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42
    两人说去买菜,动作也快,过了十五分钟,已经到了超市。

    舒父把车停好,和舒母一同下了车。

    下车的时候看见她伸手抹了把眼泪,往河那边的方向看,目光顿了一下,若有所思。

    “那孩子可真可怜。”

    舒母现在光是想想,都觉得实在心疼不忍,她都没办法去想,那样小的一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捱过来的。

    “这心心好不容易带个人回来,你可千万别再当头一棒啊。”

    舒父也没懂她的意思,只是无奈的说了一句,想着和她说道理是真的难。

    性子太倔了。

    但再难也还得说不是。

    舒母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是这样的人吗?”

    说完,她顿了顿,略显心虚的说:“虽然以前我对她是有点苛刻,但现在不也是慢慢在改了”

    以前刚生舒心的时候,她也不太会管孩子,只知道要把她管好,管乖,要时时刻刻都在她的视线下,她才能够放心。

    后头人渐渐长大了,才意识到,之前对她的管教,好像是真的过于严厉了。

    这些年,她一直想着自己的不足,也一直在努力的去改。

    可无论如何,她的终身大事,是一万个不能马虎的。

    她当妈的,总不能乱来,什么人都行吧。

    “待会儿多买点蔬菜水果,肉就少买。”舒母一边走一边嘱咐。

    “小喻喜欢吃肉啊。”舒父下意识就回了一句。

    怎么突然就说不买肉了呢。

    “那不是小梓不喜欢嘛,咱们能多顾着就多顾着点,不要戳人家的伤心事。”

    舒母这时候反倒是一副教训他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的语重心长。

    舒父却是一脸懵逼。

    但看着一口一个小梓叫的亲热,应该是没意见了。

    虽然吧不知道心心和她究竟说了些什么。

    舒父一边想,一边放心的点头.

    舒心下午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试镜通知。

    就是周导的新戏,上次蒋昭给她的。

    原本安排好的时间是在一个星期后,可这突然间传来消息,说时间要提前,后天就要开始试镜。

    只幸好试镜地点离玉蓬不远,坐飞机也就半个小时的事。

    舒心还得先去见见导演,准备准备,所以明天得到赶到那儿。

    临时买了明天上午的机票,顺便把酒店也订好了。

    这当爸当妈的最是心疼了,前些时候看见她身上车祸留下的小伤疤,都在暗地里抹眼泪。

    现在这马不停蹄的又去工作。

    可真是心疼她的身体。

    临走的时候,舒母拉着白梓,说是给他准备了很多特产,要他一定要好好尝尝。

    接着就把一大包的东西都递到了他手上。

    白梓好好的接着了,连连道谢。

    舒母越看这孩子越乖,越乖就让人越心疼。

    只这么想着,哪还有什么其他不满的情绪。

    便是接着说要他好好的照顾自己,等下次再回来,一定还给他做好吃的。

    下次有时间,得再留久一点。

    昨天她做的那顿,白梓吃了足足两大碗的饭,之后,还把自己所有能想到的夸赞的话都说了一遍。

    夸的舒母开心的不得了。

    舒喻看着,就在旁边待着抱怨呢,说大伯母从来没有对他这么好,每次他走的时候,连笑都不笑一个。

    反倒是如释重负,说他终于走了。

    其实舒喻说这话,也就是在开玩笑,想着侧面烘托一下,他大伯母现在是很喜爱姐夫的。

    接着自己又抒情了一把。

    潸然泪下的说着,都能写一篇小作文了。

    最后拉着舒心和白梓,情感真挚的点头说:“姐,姐夫,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听得舒心无可奈何。

    她只得嘱咐:“你好好学习。”

    舒喻又敬了个三不像的军礼:“清楚明白。”.

    到了酒店之后,舒心准备先洗个澡,晚上去见导演。

    白梓坐在床边,打开袋子,看舒母给他拿的东西。

    舒心在找衣服,回头看了一眼,颇为好奇的问:“我妈给你拿了什么?”

    袋子里有两个大包,大包里又分了许多小包,是用油纸包的。

    油纸上画了山水绵延,颇有玉蓬的味道。

    糯香的酥麻糖,是刚刚做出来的。

    还新鲜的很。

    白梓当时看见,手轻轻的抖了一眼,面色发怔,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了。

    再普通不过的酥麻糖。

    可是他的心里,却说不上是暖意还是思念。

    他猛然间想起还小的时候,妈妈在家里学做这个,后来做好了非要他和爸爸尝尝味道。

    他咬了一口,就不小心粘住了牙齿,爸爸和妈妈还在笑话他,说他太不行了。

    说了不行之后还继续吃。

    越吃越起劲。

    妈妈无奈的拿了牙刷过来让他刷牙。

    那个时候她笑着说他贪嘴,非要一次吃那么多,又没人和他抢。

    下次再吃,还可以再给他做。

    白梓记得,那时候她说话的声音都是温柔的,轻柔的给他擦着嘴角,说让他少吃一点儿。

    而自从离开玉蓬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个了。

    甚至是没有再见过。

    现在再看到,心里边不由的百感交集。

    有些裂缝在不经意间被抚平,而随之涌上的,是深藏了许久的记忆和美好。

    心头泛上一股酸意,眼眶也有些发胀。

    或许是觉得不太一样了。

    心里曾经有过的那些苦痛,因为某些记忆的想起,似乎渐渐地弱了一些。

    暖在了心头。

    却就在这时候,舒心突然惊了一声,回头看着他,惊讶说:“白梓,你给我拿的是什么?”

    舒心手上拿着一身内衣。

    黑色镂空蕾丝,透明的几乎只在中间余了一点儿。

    格外性感又情趣。

    之前出来的时候,她的东西都是让白梓收拾的。

    看他都收拾整理好了,她也就没有再多看。

    直到现在想着要翻找一身合适的衣服,才翻到了这个。

    不过她的衣柜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呢?

    舒心疑惑。

    肯定不是她自己买的,既然这样的话——

    她想起之前有个赞助商,赞助了衣服的同时顺便发扬了下他们公司的内衣产业。

    估计这个就是当时拿过来的。

    她也没有注意,顺手就放在衣柜里了。

    应当是陈年压了柜底的东西才是,怎么就被找了出来,现在还出现在了她的行李箱里?

    看来也就只能问白梓了吧。

    白梓听见她的声音,愣了一下,转眼过去,看见那套黑色的内衣。

    看清楚款式之后,他哽着喉咙,不由的便是说不出话来。

    随即脸颊一阵泛红。

    他当时拿的时候,没有注意看,只是一样颜色给她拿了一套,后来只是看这套黑色还挺新的,就拿进了行李箱来。

    他也不知道,是这个样子的。

    “我没看清楚。”白梓回答。

    声音细弱,低下了头不敢看她,十分的没有底气。

    “算了。”

    舒心也不好因为这件事和他多纠缠什么,只好先放到了一边,拿了另外一身出来。

    接着就进了浴室。

    白梓放下手中的酥麻糖,冲着浴室那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水声响起。

    他站起身,走到行李箱的旁边,从里头翻出了舒心刚刚塞进去的那套内衣。

    触感还不错。

    舒心一身皮肤雪白,他想若是穿上这身内衣

    白梓喉咙哽住,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副场景,带着隐约的香气,勾的人一阵口干舌燥。

    他当下便是闭了闭眼睛。

    舒了一口气,才缓和了一些。

    白梓顿了一下,想到什么,唇角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接着就把行李箱给合上了。

    舒心动作很快,洗完澡之后马上出来,自己动作迅速的化了个妆。

    她这次试镜的角色,性格是温柔大方的,公司说和她感觉很像,所以才会想着让她去试试。

    这种在别人看来与她自身相符的,或许会容易演一些,可是舒心却不大喜欢。

    因为没有太大的挑战。

    可是她也明白,无论是什么角色,她也都应该去试一试。

    只有试了,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

    而且这还是周导的戏。

    虽然也有很多人在骂,让她滚回去唱歌跳舞,不要天天想着演戏了。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她自认,能够坦然的接受所有的评价。

    好的亦或是坏的。

    只要自己保持初心,就都不重要。

    舒心的妆容温柔的简直不成样子,再配上一身淡蓝色的裙子,这模样,看一眼就能叫心都化了。

    她理了理头发,回头问白梓:“还行吗?”

    “不行。”白梓看着她,不太开心的摇头。

    舒心皱眉,回头往镜子里看,左右看着还不错,没有哪儿不好。

    白梓上前一步,看着镜子里的她,继续说:“太好看了。”

    他不喜欢她去见其他人还精心打扮的这么好看。

    “不好看人家导演不让我演啊。”

    舒心看到他眸中的一丝不悦,察觉到他的情绪,说着一句,竟是笑了。

    出门的时候,白梓拉住舒心,说要她回来给他穿更好看的。舒心正在门口准备出去,听他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意思,愣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