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38
    白梓一点都不擅长和人相处。

    当他在人群中的时候,会努力的把自己装成阳光开朗,易于接近的样子。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那样子撑着,其实很累。

    所以当舒父和舒母朝这边走过来的时候,白梓紧张的不得了,他脑子就一直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做。

    要是他说错了,做错了,舒心的爸妈不喜欢他的话,那又该怎么办?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两人已经走了过来。

    “让你下飞机就给我们发消息,怎么就是不听。”

    舒母看着舒心气色不错,才放下了心,却还是不免责备了一句:“你这孩子也真是。”

    出了那么大的事,她还想让公司瞒着家里,天知道当她在电视上看见新闻的时候,吓得差点半条命都没了。

    新闻里那车祸现场的照片,浓烟滚滚,车尾冒火,可当真是把她吓得够呛。

    “你可别提了,再把人给吓着。”

    舒父一向秉持着只要人好好的,绝不多提错事的信念,说了舒母一句,然后下意识就过来接行李箱。

    行李箱是提在白梓手上的。

    两人这下一愣,才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眉清目秀的小少年,又回头去看舒心。

    “爸、妈,这是白梓。”

    舒心马上就跟他们介绍,顿了顿,说:“也是玉蓬人。”

    因为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反应,来的路上舒心就和白梓说了,先探探再说。

    这孩子看着就小,估摸就十多岁的样子,可是眉眼长得当真是精致漂亮。

    舒父当时看了就在想,这辈子除了他闺女,当真还没见过有哪个长得这么漂亮的。

    舒父看见和他闺女一样长得漂亮但我心里就欢喜。

    “伯、伯父伯母好,我叫白梓。”

    白梓刚开口的时候舌头十分不听话的打了下结。

    但马上就顺畅了过来。

    顿了顿,继续自我介绍:“我今年十九岁,我那个——”

    这场景怎么跟开学新同学自我介绍那么相似呢。

    舒心想他平时跟人说话打交道不是挺行的嘛,怎么现在一开口就全垮了,真怕下一句话他说出来,就是“老师好”了。

    “好好。”舒父十分捧场的连连点头,弯身从他手里要拿行李箱过来,同时招呼说:“还是先上车吧。”

    白梓却是拽住了行李箱。

    “我来拿。”

    舒父一愣,看他还坚持倔强的很,笑了笑,收了手回来.

    玉蓬还保持着原来的那个样子。

    依山而居,有风随着山坡滑下,徐徐而来,倒是比城市里要凉爽许多。

    一眼望过去,一座座的阁楼,都是大同小异的样式。

    路过那条路的时候,舒心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白梓一眼。

    他绷着脸,却是尽力的要让自己露出笑容,脸上的表情和心里活动在挣扎着,看得让人不免想笑。

    “过了这条路就到了。”舒心和白梓说话,缓解他的紧张。

    当初就是在这条路上,她第一次见他。

    舒心见他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于是从包里掏了手机出来,给他发微信。

    “不舒服你和我说。”

    白梓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又看到舒心伸手过来,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反应过来,拿了手机出来。

    舒心看着聊天界面,一分钟过去,都是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舒心一直耐心的看着,眼角余光瞄见,白梓打了一行字又删掉,接着又打。

    手指都在发抖。

    “我怕你爸妈不喜欢我。”

    刚来的路上不说什么,还一直在安慰她说没事,他不会发病,现在看到人就怂了。

    “不喜欢你就算了呗。”舒心开玩笑似的发了一句。

    “一定要喜欢你做什么。”

    舒心发完这句话,白梓突然就抬头看她,目光一紧,像只要吃人的小狼一样。

    虽然没说话,但是其中意思已经分外明显。

    舒心禁不住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白梓眉头微微一皱,刚想要拿她的手下来,前边舒父对着镜子里看了一眼——

    白梓马上乖乖的顺了毛,大尾巴狼收起了所有的利爪,当即露出一个暖和的笑意来。

    舒父透过镜子,也朝他点头笑了笑。

    他想这孩子真是漂亮又乖巧。

    舒心一愣这讨好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这时候车子已经到了门口。

    舒家的阁楼就是常见的二层。

    和之前白梓住的那个一般无二。

    这房子还是舒心小学的时候建的,后面十几年一直保养的很好,看着倒跟新的差不多。

    这里风景好,人少又安静,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再加上街坊邻居,亲戚往来,有几十年了,舒父舒母一直住下去,舒心觉得挺好,也没有让他们出去住的意思。

    开门进去,白梓坚持要拿着行李走在最后面。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舒心皱眉看了一圈,问:“小喻没来吗?”

    那小子放了暑假难道还不出来蹦哒?

    他毕竟这么喜欢凑热闹

    舒心话音刚落,沙发后面就蹦出来一个人,张手做了个大鹏展翅的姿势,惊喜道:“surprise!”

    他自信满满的看着舒心,转头一看,突然发现旁边没有人。

    当时他一愣,收了动作回去,十分窘迫又气急败坏的去到沙发后面,抱了个小娃娃出来。

    他十分知羞耻的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动作得两个人一起做才帅!”

    舒喻抱起旁边的小娃娃,让他在沙发上站好,一本正经的教育:“咱们家的大仙女回来了,作为小仙女的你,要和我一起迎接大仙女,知不知道?”

    说着,舒喻就握着娃娃的两只手,让他做了个大鹏展翅的姿势。

    同时一手按在他的嘴角,往上扬。

    “来,再笑一个。”

    舒喻做了个相同的笑容看向舒心。

    两兄弟真像一对二傻子。

    “快,大仙女,看我们两个美颜盛世。”

    舒心无奈了摇头,没有理他,反而是去他手里把舒涵给抱了过来,十分可心的亲了亲他的脸。

    把舒喻当做了空气。

    “涵涵没事,姐姐明天就把你哥送去精神病院。”

    舒涵刚才还一直在发愣,这一下看见舒心,马上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边笑边含糊的说:“姐姐。”

    然后还连连点头:“送!送!”

    舒喻伤心的拍了下大腿。

    “大仙女我这么捧你场,你竟然一点都不领情!”

    舒喻声泪俱下,指着舒涵,说:“我为了排个节目欢迎你,带着他排练了整整两个小时,你知道教育他有多累吗?”

    舒喻说完,又朝着舒涵板脸。

    “送什么送!送走你亲爱的哥哥,以后哪还有这么好看的脸让你欣赏,他吗——”

    舒喻顺手就指了出去,本以为没人,却突然发现,姐姐好像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他正好指着的是白梓。

    这哪里多出来的人?

    舒喻一愣,看了白梓一眼,下意识觉得,这张脸好像真的比他好。

    “不可能。”舒喻自个儿嘀咕。

    他可是继承了他们舒家最优良传统的,小时候抱他出去,大家都说,他长大以后,肯定比舒心还要好看。

    舒喻摸了摸自己比舒心还要好看的脸,在心里默默的想。

    他是舒家的门面担当,他不能认怂。

    他得给舒家挣面子。

    “涵涵,叫哥哥。”舒心抱着舒涵到白梓跟前,笑着介绍说:“我堂弟。”

    舒涵十分给面子,甜甜的喊:“哥哥。”

    给了后面的舒喻一万点暴击。

    明明是他亲弟弟,怎么谁都待见谁都亲近,就是不亲近他呢。

    “哥哥有没有告诉你,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舒喻像个小老头一样又开始教育舒涵。

    “只有我才是你哥哥,我才是你知不知道,你小命都攥我手里呢,千万别乱来。”

    舒涵往舒喻身上凑了凑。

    舒喻喜滋滋,以为他终于开窍了,意识到谁才是对他最好的那个。

    谁知道舒涵鼓起腮帮子,嘴唇抖了两下,“噗噗”的朝着舒喻滋口水。

    一时没防备,被口水滋了一脸。

    舒涵“咯咯”的直笑。

    舒喻抹去口水一脸震惊和愤怒。

    舒喻觉得他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真见识下去,那可就是“虐童”了。

    回去他爸妈会把他弄死的。

    于是他坚强的缓了口气,偏过头来,正好又是看见白梓。

    刚开始他以为白梓是舒心的助理或者什么的,但转头一想——

    不对!

    哪个助理会长这么好看,而且舒心以前从来没带过任何人回来,这是第一个。

    舒喻隐隐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姐,你别告诉我这是我姐夫!”

    舒喻一句话,舒心和白梓都愣住了。

    另一边进了厨房的舒父和舒母都顺着声音往这边看。

    舒喻一跃而起,没等他们说话,就装出一副强硬而霸道的样子,看着白梓,说:“想把我姐拐走,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我家大仙女这么善良美丽,岂是谁都能高攀得起。”

    舒喻说着,笑得露出一排大白牙,那小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