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51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在白梓梦里面重复了无数次的场景。

    放学回家的时候,妈妈还开心的和他说,说她今天救了一名濒死的病人。

    妈妈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救助了病人,她就会很开心的回来和他还有爸爸说。

    她说救人,是一件真的很有价值的事。

    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告诉他的。

    那个时候的她,还没有丝毫的异样。

    可是就在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妈妈说,去厨房给他切点水果。

    过了大概五分钟,他就听见外面响起争吵的声音。

    爸爸和妈妈的脾气一直都很好。

    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也很好,平常的时候,几乎都不怎么拌嘴。

    可是如果妈妈犯病,却一定会和爸爸吵架。

    然而在大多数的时间,爸爸都是会让着妈妈的。

    甚至是好声好气的哄她。

    白梓当时就站在门后面,提着一口气,一点声音不敢出,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想,应该过会儿时间就会没事儿了。

    可是却没有。

    他们越吵越凶,声音越来越大。

    甚至能听到桌椅碰撞的声音。

    他听见妈妈喊着问——

    问他是不是嫌弃她有病,是不是不要她了,是不是喜欢上了其他人。

    声音凄厉嘶哑,听得白梓都心里发寒。

    就这样过去了有十分钟,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

    他悄悄的把门打开了一条小缝。

    就在她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看见妈妈手上拿着手术刀。

    一把插入了爸爸的左胸膛。

    当时他们就在客厅里,妈妈是背对着她的,而爸爸看见他开门,就在拼命的朝他使眼色。

    哪怕是那个时候才七岁的白梓,其实已经深刻的懂得。

    懂得爸爸那眼神中的意思。

    曾经在妈妈不在的时候,他私下里一遍又一遍的嘱咐他——

    如果妈妈发病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千万要躲好,千万不要出来。

    妈妈是医生,所以她能够很准确的掌握,人身体上的致命点。

    就在他犹豫的片刻的时间,爸爸已经倒了下去,然后她拿刀,又是狠狠地划下。

    这一刀,鲜血直溅。

    接下来的场景,在这么多年里,就一直在他的梦里,来回的循环播放。

    没有因为时间的逝去而淡去,反而越来越清晰,甚至是到现在,他都能够回想起每一个细节。

    地板上的鲜血开始蔓延。

    甚至流到了他的房间里来。

    后来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地面上已经只剩下一根根的骨头。

    每一根骨头都摆列的整整齐齐,骨头的表面光滑,甚至是连一点肉渣都没有余下。

    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着地上的一堆骨头,怔怔看了许久,猛然之间,清醒了过来。

    一阵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然后她扣着自己的喉咙开始呕吐,不停的呕吐。

    直到整个喉咙都扣出了血。

    她根本没办法想象,她做了什么,又吃了什么。

    而白梓一直是背着门躲在后面,整个身体里的血液,都已经变得冰凉。

    她最后面把手术刀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白梓猛然间醒了过来。

    他浑身是汗。

    坐在床上,慌张的看了眼周围,想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个梦了。

    以前的时候,他好不容易才睡着,之后就会做梦。

    每次做梦醒来,都是他犯病犯的最厉害的时候。

    可是这一次,他只是心猛然快跳了一下,之后,就在没有其他任何的反应。

    身体的血液,在平静而缓慢的流动着。

    房间里十分的安静,而床头的一盏灯正开着。

    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正在走,时针正是指向四的位置。

    白梓却发现,舒心不在。

    他依稀记得,昨天高考完,晚上的时候唱歌,之后又喝酒,喝了好多。

    喝的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然后好像是司机和助理送了他们回来。

    回来的时候头已经很沉了,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依稀记得昨晚在房间里,舒心晕乎乎的,还说要给他跳芭蕾。

    她说答应了只跳给他一个人看,就一定只跳给他一个人看。

    只是大概.......一觉睡到了现在。

    对了.......舒心呢?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白梓下床,来不及穿鞋,就直接往外走。

    他看见厕所里有光亮。

    白梓愣了一下,刚想推门,这时候舒心穿着浴衣,就从里面出来了。

    她应该是刚刚洗完澡。

    舒心看见白梓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上下扫了一眼,问:“怎么不穿鞋?”

    虽然这是夏天,但是房间的地板还是很凉。

    首先想起他之前就有在家里不喜欢穿鞋的习惯。

    舒心看了一眼旁边的鞋架,想说去给他拿双拖鞋过来。

    可是他还来不及有动作,白梓就突然张手,一把抱住了她。

    惊的舒心身子一僵。

    “舒心,谢谢你。”

    晚上的时候喝多了酒,所以现在他的声音嘶哑的可怕,只是这么抱着她,沉沉的出声。

    白梓想,这次可能是因为喝醉了,才会做那个梦。

    再想起来真的已经不难受了。

    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他已经好了。

    这一切都是舒心的功劳。

    如果没有遇见她,可能他现在还是那个饱受病痛折磨的人。

    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极度渴望着阳光,却始终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

    自我折磨,伤害,最后走向死亡。

    可是这是因为有了她,现在的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就是他的救星,是他的太阳。

    .

    6月底的时候,出了高考成绩。

    白梓果然发挥的很稳定。

    舒心抱着一本厚厚的志愿书,给他研究学校。

    她看得头都大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感觉,自己操心的跟个老妈子一样。

    选来选去,实在不知道选什么好。

    反倒是白梓很果断。

    他就填了一所本市的医科大学。

    是所211大学,在全国都很有名气。

    之后又填了几个学校,都没有花太多的心思。

    反倒是舒心在嘀咕,说她都白研究了。

    白梓抱着人在讨好。

    说一定没有白研究,等以后,他们的孩子上大学还用得上。

    连孩子什么的都考虑到了......还真是难为他了。

    舒心暗自吐槽。

    之后那段时间,舒心在准备活动最后的收尾阶段,基本上说起来,是没有之前那么忙了。

    而接着白梓的录取结果也出来了。

    毫无意外。

    舒心不得不相信,这真是学霸。

    看他的尾巴,得意的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所有活动结束之后,剧组拍摄也告一段落,整整一个月的假期,舒心决定去旅游。

    他学习了那么久,她又工作了那么久,当然接下来要好好的放松放松才是了。

    只是在出发之前,他们先回了一趟玉蓬。

    这次,是白梓主动提出,带舒心回他以前的家看一看。

    他的家其实离她家很近,中间就隔着那一条小巷的距离。

    样式差不多的小阁楼,周围却没什么什么人家,几乎就这一座房子,孤零零的立在这儿。

    白梓心跳有一瞬间的停止。

    他十二年都没有再回来了。

    这个阁楼还是他们家的。

    这么多年,因为没有人住,已经都荒废了,蒙上厚厚一层的灰。

    当初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街坊邻居,几乎没有人再愿意靠近这边。

    当然除了害怕,更觉得会沾上晦气。

    只有白楠过偶尔会悄悄的回来,让人把房子修缮一下。

    不至于真的就成了一片废墟。

    白梓看着眼前的阁楼。

    真的是很神奇的感觉......他如今已经可以淡然的面对了。

    他抬腿,正要往前走,舒心却是拉住了他的手,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白梓回头看她,问:“怎么了?”

    舒心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衬着阳光,浑身都是雪白的,还泛着光。

    她抿着嘴唇,心里忐忑。

    像是害怕,又像是担心。

    舒心抬眼看了看面前的阁楼,又看着白梓,才是说:“算了,我们不进去了。”

    白梓皱眉,顿了顿,说:“我没事。”

    “可是——”舒心看着他,心都紧张的揪在了一处,然后,才小声的说出了口。

    “我心疼。”

    就算他进去不会犯病,但是肯定会觉得不舒服。

    毕竟是那么多年的伤痛,不可能一下子就什么感觉都没有。

    而且她在的话,他就算难受也会尽力忍着。

    她不想他那样。

    白梓从舒心的眼睛里,似乎看懂了她的想法。

    他突然就笑了。

    “那就不进去了。”

    这时候舒母打来电话,说菜都已经做好了,让他们快回来,再不回来,就要被舒喻给吃光了。

    舒喻在那边嚎。

    说他没有,说他明明胃口小,让他们不要诬陷他。

    诬陷祖国的花朵简直就是大罪。

    白梓拉着舒心往回走。

    “走,回家吃饭。”

    当年离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如今他不仅回来了,还在这里有了另外一个家。

    一个温暖的,可以栖息的港湾。

    真好。

    这一切。

    有始。

    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