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番外 一
    白梓开学的时候,是舒心送他过去的。

    学校就在本市,从家里过去,大概要二个小时,白梓住校,但每个星期就可以回来一次。

    学校大门口摆了很多篷子,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舒心穿得低调,又戴着帽子,在人流来往中,也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

    两人直接往写着临床医学的篷子那边走去。

    这正往那边去,还没走到,就有眼尖的学姐往这边看,迎上来,眼睛都亮了。

    “报名点在这边,我带你去。”

    学姐很热情,一边给他带路一边搭话,完全忽略了旁边舒心的存在。

    “前面就是报名处,然后旁边这栋楼,就是医学院的男生宿舍。”

    学姐积极的介绍,停下来,又转头和他说:“加个微信吧,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

    她拿出手机来扬了扬。

    白梓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亮了出来。

    放在白梓面前。

    白梓对待外人态度一向和善,再加上之前在复读学校的那一年,他已经可以很好的和人相处了。

    于是他拿出手机来,扫了二维码。

    手机振动了一下。

    添加好友成功。

    学姐看着上面的消息,开心的不行,抬头看他,放低了声音。

    “待会儿去报名的时候,学校会要求买统一的被子,其实那个被子不好,不值那么多钱。”

    她一副告诉他秘密的样子,还是小心的在说。

    “要是强硬不买的话,其实也没事,到时候买个一样的被套,罩上就好了。”

    白梓点头笑了笑,说了句谢谢。

    这时候有人喊她过去。

    “再联系,我随时在线。”

    学姐转身的时候还冲他笑了笑,扬着手机,不大愿意的离开了。

    开学报名的时间,宿舍楼自然对外也是开放的。

    于是报完名之后,两人就一起去了已经分配好的宿舍。

    四人间的宿舍,白梓是第一个到的。

    舒心刚准备给白梓铺床,他却是抢在她的前面,把床单和被罩都拿在了自己手里。

    说是这些活儿交给他来做就好。

    舒心也不和他抢,就在旁边看着他。

    从报名的时候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紧抿着唇角,面色不太好。

    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这就准备去吃饭,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进来的一名室友。

    室友很热情,扬着手,笑着和他打招呼。

    进门的时候,室友忽然回头,看见白梓拉着那女生的手,愣了一下,眉头渐渐皱起。

    猛然间睁眼大惊。

    “卧槽,那不是我女神呢吗!”

    他抓门又咬牙,回头往宿舍里看,差点就要朝唯一铺好的那张床冲过去了。

    这间房里,有女神的气息。

    还有女神碰过的东西......

    深吸一口气,就已经格外满足。

    等等——

    难道刚才打招呼那个,还是他女神碰过的男人?!

    哎呦,这可真刺激。

    晚上的时候,舒心和白梓一起在校园里逛。

    大学的校园看着就是青春洋溢的。

    舒心想起她上大学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有工作,一个学期待在学校里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

    几乎可以说,是从来没有体会过大学生活的。

    舒心抬眼往前面看,好像一直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越往前面走,已经是没什么人了。

    舒心刚想说,时间到了,她该回去了,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白梓忽然一下揽住了腰。

    被他拉着脚尖踮起,对上他的眼睛,轻笑着问:“你吃醋了?”

    虽然是在问,但确是笃定的语气。

    话一出来,舒心脸颊泛红,讪讪的垂眼,不想再看他了。

    “我们舒心吃醋的样子真可爱......”白梓看着她,一边说一边抿唇笑。

    得意的样子真欠打。

    舒心真的都不知道是该瞪眼凶他,还是垂眼不说话。

    之前加那个学姐微信的时候,他就发现舒心的脸色不太好了。

    只是一直都装作自己没有看见。

    舒心大多数时候都是淡定从容的,就算偶尔生气,那也是很有理智的在生气。

    所以白梓真的是喜欢看到她这副又羞又醋的样子。

    喜欢的不得了。

    “我加她的,是另外一个微信。”白梓解释。

    他有两个微信,一个加的是亲近的人,还有一个,就是加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了。

    说着他亲了舒心的嘴巴。

    “你放心,我这么听你的话,除了好好学习,其它一定什么都不干。”

    白梓保证。

    舒心一直生硬的面色才勉强缓和了一些。

    小道上的灯光昏暗,寂静的夜空下,只有前面的那条路能隐约看见几个人走过。

    舒心的心陡然间跳的快了起来。

    她是真的该走了。

    白梓抱着她的腰,下巴搭在了她的头顶,抿着嘴唇撒娇。

    “我不想和你分开。”

    之前的一个月,两个人形影不离,几乎是每天都腻歪在一起。

    现在突然要分开这么长时间,白梓满心满眼里的都是不开心。

    舒心抱着他的脖子,垫脚亲了他一下。

    “不是每个星期都能回来吗?”她声音温柔,轻轻的笑。

    “可是又不是每次回来你都在。”白梓说着还委屈上了。

    “那就只能看你运气了。”

    不服运气说法的白梓,把人按着,抱着又是亲了好一会儿。

    有人走过,朝着这边看,吓得舒心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她一惊,白梓就笑。

    只是再不舍得,还是要回去。

    .

    大三上学期,白梓马上要过二十二岁的生日。

    周五的时候在宿舍收拾东西,正好舒心打了视频通话过来,白梓放下手里的所有东西,马上去接。

    舒心正在拍摄做准备,化妆的时候,顺便给他打了个视频电话。

    王煜本来在上厕所,一听见声音,提起裤子就冲了出来。

    想冲到镜头前面去。

    这两年多以来,每次白梓和舒心通视频,王煜都想到面前去露个脸。

    可奈何白梓每次不是挡得严实就是躲得好,他根本没有在女神面前露脸的机会。

    就连女神偶尔来他们学校,他也是把她捂得严严实实。

    完全没有让他见到的机会。

    王煜心里那个恨呐。

    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他就是接近不了女神,每天都只能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真是羡慕嫉妒死白梓了。

    他对女神,是能抱能亲能摸,却小气到连让他看一眼都不肯。

    果然,他一出来,白梓就马上把镜头转到了一边去。

    王煜看不到,心中忿然。

    “女神,他昨天直接从福尔马林里捞了尸体,连手套都没带。”

    王煜扯着嗓子,朝那边嚎了一句。

    白梓瞪了他一眼,凶道:“闭嘴!”

    王煜当时就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上次他开了他和舒心的玩笑,结果他生气了,真的就把他给打了一顿。

    他下手的狠劲,真的让王煜怀疑,他以前是不是专职当保镖打架的。

    如果说专职当保镖就可以认识女神的话,那王煜觉得,他也可以考虑考虑。

    白梓刚凶完王煜,转头到镜头前,又是笑意柔和。

    “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来找你。”

    白梓一边说着,一边握着口袋里什么东西,唇角笑容,几乎是马上要荡开来在脸上。

    “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明明是白梓的生日,他却说有东西要送给舒心,舒心听着,又好笑又疑惑。

    只是她也没多问,就是答应下来了。

    挂了视频之后,王煜还特别不要命的问白梓,要给舒心送什么。

    白梓难得的看了他一眼。

    “晚上看新闻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拿起东西就往外走。

    舒心今天正在拍摄一组杂志的写真。

    下午五点左右结束拍摄。

    本来她是要回家的,毕竟明天是白梓的生日。

    可是白梓下午的时候说他要过来,她就先在酒店里待着等他了。

    这家酒店在湖边,风景十分的不错,站在阳台上,清风徐徐,当真是惬意的不行。

    舒心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宽松慵懒,在清风的吹拂下,衣角一掀一掀的。

    舒心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

    突然间手机振动。

    舒心停了一会儿,才从旁边的桌上拿起手机来看。

    “我到了。”

    舒心回:“好,我来接你。”

    说完,她拿着手机,就往外走。

    下了楼就是湖边,白梓正站在那儿。

    舒心走过去,就被白梓抱住。

    “舒心,你今天真好看。”

    白梓一见到人,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亲了亲她的脸,又说:“哪哪都好看。”

    舒心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可是连妆都已经卸干净了。

    “你又胡说。”

    白梓手上放开了些,顺着手臂往下,握住了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

    他一根根的亲着她的手指,每一根都细细的亲到,指尖轻颤,泛得心里都一阵痒痒。

    舒心想把手往回抽,可是白梓紧紧的握住,不肯放开。

    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亲完了之后,就把它往舒心的手指上套。

    正好合她手的尺寸,很轻易的就戴了进去。

    舒心看着她手上的戒指,愣了一下。

    “喜欢吗?”白梓托着她的手指,到她面前,问道。

    “我说过了,要给你更大更好看的戒指。”

    白梓看着自己给她挑的这个戒指,本来就好看,戴在她手上,就显得更好看了。

    “嫁给我。”白梓忽然抬眼看她,眼神真挚诚恳。

    舒心的身子猛然僵住,愣了一下,脑子里回荡着他刚刚说的话,整个人都呆怔住了一样。

    “明天我二十二岁生日,过了之后,就可以领证了。”

    他想这一天都想了好久了。

    终于到了。

    把舒心娶回来,不要再被别人觊觎。

    舒心脸上有难掩的笑意,可他还是憋住了,看了一眼戒指,问:“就这样?”

    要说这是求婚的话,那也实在太简单了。

    白梓知道舒心就是故意这么问的。

    他的心意足够真诚她能够感受到,就不要弄太多太复杂的。

    那样反而会让她不开心。

    “我会一直爱你,一辈子对你好,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他看着她的眼睛,最简单的话,却是最真心的。

    舒心心里激灵的一颤。

    “好。”

    她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