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5
    在后台化妆的时候,舒心坐在镜子前,还一直是头疼欲裂,难受的不行。

    一边是那酒留下的后劲,一边是昨晚发生的烦心事。

    等下还要应付那么多记者。

    疼的简直快炸开了。

    “好姐姐,我一看你这个面相,昨晚肯定一度春宵了。”

    Nora挎着包,在舒心旁边坐下,深吸一口气,故弄玄虚的掐着手指。

    “还是个唇红齿白的小少年。”

    舒心瞬间清醒了。

    她抬头,眸中讶异的看着Nora。

    Nora的皮肤很白,是一种瓷白到几乎不留任何瑕疵的感觉,她坐在旁边,有阳光照在她脸上,白的透明。

    她一脸得意的笑。

    眯着眼睛,还摇了摇身子。

    “姐姐,我昨晚拿错酒了。”

    Nora声音懊悔,脸上却是在笑,解释说:“原本要拿给你的,是另外一瓶,但是长得太像了,我不小心就拿错了。”

    “你昨晚喝的那个,酒劲太大,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催情作用。”

    舒心这下可算明白了。

    她说她怎么喝个酒,越喝头越晕,后来回家的时候,感觉浑身都烧起来了。

    “不是你好端端的弄那酒做什么?”

    一向沉得住气的舒心,开口质问人,听着都有些生气了。

    要不是她的酒,她至于把自己也交代出去吗。

    Nora讪讪的收敛了点笑容,往旁边移了移,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说。

    “我回去之后,才发现不对,所以我就马上给你打电话了,结果——”

    后头才是重点。

    “是个男的接的电话,听声音还不错”

    Nora一副知道了大事的样子,凑上前去,眨巴着眼睛朝人打听,打趣道:“姐姐你终于走下神坛,沾染红尘了。”

    Nora有些事可不好说出来,她打电话的时候,还听见那边有奇怪的喘息声了。

    所以她急急忙忙就给挂了。

    想着姐姐要是有好事,她可不能打扰她。

    舒心这么多年以来,追她的人,当真是可以围着这城市圈两圈。

    可她硬是持心如冰,从没动过半点心思。

    连人家小莞尔都知道早恋。

    她二十三了还连男人都没碰过呢。

    作为和她同龄人的Nora,真切觉得,舒心不能把她的大好青春,和这张脸,给浪费了。

    “姐姐,姐姐,我怎么听着声音,有点小呢。”

    Nora早就听莞尔和若水说了,说是舒心带了个少年回来,眉眼精致,长相漂亮。

    和陆漉还有季末是一个级别的。

    Nora想想,那这颜值,绝对高的不能再高了呀。

    “你别烦我了。”舒心揉了揉太阳穴,闭了闭眼睛,觉得脑仁疼。

    Nora看她这样子,再次起了兴趣,觉得能让舒心头疼烦心的人,一定是个人才。

    舒心缓了一会儿,接着就一直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办。

    已经发生的事,总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而且既然她带了他出来,就得要负责到底才行。

    “你说这事,怎么能够轻易的翻篇?”

    舒心试探着问Nora。

    “翻篇?姐姐你睡了人家就跑”

    “不负责任!”

    Nora往镜子里凑了凑,看自己口红有点掉了,就顺手从包里拿出口红来涂。

    一边涂一边说:“你我还不知道啊,你要是对人家没意思,能轻易让人给碰了吗。”

    哪怕是睡得正沉,谁抱她一下,都能把人给踢走。

    而Nora这一句话,仿佛在刹那间拨开了迷雾。

    有些东西,逐渐的有了方向。

    同时她心上一根弦,重重弹了一下。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下。

    舒心从化妆台上把手机拿过来。

    是白楠过发的一条信息。

    ——“芳香疗法:某种特殊的香味,能够暂时的抑制住病情。”

    他这几天以来,一直都在给舒心发有关信息,同时密切关注白梓的状况。

    舒心看着那几个字:特殊的香味。

    眉头皱起,若有所思。

    接着白楠过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他最近没发病吧?

    舒心喉头一滞。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于是她给白楠过回了两个字:呵呵。

    那边白楠过拿着手机,一脸的不知所谓。

    问她问题,怎么都不回答。

    难道是什么暗号?.

    早上是助理送白梓去补习班的。

    他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拿出手机,发现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

    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就又把手机给收了回去。

    舒心好像不愿意理他了。

    白梓在想,这该怎么办才好。

    昨晚的事确实是他做错了,他承认。

    也不能用他发病了做搪塞。

    虽然刚开始是发病了,但后来就清醒了,清醒了时候做的事,他都记得。

    “上课不准玩手机。”

    这老师带着黑框眼镜,穿一身黑色套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敲了敲黑板,严肃道:“最好不要把手机带到教室来,以后我看见一个,没收一个。”

    这补习班颇为火爆,光是这个暑假招收的学生,就有八个班。

    三个文科班五个理科班。

    有应届生也有复读生。

    那老师说着,看了白梓一眼。

    白梓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一节课过后,班级门口突然就围了些人,越围越多。

    还都是女生。

    肖涵拉着邓曼去上厕所,正好路过这儿,见大家都围着,就看了一眼。

    教室的角落里,坐着的少年。

    肖涵高兴的直拽邓曼的手。

    “刚刚还在说没有分到一个班,现在就看到人了。

    “可真的是长得太好看了。”

    肖涵一边感叹着摇着她的手,一边掏手机,想着这次一定要要来联系方式。

    毕竟长得这么好看的人,是很难得的。

    错过了一次,就不能再错过第二次。

    肖涵正要过去的时候,却被邓曼一把拉住。

    “你去干什么?”邓曼的语气都是冰冷的,冷中带着颤意,死死拉住了肖涵的手。

    “我去要个联系方式。”肖涵扬了扬手机,并没有察觉邓曼的异样,反而是开心的笑道:“昨天和他说过话,人还挺好相处的。”

    会笑,看起来很很容易亲近的男生。

    肖涵甚至在想,说不定她能有机会呢。

    “好相处个屁!你是想死吗?”邓曼看起来那么文静的一个人,瞪着眼睛第一次爆了粗口。

    肖涵被她吓到了,停下脚步,就怔怔的看着她。

    “曼、曼曼你怎么了?”

    “他连人都不是,他就是个魔鬼,他会杀死你的。”

    邓曼说着,眼眶都红了,她尽力压抑着自己,才让自己不那么激动。

    可是声音已经沙哑,有些站不稳,就只能扶着旁边的墙。

    “会杀死你的会杀死你的”邓曼魔怔了一样,在嘴里不停地念叨。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倒霉。

    老天爷为什么就那么不待见她。

    在停学了一年之后,终于养好了身体,努力的去拜托梦魇和过去。

    然后选择来到这里,想为未来奋斗一把。

    可是世界为什么那么小。

    为什么她还能遇见那个人。

    邓曼的手脚在一瞬间变得冰凉,她拉着肖涵离开,什么都不管,只顾着拉她赶紧往前走。

    肖涵不明所以,但看邓曼这状态实在不对,也没说什么,就跟着她继续往前走了。

    她在走过了这条走廊之后,猛然停了下来。

    背着墙,整条腿都软了。

    不,那些噩梦,她绝不能让它们再一次发生。

    也不能发生在更多的人身上。

    “涵涵,你答应我,你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

    肖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他”是谁。

    邓曼究竟为什么这么反常?

    肖涵还在思索,邓曼已经着急的红了眼,按着她的肩膀,着急直跺脚。

    “好、好。”肖涵愣愣的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老是问我“有没有”的童鞋

    话说真的那么难理解吗?就很简单的天雷勾地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