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7
    白梓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生活,自己照顾自己,家常小菜,多少会炒一些。

    他煮了锅粥,炒了几个小菜之后,看见冰箱里放着一块牛肉。

    他的心突然就抖了一下。

    一手扶在冰箱门上,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心下剧烈的颤抖,带着手也在抖动。

    可他还是伸手把它拿了出来。

    是太久都没有过的触感了。

    熟悉又陌生。

    只是同时脑子里在疯狂的嘶鸣,眼前模糊一片,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

    鲜血,刀锋,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白梓手一松,肉掉了下来。

    啪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

    之前给舒心发的微信没有收到回复,他晃着神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脑中的嘶鸣,刹那停住。

    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异样。

    “舒心,你现在在哪儿?”

    他问。

    她回答了几个字,声音从那边传出来,平淡却依旧带着柔意,让躁动的血液一点一点的平复。

    他的唇角微微弯起。

    他说:等她回来。

    然后就挂了电话。

    她真的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让他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平缓下来所有的心情。

    最重要的是,待在她的身边,闻着那股馨香,他能十分安然的入睡。

    那是他梦寐以求渴望的睡眠。

    就像那天晚上,他沉迷于她的身体。

    在他的发病明明已经缓和之后,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看着她在他的怀里,软软的化成了一滩水。

    食髓知味。

    他想让她留在他身边。

    永远都留在他身边.

    打完电话之后,舒心又过了两个小时才回来。

    白梓站在门口等她。

    这里是郊区,夜晚风大,又凉,白梓穿了一件短袖,有些凉意。

    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穿短袖。

    许是因为手上那些伤已经让舒心看过了,他觉得在她面前,让她看见,是没有关系的。

    车子一停下来,白梓就迎了上去。

    他站在门边,伸手去扶舒心。

    舒心一抬眼就看见了他,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又看见他伸出的手臂上,暴露在视线里,一手的伤疤。

    舒心惊讶的看着他。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你再不回来,菜都要凉透了。”

    白梓笑意和暖,好似完全没有看到舒心的讶异一般,伸手过去,就扶住了她的手臂。

    舒心下意识的要挣脱。

    可是白梓握得紧,又拿力气都撑着她,她实在挣脱不开,也就不动,任着他去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桌上满满一大桌的菜。

    舒心抬眼往那边看,才愣了一下,白梓就俯身下来,要给舒心脱鞋。

    她尚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握住了脚腕,手上轻轻一动,高跟鞋的带子就开了。

    她的脚腕细小白嫩,白梓刚好一手握住,看着她一双脚,却也觉得十分好看。

    白梓小心翼翼的把她的鞋子脱下来,放到一边,然后马上拿了拖鞋过来给她穿上。

    接着拉着人过来,在桌子前坐下。

    因为怕菜会凉了,所以白梓半个小时前就又把菜热了一遍,现在正好还泛着一点温热,是刚好的温度。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一点。”

    白梓依旧是笑得一脸暖和,看着那些菜,兴奋说:“你快尝尝。”

    舒心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那些菜,却并没有任何动作。

    白梓眨了眨眼,有些失落的问:“你不喜欢?”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再去给你做。”白梓说着,就要站起来。

    他想他好像是真的不知道舒心喜欢吃什么。

    “算了,我吃过了。”

    舒心被他突然的转变弄得有些不明不白,摇头,就拒绝了。

    她知道,白梓在外人面前的那些阳光开朗,一直都是装出来,就像刚开始救她的时候那样。

    后来,在她发现了他的病情之后,他不再伪装,而真正的性格,便开始慢慢的暴露了出来。

    他还是那个阳光的少年,只不过易怒,易躁,阴晴不定,甚至会阴戾的像是被盖上了千年寒冰。

    他依旧是他,但只是还有另外不为她所知的一面。

    所以现在的他,是装出来的这样子,还是真正的模样?

    舒心看不明白。

    白梓抬眼,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

    “那那就不吃了”

    他站起身来,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小声又十分诚恳的说:“对不起,我错了。”

    网上他看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承认错误。

    “但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负责的。”

    白梓问的小心翼翼,看着她,说的都吸了一口气。

    显然有些紧张。

    舒心抿了抿唇。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你别生气了,好不好?”白梓又捏了捏她的手。

    白梓见舒心还是不说话,忽然就想起什么,回身跑进厨房,端了个小盘子出来。

    小盘子上放了几个小蛋糕,卖相不怎么好,可隐隐闻着些香味,倒还不错。

    “这是我做的,你尝尝。”

    他记得舒心说她喜欢吃甜食。

    所以炒好了菜之后,就依着上次舒心做这个小蛋糕的方法,也做了一盘。

    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白梓用手拿着递过来的时候,舒心瞄了一眼,看见他手背上红了一块,当时目光便是一紧。

    “你手又怎么了?”

    从进门起,她的声音第一次有了点情绪。

    白梓把手往后边躲了躲。

    “没事,就是开烤箱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

    舒心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要去找药,白梓就又拉住了她,着急道:“我已经涂过药了。”

    “你吃一口。”白梓不在意手上的伤,只是把蛋糕递到了她嘴边。

    坚持不懈。

    他记下来的第二步:就是要给她吃好吃的。

    那蛋糕都已经紧紧挨着舒心的嘴唇了。

    她犹豫了下,就张开了口。

    小小的咬了一口。

    “怎么样?”白梓见她吃了,掩饰不住的欣喜,凑头到跟前就去问。

    舒心嚼了两口,咽了下去。

    然后抬眼看白梓。

    “难吃。”她淡淡吐出两个字。

    白梓喉咙一梗。

    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呢。

    他伸手,把刚刚舒心咬过的蛋糕往自己嘴里送,咬了一大口满满的一嘴。

    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

    他觉得还好啊,虽然味道不是特别的好,可是算正常,没有很难吃吧。

    舒心没有再理他,去拿了睡衣,就进了浴室去。

    留下白梓一个人站在那儿。

    一桌子的菜,没吃有点可惜,他看了眼,只好全部收起来,放进了冰箱。

    舒心好像是真的很生气。

    他想,是真的有点难哄。

    还得再想想其他的法子才是.

    舒心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白梓已经在卧室的床上躺着了。

    床单和被子都已经换了。

    舒心知道,这肯定不是阿姨换的。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舒心在床边坐下,头发湿哒哒的还在滴水,那边白梓十分殷勤,马上就跳了起来。

    “我给你吹头发。”

    说着他就拿了吹风机过来。

    她的头发很细很软,沾过了水更是黑的发亮,香气弥漫。

    白梓小心翼翼的托起,将她的头发都揽在手里。

    露出一方雪白的脖颈来。

    她穿着宽松的睡衣,领口开的很大,顺着脖颈往下看,吹风机吹的领口一掀一掀的,依稀能看见两抹雪白的浑圆。

    是山丘似的弧度。

    那瞬间,脑袋里闪过两点嫣红。

    白梓突然口干舌燥的厉害,他喉咙微动,心跳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甚至是手上拿着吹风的动作,都停住了。

    “你想怎么负责?”舒心突然就出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