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6
    白梓一下课又拿出了手机。

    他想了想,打开搜索页面,打了几个字,然后点击搜索。

    ——女生生气了应该怎么哄?

    只是往下翻了翻,抿唇想着,觉得不太对。

    便是又重新在搜索框打字。

    ——女朋友生气了应该怎么哄?

    白梓一条条的看下去,点点头,还研究的颇为仔细。

    全部都记住了。

    这时候在教室另一边的角落里,几人正围着手机在看,一边看一边讨论。

    说的热火朝天。

    “舒心好像比以前还漂亮了。”

    “是啊你说这么漂亮怎么还被换角呢?”

    这女生是舒心的颜粉,盯着新闻发布会直播界面的那张脸。

    哪怕有无数的新闻牌挡在她面前,她还是一边盯着一边咋舌。

    看这气质

    “明明舒心才更适合九九。”女生愤慨。

    知道舒心演九九之后,她开心了好一阵,结果,说换就换了。

    “不止呢,微博昨天发布了回归预告,没有舒心。”

    另一名女生从后面走过去,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人,倒是讥笑打趣的语气。

    “你女神看来是要走下坡路了。”

    “滚。”她回头瞪了人一眼,犟嘴道:“只要人好好的,安全回来就行。”

    “反正女神怎么样我都喜欢。”

    车祸那么大的事故,车子都爆炸了,人也失踪那么长一段时间,回来之后事业受到影响,是肯定的事情。

    再加上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网上各种爆她的黑料,早就不知道败坏了多少路人缘了。

    要再回到之前的状态,很难了。

    白梓听着他们说话,忽然就想起昨天晚上,舒心说的那些话。

    她第一次表露出来那样的情绪。

    她朝他吼,说凭什么。

    那应该是真的,遇到了很大的难题和挫折吧。

    白梓想着,手指下意识就捏紧了.

    应付一场新闻发布会,差点没把舒心的脑细胞给磨光了。

    她头疼,身体也疼,偏偏还要装出来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

    笑着接下记者抛过来的每一个问题。

    终于结束了。

    她起身往后台走,刚一拐弯,离开众人和镜头的视线,所有撑着的力气就软了下去。

    旁边伸出一只手,及时的扶住了她。

    “怎么了?”蒋昭问。

    他早就发现她今天不对劲了,虽然是一直在笑,可时不时就走神。

    眼底有十分明显的倦色。

    蒋昭扶着舒心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昨晚没有休息好?”

    “没事。”舒心笑着摇头。

    “这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只要疤去了,后续的活动,你还是照样可以参加的。”

    董事会商讨这件事的时候,蒋昭有给舒心争取过,说医院已经检查过了,她的身体没问题。

    可是伤疤这回事,他却没法反驳。

    虽然只是一些小伤疤,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致命的。

    于是公司只能够以她身体还没有好为由头,让她暂停目前所有的活动。

    “周导的新戏,给你争取了机会,你过段时间去试镜。”

    蒋昭拿出一份剧本,递给舒心,说:“你先看看,好好准备准备。”

    对于目前的形势,蒋昭算是看得很明白的。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热搜都整整爆了一个星期,偏偏接着人是销声匿迹,没半点消息。

    这样的情况下,各种接的广告和剧,换人是无可厚非的事。

    舒心也没问什么,便是接了过来。

    随手翻了翻。

    周导的戏质量一向很高,自然是大家都想演她的戏。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那对之后的演艺道路,也是莫大的帮助。

    只是周导要求高,对于演员的选择一向很苛刻,舒心不是科班出身,反而是偶像歌手的身份,怕是并不会受他待见。

    “我看过了,这个角色很适合你。”

    蒋昭朝她点点头。

    对她很是信任。

    舒心虽然不比那些科班出身的人,但她胜在聪明努力,能看清楚自己的优势。

    清晰知道自己该走怎样的路。

    “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蒋昭突然转了话头,笑着问。

    舒心一怔,下意识就想回答,说不去。

    可是转而想想,她要是回家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白梓。

    下意识的就想逃避。

    “好吧。”.

    是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

    平常公司的人都会在这附近的餐厅就餐。

    多是为公事的原因。

    蒋昭是想说带舒心去其它地方,但是舒心坚持要在这儿,说是避嫌。

    舒心聪明,蒋昭对她什么意思,她都知道,心底里清楚的透亮。

    可是她也没有挑破。

    只是十分得当的,保持着距离。

    毕竟蒋昭是她的上司,以后在工作上,还有很多需要接触的地方。

    弄得太尴尬了不好。

    “我帮你联系了一名专家,无论是什么疤,都不会留痕迹。”

    蒋昭坐在舒心对面,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衬的人格外俊朗。

    从坐下起,人就一直看着舒心,目光没有移开过。

    “谢谢蒋总。”舒心点头,答谢的十分客气。

    “叫我蒋昭。”

    蒋昭看得出她的疏离,低头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绒面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然后递到舒心面前。

    “正好路过,看见这个适合你,就买了。”

    “你试试看,我想你戴这个一定好看。”

    舒心垂眼去看。

    一条锁骨链,银光发闪,中间坠下一颗钻石,小巧精致。

    舒心收了目光回来,摇头,并没有拿。

    “谢谢蒋总,我不能要。”

    舒心依旧是喊的“蒋总”,没有改口。

    他这无缘无故就送她东西,她自然不会接的。

    更何况这项链看起来很贵重。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舒心打开屏幕,发现是白梓发来的微信消息。

    “我给你做了晚饭。”

    “你什么时候回来?”

    底下还附了一张照片,是拍的桌子上的菜,满满的摆了一大桌子。

    舒心头疼。

    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殷勤了?

    “怎么?和我这么客气?”

    看她盯着手机,神色复杂。

    蒋昭轻笑一声,目光不经意从她手机屏幕上扫过。

    “就当是庆贺你劫后余生了。”

    蒋昭半开玩笑的说。

    舒心还来不及回答,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她一看,这次是白梓打来的电话。

    她拿在手上,犹豫的看着,始终下不了决心,按下接听。

    可转念一想,万一他有事呢?

    她之前还嘱咐了他,说是他要有什么事情的话,就马上联系她。

    于是手指往下轻轻一划。

    “喂。”

    “舒心,你现在在哪儿?”电话那边传来白梓的声音。

    他的声音轻轻的,小心翼翼的问着,屏住呼吸,等舒心的回答。

    “在公司。”

    “我给你做了晚饭,等你回来吃。”

    “好。”舒心语气平淡。

    挂掉电话,她的神情更凝重了。

    似乎在想着什么事,人渐渐陷入了沉思。

    “是你带回来的那个人?”蒋昭看她这样子,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那少年有些奇怪,看起来很阳光开朗,可是很明显的对他不待见。

    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舒心为什么要带他回来。

    还要让他住在家里。

    “蒋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舒心起身,朝着蒋昭点点头,就一副着急要离开的样子。

    “我送你吧。”

    蒋昭也站了起来。

    “不用,钟旭哥来接我,正好我还有些代言上的事要和他谈。”

    舒心只是随便说了个幌子。

    然后就赶紧离开了.

    舒心从餐厅出来后没有马上回去。

    她一路走着就进了公司,这个时间没什么人,只能看见五楼那边,一间间的房间,都是亮着灯的。

    那是公司的练习室。

    现在这个时间,还有大把的练习生在练习。

    自从出道之后,舒心她就很少有时间,再回练习室练习了。

    想想以前,虽然很累,但是至少有唯一可以去努力去奋斗的目标。

    而不是像现在。

    她开始迷茫,自己走到这一步,接着能做什么。

    她们那间练习室在走廊的尽头。

    现下正关着门。

    舒心从包里找到钥匙,打开进去,开了灯。

    宽敞的练习室里,入眼所见,就是一整面墙那么大的镜子。

    舒心站在镜子前。

    回想出车祸前新学的舞。

    只是她稍微一动,腰上就泛疼。

    两腿间更是撕扯的疼。

    她咬着牙,忍不住在心里骂白梓真是个小王八崽子。

    白梓

    舒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里念着这个名字,想到什么,就不禁陷入了深思。

    一开始他救了她,悉心的照顾她,那种亲近,已经让舒心自然而然的,把他划为了同自己亲近的人。

    后来知道了他的病,知道了他以前的事。

    舒心就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去帮他。

    因为他救了她,所以她帮他,也是应该的事情。

    他受过的那些苦痛,让她觉得心疼。

    她希望他能好。

    可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尽心的去帮他,难得是真的就没有其它的原因吗?

    她心里的声音在告诉她。

    是有的。

    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