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39,
    厨房里,舒母在切菜,而舒父则负责掌勺。

    她把切好的菜递过去,顺势往客厅里看了一眼,就只看见舒喻那小子还在闹腾了。

    “你说心心以前可没带谁回来过。”

    舒母终于说出了这一路都憋在心里的疑问。

    “不会真是男朋友吧?”

    他们知道,娱乐圈算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关于她的工作,他们两口子虽然担心,但也插不上手帮不了忙。

    他们知道舒心听话,洁身自好,绝不会像新闻里那些乱来的女明星一样。

    多少对她是放心的。

    可是这次带了人回来,也不说清楚怎么回事,他们两个当然要八卦八卦了。

    “我家闺女都二十三了,该谈谈恋爱了。”

    舒父半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是感叹了一句:“不过那小伙子是长得好看,我挺喜欢的。”

    “比小喻好看。”

    舒父压低了声音,怕这句话叫舒喻给听去了。

    要是他听见了,又要给闹腾上三天三夜,待在这儿不肯走了。

    那小子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舒心一回来,他就能赖成狗皮膏药了。

    平常家里多点人是挺好的,可是他小子实在太能闹了,闹得头晕脑胀。

    “你说你,就知道看脸。”舒母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谁好看你就喜欢谁”

    也不知道替自家闺女多看着点。

    舒母话音未落,锅里突然“滋滋”了起来,给她看着吓了一跳,马上生气的就打了下舒父的手臂。

    “自己非要抢锅铲你认真点!”

    舒父说舒心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他要大显厨艺,给她做一顿好吃的。

    就硬是把厨房的主导权给抢了过来。

    舒母拗不过他,只能在这看着,怕他把厨房给烧了.

    吃饭的时候,舒喻把舒涵好好的摆他身边坐着:“你乖乖待着,乖乖吃饭,不然就不是小仙女了。”

    教育完,他就开始监视舒心和白梓。

    舒喻一路就这么看着。

    他竟然拉舒心的手?

    舒心还给他夹菜?

    不行不行,作为舒家的门面担当,舒心都不给他夹菜。

    舒喻委屈了。

    “姐,我要吃鸡腿。”

    “吃鸡腿啊。”舒心正好夹了个鸡腿,手一转夹到了舒涵的碗里。

    “涵涵多吃一点,吃没了,你哥就能饿死了。”

    舒涵又笑:“饿死他,饿死他!”

    舒喻真是快气死了,怎么别人都说舒心温柔,她也待谁都温柔——

    就是一点都不爱护他这个最好看的堂弟。

    “姐你这样不对,饿死了这么可爱的我,以后的生活多没有滋味,多枯燥,多无趣。”

    舒喻心痛的不行,这边嚷嚷着又要起来了,舒父就及时插话,把他要说的话给扼杀在摇篮中。

    “小喻啊,你这个期末考试,考的怎么样?”

    一提到这舒喻眉头就皱起来了,精力完全被吸引过去。

    “大伯你是不知道,医学生的期末啊,那简直就是要了我半条命。”

    舒喻摸了摸自己的脸,发愁说:“考完试,小脸蛋都有皱纹了。”

    这岔开话题的本事也是强,成功把自己期末成绩这一回事给混过去了。

    “不过我们那个解剖课呀,大伯你肯定见不得那都可性感了。”

    舒喻不知道又在胡言乱语什么,伸筷子去夹菜,突然夹到一块羊肉,愣了一下,惊讶了。

    “大伯你炖羊腿了?”

    “是啊,我看放在冰箱里,就给炖了,还顺便挑肉出来炒了,怎么样,手艺是不是不错?”

    舒父自豪的笑了一声,看着那盘菜说:“喜欢吃就多吃点。”

    舒喻整张脸都瘫了下来。

    “那是我特地买来想练练刀法的完了。”

    舒喻一心担心他的羊腿,连菜都吃不下了。

    “解剖课没学好的孩子就是惨,连羊腿都留不住啊。”

    他刚刚感叹完,白梓突然抬头看着他,清透的目光,看得舒喻一个激灵。

    “我可以教你。”

    “教我?”舒喻一愣,手指着自己,惊讶说:“你?”

    舒喻不相信,傲娇的把头一扬,夹了块羊肉进来,吃的吧唧响。

    “我们老师都教不会我。”

    说到这儿,舒喻还自豪起来了。

    不过他想着要探探这白梓的底,想了想,又答应了。

    “不过我给你一个教我的机会。”说完又加了一句,说:“看在我姐的面子上。”.

    舒父和舒母的房间在一层。

    舒心还有舒喻舒涵住二层。

    舒喻充当劳动力给他收拾客房,还没收拾好的时候,就看见白梓把他的行李都放进了舒心房间。

    “姐,这样不好吧。”舒喻不好明说,只好是说:“咱们要遵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小小年纪,就搞同居,了不得了!

    舒喻在心里想。

    “看来你政治学的不错。”舒心冷冷说了一句,没想理他。

    “你信不信,我去向大伯还有大伯母告状?”

    舒喻气势汹汹,指着白梓,说:“你,跟我进来。”

    “我又买了条羊腿,还不知道好不好使呢。”

    舒喻嘀咕。

    只是当时舒心在想,幸好这小子不是买的牛腿。

    那玩意儿可就真的是不行了,她恐怕到时候要现场围观他们讨论学术问题了。

    舒心朝白梓点了点头。

    “我先洗澡,待会儿再出去走走。”

    说完,白梓就朝着舒喻那边走了过去。

    他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但是在解剖这一方面,绝对是得心应手的。

    起码他对这一点有信心。

    舒心看着那边房门关上,有些担心。

    可是看白梓一路过来表现都挺好的,除开一看见她爸妈就有些紧张外,也没其他什么了。

    只是不知道,他是真的没事,还是一直强撑着在装。

    舒心洗完澡了那边两个人还没出来,她就凑过去和舒涵一起看电视。

    舒涵今年已经两岁了,前不久才刚会走路,可是乖巧的很,让他在哪儿坐着,就乖乖的一动都不动。

    也不爱说话。

    那小脸偶尔板起来,看着还真高冷的很呢。

    跟舒喻简直是天壤之别。

    舒心刚刚坐过去,那边门就开了。

    舒喻精神焕发,两眼放光。

    “你竟然懂了,真是太神奇了。”

    舒喻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白梓,崇拜的喊:“白哥。”

    “白哥你放心,我承认你是我姐夫的,真的,我的真真姐夫。”

    舒喻这态度变化也真是快,强调说:“以后我再喊别人姐夫,我就把我的舌头给拧了。”

    白梓低头笑了笑。

    “要是还有不懂的,随时问我。”

    “好嘞。”舒喻欢快的应下,抬手,还有模有样的敬了个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