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28
    怎么负责?

    白梓只想着说负责,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负责。

    于是他想了想,郑重说:“怎么都可以。”

    “那把我负责给你。”

    舒心顿了一下。

    她偏头看了他一眼,直接站起了身,扬头往外看了一眼,淡淡道:“自己去收拾客房。”

    白梓关上吹风机,怔了一下。

    舒心不让他睡这,他总不能死乞白赖的非要睡。

    虽然他不愿意。

    白梓往客房那边看了一眼。

    接着他十分乖巧的点头,应了一声好,就往客房去了。

    出门的时候,还十分贴心的把卧室的门给带上了。

    “你好好休息。”

    话音落下就没了声响。

    舒心坐在床边,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他方才的目光,就低头顺着他视线的方向往下看。

    正好能看见睡衣内的风光。

    她的脸颊红了红,抿着嘴唇,接着就拢了拢衣服。

    舒心打开手机,点开了微博,果然不出所料的,热搜前排,都是她今天新闻发布会的消息。

    因为要遮住身上的疤,所以衣服穿的比较严实,哪怕是在大夏天里,还是从上到下全都包住了。

    只是脖子上那一点点的痕迹,还是被眼尖的网友给注意到了。

    遮瑕虽然盖去了泛红的痕迹,但是被牙齿咬的一道伤痕却没能盖的完全,凸起一小点儿,可是被镜头放大后,十分的明显。

    公司及时的为她辟了谣,说那是车祸留下的伤疤,还没有好完全。

    这么一说,倒也没什么人怀疑。

    舒心伸手,指腹触在脖颈处,轻轻的按了按,虽然没早上那么痛了,但还是能有一点儿的感觉。

    她好像隐隐的想起了那个画面。

    白梓赤红着眼睛咬她的脖子,咬到一半力气忽然就松了,然后,一脸慌张的在她耳边说“对不起”。

    后来,还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的,低低唤着“舒心”。

    他跟她面前装发病,还跟她面前装发病!

    真以为她喝醉了就不记得。

    明明他就清醒的很。

    大灰狼摇着尾巴装小白兔。

    舒心想到这儿,胸口一起一伏的就喘着气了,她把手机屏幕一关,扔到床头,不想再去看,直接就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许是白天的时候实在太累了,头又疼,舒心这时候头一沾枕头,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半夜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身上的被子突然被掀开。

    那瞬间背后一凉,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紧接着,就有一抹温热贴了过来。

    舒心睡得正熟,没什么意识,只是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手指的温度比她的皮肤还要凉一些。

    透过轻薄的睡衣传了过来。

    舒心身子一颤,稍微的动了动。

    接着没再有什么动静了,她也就没有在意,闷闷的哼了一声,又沉沉睡了过去.

    白梓昨晚睡在客房,躺在床上,一直都没办法睡着。

    他翻来覆去了两个小时,一直到指针指到了凌晨两点,他才实在忍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下意识去床头找安眠药。

    接着才想起来这不是在他家里。

    没有药。

    而且他也知道,就算是有药,那也不会有太大的效用。

    那些药,吃多了他都免疫了。

    于是他坐在床上,静静地待了一会儿。

    捂着眼睛有点疼。

    干脆就从床上下来了。

    下意识的走到了卧室里。

    小心翼翼的掀起被子,在舒心的旁边躺下,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抱住她。

    她的腰很细,将将一手就能圈住,软软的跟豆腐一样。

    白梓想起之前每一次给她换药的时候,看见她腰间肌肤,白皙如雪,触在指尖滑滑的,让人忍不住做过多的触碰。

    那时候他心里没有任何异样的心思,甚至毫无波澜。

    他治伤,救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

    而且他也不在乎这些。

    只是这时候抱着她,搭在她的腰上,却是心思旖旎了起来,渐渐听着,喘气声都有些急促。

    黑夜里,哪怕是细小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

    他只能尽量的让自己缓和。

    早上是白梓先醒来的。

    他醒来之后,也没有动,就只是一直静静地看着舒心。

    她闭着眼睛,睡得安稳,白梓盯着她的睫毛,弯的长长的像一把羽扇一样,他忍不住,就往前凑了凑。

    睫毛轻触在他的脸颊上,痒痒麻麻的。

    就在这时候,舒心醒了过来。

    一睁眼,近在咫尺是白梓被放大的一张脸。

    舒心眸中震惊,晨起的朦胧霎时被一扫而空。

    下意识撑着身子就要起来,可是白梓这么紧挨着她,她一动,反倒是猛然亲上了他的脸颊。

    当时一愣,反应过来唇上的触感之后,她马上往旁边挪了挪。

    “你怎么在这儿?”

    舒心明明记得,昨天晚上让白梓去睡客房了。

    “我——”白梓看着她,有些委屈,喉咙一梗,说:“我睡不着。”

    “你不是说,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吗?”

    舒心听他这句话,瞬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晚上睡不着,她当然知道,再加上上次白楠过说的芳香疗法——

    她大概能够确定,白梓在她身边,能够安然的入睡。

    其实她很愿意帮助他,让他能够好好的睡觉。

    可是现在她心里有了一道坎在,就真的没有那么简单的让他继续睡在身边了。

    “你起来。”舒心伸手推了推他。

    白梓马上就往后挪了挪,滋溜一下就起了身,要去扶舒心起来。

    舒心自己能起来,可是他还是要扶着她,生怕她要摔倒一样。

    舒心抬头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她愣了一下,转头问白梓,说:“你不去上课吗?”

    她怎么记得,八点是上课时间了。

    白梓抿了抿唇,突然想起现在的时间,有些讪然。

    “我忘了”

    他早上醒来,就顾着看着舒心了,自然而然的,就忘记了还要去上课这回事。

    舒心看了他一眼,无奈的叹口气.

    虽然暂时没有行程,但舒心早上还是要去公司。

    正好就和白梓一路去了。

    舒心坐在车的最右边,白梓上车的时候,在左边坐下。

    想了想,往她身边挪了挪。

    “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舒心还没回答,白梓又继续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来接你。”

    “要晚一点。”舒心还仔细的想了想,想她可能会在练习室待上一天。

    既然没有行程,那就抓住这段时间好好练习,无论在什么时候,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努力的提升自己,都是最不能忽略的事。

    “不用你接,我自己会回去。”

    他对这里的路都还不熟悉,东南西北都还走不通呢,就说要来接她。

    舒心想,到时候他要是没找到路迷路了,那不是还得让她去找他。

    白梓也不反驳。

    他点了点头,想着又说:“那我做好饭等你回来。”

    昨天晚上做了一桌子的菜她都没吃,但是白梓想,这次就算她再不吃,他也还是要做。

    “你回来我和你一起吃。”

    意思是她不回来他就不吃。

    “你这几天吃药了吗?”舒心突然转头问了一句。

    白梓神色一滞,喉结微微动了一下,眼珠慌张的上下转了一圈,然后开口。

    “没有。”

    话音落下,已经到公司,车停了下来。

    “那还是吃点药吧。”

    不止是他的病,这两天这么反常,是该吃药了。

    舒心说完,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吃什么药?

    白梓皱了皱眉,回想了一遍她刚刚说的话。

    想她说话的时候,唇角轻轻扬起,眼角有一抹笑意,灵动间,还有些嫌弃。

    白梓突然就跟着笑了。

    他轻笑出声,是畅然释怀的模样,掏出手机,搜索:舒心喜欢什么?

    网上说的第三个办法:就是送礼物。

    可是白梓不知道该送什么好,不知道要送什么舒心才会喜欢,于是想着,上网搜索的话,一定没错。

    只是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她确却的喜好。

    都太笼统了,也没有依据。

    白梓看得眼花缭乱,干脆关了界面,打开了微信。

    给林莞尔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想送舒心礼物,应该送什么好?”

    那边莞尔正好在线。

    她早上有一个拍摄活动,一大早上就起来了,刚刚化完妆,正在准备拍摄了。

    她正要打字回答他的问题,忽然想起昨天晚上Nora在群里说,舒心姐姐昨晚春风一度。

    现在肯定是滋润的不行了。

    “送你自己呗。”

    莞尔开玩笑似的回了一句。

    接着她自己打字出去:礼物什么的都是其次,用心最重要。

    想了想,莞尔又发,说:姐姐其实脾气很好的,她要是生气了我一般撒撒娇她就心软了。

    莞尔一听他说要送礼物,就猜到肯定是舒心生气了。

    舒心脾气那么好的一个人,真的是很少很少会生气的,她如果生气,那肯定是因为真的触到她的逆鳞。

    “祝你好运。”

    莞尔最后发了一句,后面跟着一个娃娃撒花的表情包。

    白梓看着她发过来的几行字,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