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44
    这次没人跟来,舒心路上就和白梓说,要是有人问他,他就说他是她的普通经纪人就可以了。

    她们团的总经纪人是钟旭,但是除开钟旭外,每个人都还有一个普通经纪人。

    白梓听着还不大开心。

    他见过她那个经纪人,分明都三十多岁了,不但年龄大,长得也不怎么好看。

    他这个模样,说是她的经纪人,那别人也不能相信啊。

    分明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舒心身上有伤疤,只能穿长袖,只是这双腿上幸好没伤着什么,就穿了一条超短裤。

    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腿来。

    这天太热,要是把全身都包的严严实实,那她也实在受不了,只能在脚上透透风了。

    不然难受。

    白嫩着的双腿露在太阳底下,让人不禁想起昨晚的旖旎场景来。

    白梓看了一眼,闷闷道:“怎么今天突然就要穿这条裤子?”

    “裤子?”他这突然提到裤子,舒心也就低头看了一眼。

    愣了一下,才问:“裤子怎么了?”

    还是新买的呢,头一次穿,没什么问题吧。

    白梓把她的裤沿往下拉了拉,眸中有神采闪烁不明。

    “太短了。”

    舒心看了他一眼。

    倒是有自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味,马上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想到他昨晚,拉着她的两条腿在亲。

    说是好看的不得了。

    “你少胡说八道。”舒心睨了他一眼,随即脸就红了。

    把手放在脸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

    正巧车停了,到了试镜的地方。

    舒心戴上帽子,下了车,白梓就跟在她身后。

    这是电影要拍摄的一处原场景,也是最重要的一场戏,所以导演才特地把试镜的地点安排在了这。

    舒心昨天来过一次,现在也就是轻车熟路了。

    她先进去,让白梓在外面的休息室等着。

    期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人都一直没有出来。

    休息室里有女演员还有些工作人员来往出入,看见他,都不禁要停下脚步多看几眼。

    说难道是最近刚出的新人,也过来试镜?

    不过这新人长得是真不错,真是胜过好些当红的小鲜肉。

    只是他们上网搜索了一番,却是怎么都没搜到有这一号人物。

    有人好奇,就斗胆上前问了。

    白梓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笑着回答,说他是舒心的经纪人。

    这倒是让人惊讶了。

    舒心有个长得这么好看,年龄似乎还小的经纪人,还真是叫人没太能理解。

    正窃窃私语,好奇又八卦的时候,舒心出来了。

    她眼角还挂着一滴泪水,显然是刚刚试镜的时候哭过了。

    不过镜头前人还是十分悲痛,一离开镜头马上抹了眼泪,朝着白梓招了招手。

    “我去洗手间补个妆。”

    白梓也不愿意继续在这待着,便就说他和她一起去,然后他在外面等她。

    两人这刚走出休息室,到走廊里要下楼,迎面就有人上来,抬头指手,冲着舒心,十分精确。

    “姐,你怎么哭了?”

    说话的是个穿红色夹克的男生,化了淡妆的眉眼更加的精致,咧嘴笑得开朗,天生有艺人的气场和风范。

    舒心抬头去看。

    “季末?你怎么在这儿?”

    “我没什么,路过。”季末也不想多说这个,到她身前来,关切说:“姐你的身体应该都好了吧?”

    这一开口就是关怀,反而让舒心怔了一下。

    “已经都好了,没事了。”舒心回答。

    “没事就好。”

    季末摇头笑了笑,随即眉头又是紧锁起来,抿了抿唇,纠结说:“最近若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都好几天没理我了。”

    原来这说起来,季末前面对舒心嘘寒问暖这一大段,都是为了要引出这个问题来。

    “最近忙着回归,我也没参加,好久没见她了。”

    但是手机上的联系还是有的。

    阮若水一直看着没心没肺,就算生气也是暴脾气的生,绝不藏着掖着。

    像这样对季末经常性的生闷气,也是这阮大小姐给单独给他的。

    季末听了有点失望。

    “那算了......我回去亲自请罪吧......”

    “只有你一个人吗?L呢?”舒心只看见他一个人在这,就觉得有些疑惑了。

    “刚刚他给林莞尔打电话的时候,林莞尔不小心被桌子磕了一下,然后就他拿着手机,去厕所哄人了。”

    季末无奈的笑了一声。

    这时候忽然看到舒心旁边的白梓,两人拉着手,看样子很是亲密。

    季末眯眼,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姐,这是......”

    “白梓。”舒心对着季末也不避讳,笑了笑,说了几个字:“我的男朋友。”

    季末一听,眼睛里的火焰燃烧的越来越旺盛,可是紧接着这火焰消散,整个人都颓了。

    想想刚刚有个打电话秀恩爱的,现在又是当着面来撒狗粮。

    季末一阵痛心。

    “你好,我叫季末。”季末痛心完了还不忘自我介绍。

    白梓也笑着点了点头:“白梓,木辛梓。”

    他心里当然高兴。

    因为这是一次,他亲耳听见舒心这么说,心里简直跟吃了蜜一样甜。

    乐滋滋的,嘴角都不禁扬了起来。

    正说着,厕所那边有人出来,柔声哄着电话那边的人。

    刚好到门口挂了电话,眨眼的时间,马上变了脸色。

    一脸的冷淡。

    他跟季末长得很像,第一眼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仔细看,其实还不一样。

    大概老天爷在创造他的时候,比创造季末多了一点耐心,脸庞五官,更加细心的去雕琢了。

    他走过来也看到了舒心。

    “舒心姐。”这算是勉强笑了笑。

    只是刚说了这三个字,就被季末一把拉住,说:“这忙着谈恋爱呢没空管你,快跟我走......都是因为你要打电话,才耽误了那么久时间。”

    季末忿忿不平,真是讨厌死这一个两个秀恩爱的了。

    回头和舒心说了一句“先走了”,他就拉着陆漉,硬是把人给拉走了。

    “双胞胎?”白梓看了眼他们的背影,问了一句。

    “不是。”舒心摇了摇头,说:“他们两个的脸,纯粹是巧合。”

    说起来还有一件好笑的事。

    “他们两个为了证明自己和对方没有关系,还特地去医院做过亲子鉴定的。”

    “那还真神奇。”白梓感叹了一句。

    舒心握了握他的手,说:“等我一小会儿,我马上出来。”

    然后就要放开。

    白梓握着,却是没给放。

    他心情好了很多,刚才在休息室的郁闷完全被一扫而空。

    捏了捏她的手指,指腹滑过根根细腻。

    想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