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41
    第二天早上,舒心醒来,却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下意识的伸手往旁边摸。

    被窝里是凉的,看起来人已经起来很久了。

    舒心疑惑的皱眉,掀开被子,随意的穿了拖鞋,就出了房门,往厕所那边走。

    出来的时候正好往旁边房间看了一眼。

    舒喻晚上睡觉没有关房门。

    他一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正熟,没有半点残存的意识。

    可是舒涵已经醒了。

    两条小胖腿扒拉着在他腿上,两手拉着他的衣服,微张着口,正使劲的淌口水。

    舒喻那半边腿上都是亮晶晶的水渍。

    映着太阳还反光。

    舒心无奈的笑了一声。

    二叔和二婶这也太心大了,竟然放心的让舒喻一个人带舒涵出来。

    可幸好舒涵乖巧,不然就舒喻这个样子,铁定是驾驭不来。

    就在这时候,舒涵抬头,看见舒心,咧着小嘴,也是笑得很开心了。

    舒心朝他扬了扬手。

    然后就进了厕所。

    等舒心洗漱出来,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白梓不在二层,她正想下楼去找找。

    刚一脚迈在楼梯上,就听见后面房间里舒喻痛苦的嚎了一声。

    “小祖宗啊,你咬我干什么!”

    舒涵喜欢拿着东西放在嘴里就一直咬,早上醒的早,流口水流够了,就开始咬舒喻的手指。

    本来就只是不轻不重的舔着或者磨几下,但是忽然间那小牙齿就使劲了,成功把舒喻给咬醒了。

    疼的嗷嗷直叫。

    舒心愣了那么一下,也没理他们,继续下了楼。

    客厅里没有人,仔细听了听,就只有厨房那边传来些声音。

    舒心顺着声音往那边走。

    正好看见她爸和白梓在厨房里。

    白梓像是准备早餐,而舒父在他后边看着,背着手,还一边在夸赞。

    时不时的问上几句,倒还讨论起了厨艺技巧。

    舒父回头看见舒心。

    “不错,长得好看又勤快。”

    他往前走了两步,还特地压低了声音和舒心说。

    自然说的是白梓了。

    舒父这个人,对于长得好看的就格外有优待,在心里自动给加分。

    所以他对白梓的印象本身就是好,现在更是唰唰往上涨。

    今天早上,才六点钟的时候,他就起了床,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说是给他们准备早饭。

    他这下更加满意了。

    不由的感叹真的是又好看又勤劳啊。

    “你放心,就算你妈不答应,我也站在你这一边。”舒父继续小声的和她说。

    她妈这么关心她的终身大事,从小就和她说了,挑选人一定要把眼光放紧放亮,得看清楚了不能错才是。

    而且是一定要经过她的同意。

    大概在她眼里,白梓算不得一个合格的人。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摊牌?”舒父又凑在舒心耳边问,声音是更小了。

    他说着往房间里头瞄了一眼。

    舒母还没起来。

    “我——”舒心愣了愣,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她其实就是有点儿怕她妈。

    所以昨晚还让舒喻收拾了一下客房来欲盖弥彰,要不是心疼白梓晚上一个人睡不着,她肯定是要他去睡客房的。

    “她昨晚一直到半夜才睡。”

    一直都翻来覆去的,明显就是很担心的样子,放在以前,早就安安静静的躺着入睡了。

    不是担心舒心还能是什么。

    “好了好了,我去叫你妈起来吃早饭。”舒父拍了拍她的肩膀,笑了一声,就朝卧室那边走了过去。

    舒心看着他进了卧室,愣了一下若有所思,接着这才往前一跨,轻手轻脚进了厨房。

    看见白梓拿着小平底锅在煎煎饼,动作颇为熟练,旁边的碗碟里,是一排已经煎好的煎饼。

    卖相都不错,就是有两个煎糊了的。

    舒心看过去,目光就不自觉的停在那两个糊了的饼上面。

    白梓回头,看见她的目光。

    “那两个我吃。”

    白梓正好做完关了火,捏了小小的一块边角,递到舒心的嘴里:“你尝尝。”

    舒心顺着吃了进去。

    带点余温,香糯可口,意外还挺好吃。

    舒心咽下去,朝他点点头,笑了笑,是认同的意思。

    “多放点甜辣酱,我妈喜欢这个口味。”摆盘的时候,舒心特地嘱咐白梓说。

    白梓手上动作一顿,往门外看了一眼,没看见有人,就一把揽了舒心过来,飞快的亲了一口。

    舒心猛然被吓到,慌忙的下意识就往外面看。

    看见空荡荡的,才松了一口气。

    白梓看见她惊慌的反应,不禁是笑了一声,心里想着怎么这么可爱。

    他把盘子放在舒心手上:“你先端这个出去。”

    白梓在后面,看着舒心的背影,方才的笑容收了一些,垂眼,似是想到了什么。

    他想舒心的妈妈如果不喜欢他,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毕竟,他连个正常人都算不上.

    吃早饭的时候,舒父时不时就夸赞上白梓几句。

    他自己还想装着不经意的赞叹两句,可奈何这行为实在太明显,一桌子的人都看得明白。

    舒喻咬了一口煎饼,才到嘴里,就惊讶的“哇”了一声。

    “这个真的太好吃了。”舒喻吸了吸鼻子,一副感动得要流泪的样子。

    “涵涵今天早上咬的我手疼,但是吃了这个饼,我手都不疼了。”

    舒喻夸张的能去演一出大戏了。

    光他一个人就能震住全场。

    瞧这演技,是绝对能拿大奖的风范。

    “好吃你就多吃点。”白梓朝他笑了笑。

    “嗯。”舒喻点头,接着自顾的说:“真希望以后可以一直都能吃到。”

    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蕴含了舒喻的一点小心思。

    他现在可是坚决站在舒心和白梓这一边的。

    “大伯母,这个是不是很好吃?”舒喻说着,就往舒母那边看,沾了点酱,咬了一口,笑得美滋滋。

    舒母一直都吃得很安静,也没有说话,这时候舒喻问,她也只是点了点头。

    舒喻热脸贴了冷屁股,顿时尴尬。

    “对了,我跟你们说,我现在也是有名气的人呢。”

    舒喻小骄傲要努力当小太阳,绝不能允许这种尴尬发生。

    于是他拿了手机出来,打开微博,找到什么,拿在手里一路递过去给他们看。

    前几天偶然上了热搜的一条微博,叫什么“最帅小鲜肉医生”。

    照片是被人偷拍的,虽然又远又糊,拍摄角度还不好,可依旧能看出舒喻这张脸来。

    前几天正好有课要去医院上,舒喻就穿了一身白大褂,谁知道去上厕所的时候被人给拍了,还发到了网上。

    简直是一炮而红啊。

    一度被顶上热搜前几。

    大家都说一定要去那家医院找他看病。

    舒喻看着,觉得自己的前途顿时一片光明了呢。

    “这么糊都挡不住我的美貌。”舒喻对着照片,忍不住又开始自我夸赞。

    “姐,我都没和人家说我的姐姐是舒心。”

    舒喻一脸的正义凛然的说:“不能让你蹭我的热度。”

    他收了手机回来,再三感叹,说自己不进击娱乐圈简直就是浪费。

    顶着这么好的一张脸,以后就要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了。

    饭桌上被舒喻这么一闹,看着气氛活跃了许多,舒喻满意的笑了笑,转头开始服务起自家的小祖宗来。

    “还有,姐,你等下给我弄几张签名,我们班有几个女生,可喜欢你了。”

    舒喻想着要拿这个去讨好人女同学。

    “你不是更有名气吗?”舒心喝了口牛奶,头也不抬的,淡淡发问。

    “我——”舒喻的话一下就被哽住。

    他怎么老给自己挖坑跳呢?

    他愣了一下,想了想,才只得无奈的认栽,说:“可是人家喜欢你,不喜欢我”

    虽然他盛世美颜,奈何就是不招人喜欢。

    舒心笑了笑,点头:“好。”

    舒母吃完了之后,起身往房间里走,快进门的时候,停下脚步,转身对舒心说:“昨晚睡觉睡得肩膀疼,心心,你过来给我捏一下。”

    闻言,在场几人的动作,十分一致的顿住,齐刷刷往舒母那边看。

    舒涵正认真的啃着煎饼,看见大家的动作,愣了一下,慢半拍的也扭了头过去。

    大概已经嗅到隐隐欲来的架势了。

    舒心站起了身.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屋里有动静。

    舒喻抱着舒涵在地上站着,在他耳边,小声吩咐:“来,哥派你去当间谍。”

    他拍了拍舒涵的屁股,指着房间门口,说:“出发!”

    舒涵不屑于和他说话。

    小短腿自顾的往沙发上扒拉,爬上去了,坐在那,就自个儿开始玩玩具。

    舒喻无奈的摇摇头。

    不行,这家伙靠不住。

    于是舒喻转头开始和白梓说话。

    “姐夫,你放心,我大伯母其实挺善良的。”

    舒喻说完,顿了顿,觉得自己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于是又说:“虽然以前可能有点死心眼,但近几年来,绝对好多了。”

    说起她死心眼,舒喻深有所感。

    舒心读小学的时候,除开上学下学,从来就没出过门,有时候周末想出去玩,一定要千方百计得到同意才行。

    舒喻觉得这要是放他身上,他分分钟要揭竿起义,搞起世界大战来不可。

    “你们大概待多久回去?”

    “三四天吧。”

    舒喻听了,了然的点头,说:“没事,等你们走了,天高皇帝远,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只有舒喻一个人在这瞎担心。

    白梓拿出手机来看,也没怎么说话,舒喻问上一句,他也就回一句。

    忽然间这小子又想起了什么。

    “对了,姐夫,你多大?”

    “我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舒喻没等白梓回答自己就先自报年龄,顿了顿还强调说:“是虚岁二十哦。”

    白梓抬头看了他一眼。

    “和你差不多。”

    舒喻惊讶的瞪大了眼。

    虽然他一直觉得白梓年龄小,但有可能只是看起来小,也许实际年龄并不小的。

    “具体一点。”舒喻的继续发挥自己八卦小能手的能力,凑上前孜孜不倦的发问。

    “九九年二月。”

    白梓话一出来,舒喻一瞪眼,差点炸了。

    这是差不多嘛!这和他差了快有一岁好不好!

    而且还是小一岁。

    舒喻一直觉得,能征服舒心的人,应该是那种特别厉害,特别能驾驭得住人的成功人士。

    就是一眼看上去就是大佬的那种。

    “怎么了?”白梓疑问道。

    舒喻接着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可能过激了。

    于是他拍了拍白梓的肩膀,义正言辞的说:“没事,别说你比我小一岁,就是小十岁”

    “你也还是我姐夫。”

    舒喻咬着牙说完。

    “来,我们加个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舒喻掏出手机来,打开微信,说:“以后我还有不懂的,姐夫你一定要多拯救拯救我。”

    这世界上能教会他的人已经不多了。

    舒喻想,他一定得好好珍惜。

    舒喻的微信头像是他自己的自拍,咧着嘴笑,妥妥一阳光美少年。

    旁边还附带一只胖乎乎的小手。

    不用猜也知道是舒涵的。

    舒喻看着头像,又自我欣赏了会儿。

    这时候房间门开了。

    舒心先从里面走出来。

    她才一出来,舒喻就凑了上去,十分真切又着急的问:“姐,怎么样了?”

    他可真是为他姐姐的终身大事而操透了心。

    虽然里面听着一直很安静,但是舒喻知道,就依舒心的性格,这么多年来,就没和家里人大声说过话。

    就算产生分歧,那也是很安静的产生了。

    舒心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舒母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面带着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半点异样,一出来就招呼舒父,说:“家里都没剩什么菜了,快和我出去买菜去。”

    舒父一脸不明所以的从沙发上起来了。

    “对了,小梓啊,你喜欢吃什么,我待会儿买回来给你做。”

    舒母的态度和刚才比起来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十分和蔼慈祥的问他。

    问的白梓都愣了。

    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笑着说:“我吃什么都可以。”

    虽然他是有很多不吃的,可是舒心的妈妈都这么问了,他当然是要显得乖巧一点,不能挑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