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37
    两人在家里窝了几天都没有出门。

    白梓没有说去补习班的事,舒心也就没有提。

    想等他自己想清楚。

    “明天早上的飞机飞玉蓬,现在得收拾东西了。”

    舒心找了个行李箱,托着往卧室里走,走了没两步,就被白梓给接了过来。

    “我来。”

    他把行李箱打开,摊平在地板上,同时把衣柜打开,看了一眼,回头对舒心说:“你来说,我来收拾。”

    舒心在沙发上坐下,就开始动口吩咐。

    拿了几身衣服,帽子,墨镜,化妆品,护肤品看着没什么大物件,却是已经把一整个箱子都填的差不多了。

    白梓接着又开始给舒心整理内衣内裤。

    这些天舒心的衣服都是他洗的。

    虽然舒心说放着在那有阿姨会洗,可是白梓就是不听。

    每次都自顾的把她换下的衣服拿去了厕所。

    而且还是用手洗。

    “拿哪个?”白梓对着衣柜里一堆摆的整齐的内衣内裤,回头十分真挚的询问舒心的意见。

    他还记得车祸那天他救舒心的时候,撕了她的衣服,看见里面纯蓝色的内衣。

    十分清新又纯净的颜色。

    他不得不承认,在那个时候他哪怕是怀着救人的心思,可是看那一眼的时候,心尖不可避免的颤动了。

    第一次觉得这是那么好看的颜色。

    “这个吧。”白梓拿了一件蓝色碎花的出来。

    舒心紧紧咬着下唇,就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在那挑,有话憋在喉咙里,当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随便拿。”舒心瞪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的这个举动表示不悦。

    他为什么对于挑她的内衣这么热衷?

    舒心这么想着,接着转头过去看电视,就没再理他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天边才现了一点阳光,两人就已经提着行李出发了。

    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后,到达玉蓬市。

    只是这还是在市里,要是再从这儿到舒心的老家,需要走一段水路。

    从下飞机开始,舒心就一直密切关注着白梓的情况,明显的看到,他脸上笑容慢慢凝滞了下来。

    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僵硬。

    舒心只能是握了握他的手。

    其余的没有多说。

    她知道,有些事情,一定得靠他自己闯过去才行。

    只是到了前面要坐船过去的时候,就轮到舒心的面色开始不好了起来。

    她站在岸边,看着一艘船慢慢的朝这边过来,神色变得越来越紧张。

    原本就白皙的脸庞,现下越发的惨白,几乎已经是不见半点的血色。

    方才是拉着白梓的手。

    现在是就着他的手给自己撑力气。

    “怎么了?”白梓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及时的扶住了她。

    “我——”舒心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的紧张感却并没有缓解多少,实话实话的回答了。

    “我晕船。”

    虽然这只是一片不那么大的湖泊,乘船过去的话,顶多十五分钟也就到了。

    可就是这短短的十五分钟,能把舒心给晕的头昏脑涨,胃里翻江倒海,再严重点,昨天晚上吃的东西都能给吐出来。

    白梓握紧了舒心的手。

    然后就拉着她往船上走。

    本来是个可供十人乘坐的船只,可因为这个时间段人不多,船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船一开始行驶,舒心就陡然紧闭了呼吸。

    白梓把手放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慢慢的顺着,想让她稍微舒服一点儿。

    可是舒心整张脸都绷了起来,呼吸也渐渐变得深缓,一手捏在衣服上。

    眼睛一扎也不眨的,就紧紧盯着前方,显然是紧张又难受的模样。

    白梓见状,轻轻按着她的头下来,让她躺在他的双腿上。

    一手轻柔的托着她的脸。

    有他在旁边扶着,舒心也就坐的更稳当,稍微曲着点腰的姿势,缓解了胃里那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

    好像真是舒服了很多。

    “难受的话就闭上眼睛睡会儿,马上就会到了。”白梓的声音十分温柔,伴着水流拍打的声音,响起在舒心的耳边。

    舒心穿着一件白色裙子,黑色长发挽起,扎了个丸子头,窝起来躺在白梓怀里,看起来就那么小小的一只。

    他的手臂稳健又有力,一直轻轻托着她的脸,十几分钟里,晃都没有晃一下。

    一直到船靠了岸。

    大风吹起舒心的头发,有些凌乱,他轻轻拨了她的发丝到耳后,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

    “到了。”

    舒心一直躺在他的腿上,大概是躺的太舒服了,看着都快要睡过去。

    白梓一喊她,她就醒了过来。

    “有没有不舒服?”白梓看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心里担心的很。

    一边问,一边用手支着让她坐起来。

    舒心咽了口口水,声音虚弱,说:“水——”

    白梓马上就拿了一瓶水出来,拧开,送到她嘴边。

    小心翼翼的往她嘴里送。

    舒心小口小口的喝。

    白梓接着又去给她擦嘴巴。

    想起之前在飞机上,舒心还在担心,这要是白梓有什么事,她肯定照顾不来。

    这下还来不及担心他,她只得是先担心担心自己了。

    舒心站起身来。

    一站起来,胃里的感觉就来了,没忍住,打了个干呕。

    白梓猛然没反应过来,一时吓得伸手去接。

    摊开一只手,捂在她的下巴处。

    真是把舒心给看笑了。

    她直起身子,笑着说了句“走吧”,然后还是扶着白梓的手下了船.

    看过那么多的景色,却始终是没有一处及得过玉蓬。

    这里一直是舒心记忆中风景最美的地方。

    而太久没有回来,现在再看到,她觉得,这儿得风景似乎更美了。

    蓝天白云,小桥流水,阁楼人家。

    舒心禁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

    还是这么新鲜。

    舒父和舒母是早就等在这儿接她了,远远的看见人,就迎了上来。

    舒父看着身材颇为健硕,高大的个子,大步走过来,隐隐有压迫性,而舒母个子要矮上一些,站在舒父旁边,颇为小鸟依人的味道。

    原本两个都是严厉又仁慈的人,而在舒心离家的这些年里,仅有的那些严厉,也在一点点的被磨化。

    反倒是让舒心觉得,两个人越活越回去,越来越幼稚了。

    “我爸和我妈。”舒心看着远处走来的那两个人,先和白梓解释了一句。

    这边两个人过来走得越近,白梓看着就越加的紧张起来,原本刚刚还是缓和着的身子,现在显然又绷在了一起。

    “身体不舒服?”舒心察觉到。

    她知道任何一个小小的,她不在意的举动,都有可能让白梓犯病。

    白梓紧抿着唇,摇头。

    少年的瞳仁微睁,愣愣看着前面的两人,好久才说——

    “我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