早点过来,不然过会儿媒体多了,不方便。”

    钟旭当了她三年的经纪人,一直都十分负责人,对于她们,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

    方方面面都照顾着。

    “好了,我知道了。”舒心点头。

    她放下电话,就去找衣服换,用遮瑕遮了好几层,没办法又找了条链子,才隐约的看不出什么。

    “你今天去上课,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这要是放在昨天,舒心还得嘱咐嘱咐说让他千万克制住自己,好好学习之类的。

    现在她是嘱咐不出了。

    当时说完,就匆匆离开,跟火烧了屁股一样,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