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50
    白梓考试安排到的学校是一所市重点。

    学校本就位于繁华路段,再加上是高考,人比以前多了很多。

    舒心倒想是在外面等着白梓考试出来,可是实在不方便,就只能在家里面待着了。

    舒心抬头看钟表。

    已经四点半了。

    最后一门是英语,五点钟考完,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舒心心里莫名的紧张。

    有过前天晚上的那件事之后,昨晚她是硬是不上他的当,没有被他唬住。

    于是今天就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一整天。

    坐立难安。

    先前她向老师了解过白梓的成绩。

    说是他虽然聪明也努力,可是毕竟只学了一年,很多方面不比人家学了三年甚至四年的人。

    如果幸运并且发挥正常的话,应该能上个211。

    舒心听了之后还挺开心。

    毕竟这样的成绩真的就已经很好了。

    五点过十分的时候,白梓给舒心打电话,说他已经考完了。

    听他的语气,尚是轻松,还在电话里开玩笑,说她发挥超常,说不定能上个清华北大什么的。

    听他这么说,其实也是想让舒心放心。

    正好这时候舒心收到了莞尔发给她的消息。

    是一串地址。

    莞尔说,为了庆贺白梓高考结束,以及他们新歌活动的顺利进行,一定要有什么活动高兴高兴才行。

    于是舒心让白梓先在原地等着,她马上过来接他。

    .

    今天的人到的真齐全。

    不只有莞尔、若水、Nora,还有陆漉和季末也在。

    舒心和白梓先在外面吃了饭再过来的,到的时候有些晚了。

    这是家私人俱乐部,里面娱乐设施一应俱全,最重要的一点是,保密性和隐私性特别的强。

    这才是他们选择来这儿的主要原因。

    进门的时候,阮若水拿着话筒正在和Nora对唱。

    若水可能是今天心情不太好,唱歌的时候嚎着嗓子,成功的把每一个字都没有唱在调上。

    明明她在舞台上唱功稳的不行。

    而那边季末和陆漉正在打桌球,莞尔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打。

    一看见舒心,她就赶紧的站了起来。

    “姐姐,你终于来了。”莞尔满面愁容的走过来,指了指那边的若水,说:“你快管管她们吧。”

    她们已经唱了一下午了。

    偏偏还一个完全不在调上,一个调子准的不得了。

    真是难受又难听。

    舒心看了眼若水,又看向正一脸淡然的季末,小声问莞尔:“又吵架了?”

    莞尔摊了摊手。

    表示不清楚。

    他们两个像是冤家。

    这么多年,谁都没有挑开那层窗户纸,旁人也看不明白,他们两个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反正大多数的时间,两个人都是一直冷战着下去的。

    于是几人也就没有往她们那边去,免得让自己的耳朵受罪。

    莞尔拿着手机刷了几条消息,看今年的高考题目,似乎比去年要难很多。

    莞尔还琢磨了几道题,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了。

    算了,还是不要折磨自己了。

    “白梓,你想好要学什么专业了吗?”

    莞尔随口问了一句。

    莞尔还挺佩服他的,短短一年时间,就能学成这样。

    如果陆漉当初也能和他一样好好学习的话——

    一定不用她操那么多的心。

    只是她一问出来,这边白梓和舒心都沉默了。

    之前舒心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怕给白梓压力,就一直没问。

    她觉得他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应该想做什么,自己心里都有数。

    他许久都没有回答。

    莞尔以为是还没有想好,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当时正想岔开话题,白梓却突然出声,回答说:“学医吧。”

    有些东西,他虽然抵触,但却是实在的有兴趣。

    这一点是他不能否认的。

    舒心听见这个回答,有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抬头,去看他。

    莞尔在旁边赞同的点头。

    “学医挺好的......不过好像要读五年。”

    “你们快过来,一起唱歌啊。”若水突然在音乐间歇喊了一句,朝着他们这边招手。

    几人脸色一白。

    陆漉反应快,停下手中的动作,再是给了季末一个眼色,冷声吩咐:“滚过去。”

    季末不满。

    “我不。”他摇头,硬气的说:“你刚刚输了我就想赶我走,你输不起是吧?”

    “不行不行,得再来一局,一定得让你服我才行。”

    季末又不傻,他才不会往阮若水的枪口上撞。

    “老子让你滚!”陆漉突然就板了脸,拿起杆子要打人,吓得季末一阵后退。

    虽然知道陆漉就是吓唬吓唬他,不会真打。

    他还是认栽的放下杆子,小步小步的捱着往若水那边走。

    陆漉刚刚输了季末也烦躁,干脆不打了,也放下杆子,坐了下来。

    莞尔在他身边坐下。

    “你刚刚打得真好。”莞尔弯着眼睛,成了弯弯的笑眼,同他说话,声音也软乎的不行。

    陆漉刚刚还板着的脸瞬间就如同寒冰化开。

    “你待会教我打好不好?”莞尔继续在他身边笑着讨好。

    于是这边两人说着,就变成了咬耳朵。

    说了有好一会儿,陆漉才站起来,拉着莞尔过来打桌球。

    .

    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几人还没从俱乐部出来。

    舒心这几天都睡得挺早,现在到这个时间,竟然是打了哈欠。

    昏昏欲睡。

    白梓就说先和她回去。

    “不行。”他说了一句话,就被季末给听见了,他拿着话筒,紧接着就喊了一句。

    “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罐酒,站在高台上,冲着大家喊。

    季末喝了一口。

    “高考完!”季末眼睛泛着红,显然是给激动的。

    “在这样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们应该通宵,通宵知道吗?”

    他是刚刚唱歌给唱嗨了,现在还缓不过来,下了高台,就来拉白梓。

    “现在才十一点,回去什么,咱们小陆总可是包了这一天一夜呢。”

    季末把话筒塞到白梓手里。

    “来,唱一个。”

    他拉白梓手的时候,碰到他的手腕。

    舒心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可是白梓没有异常的反应。

    他被他拉过去,脸上倒还露出了笑容。

    “你说,要唱什么,我给你点!”

    季末酒喝多了,走路走不稳,摇摇晃晃的走过去,要给他点歌。

    白梓接过话筒,想了想,然后说出了几个歌名。

    季末一边点头,然后去给他点。

    他一边点一边还在想,这歌怎么听着名字......这么熟悉呢?

    直到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季末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舒心的歌吗?

    是她们最新专辑的收录曲。

    还是舒心自己作词的一首歌。

    “真是苍了个天了。”季末看着大屏幕,一阵哀嚎。

    这何至于唱个歌还要秀恩爱。

    “这歌录音的时候我就在录音室,听了几十遍。”

    季末这时候才想起来,越想越觉得有点苦。

    他不想再听了。

    “不如换一个吧。”季末提议。

    白梓一脸正经的想:“其他不会了。”

    得,季末又认栽。

    白梓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为了缓解自己的情绪,就学别人,走在路上都挂着耳机。

    但他那时候听的是纯音乐。

    很轻缓的纯音乐。

    大概没有人敢相信,这样一个阳光开朗的少年,天天挂着耳机,是在听一些上了年纪的纯音乐。

    和他这个人浑身上下的感觉就极其不符。

    白梓没有看屏幕,就一边唱转头看着舒心唱。

    每一句歌词他都记得。

    一看就是听过或者唱过很多次了。

    明明这首歌出来才不到半个月啊......

    舒心托着下巴,也笑着看他。

    季末在旁边一来二回看着这两个人,摇头又摆手,喊说自己实在忍不下去了。

    在场这几个可全都是专业人士。

    唱功那是一顶一的好。

    Nora听了几句后,就点了点头。

    “音色不错,音准很好,很舒服。”她评价说。

    舒心从若水的手里拿过另一个话筒,张口也唱出了声。

    两个人的声音混在一起,竟是产生了一种难得的契合。

    合音听着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气氛,好像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一样。

    Nora深感自己可怜。

    这里一对,两对,三对......还有她。

    这时候季末凑过去要和阮若水说话,被她冷眼瞪了回去。

    小妖精点着鲜红的指甲,红唇妖艳,一手勾在正独自可怜的Nora肩膀上。

    “前几天上节目,陈师兄提议让舒心跳芭蕾,她不肯?”

    若水声音懒懒的,看着舒心那边,和Nora闲聊了起来。

    那个节目是舒心和Nora一起上的,其他人没去,不清楚情况。

    只是舒心一向听话,会尽量的去满足节目组的要求。

    如果不是特别过分的话,她很少说“不”字。

    “她说脚疼,不跳。”Nora回答当时舒心的原话。

    “明明还和钟旭哥说了,说以后她都不会再跳芭蕾。”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两个人在这边说的话,一字一句,都清晰的传入了白梓的耳朵里。

    他顿了一下,突然就想去抱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