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 18.会动的一万圆
    “哦....”土方闷声应道,倒不是什么难事,他和火盗改交好,就算是明历大火那么久远的事情,也能问出一二来。

    土方显得有些沮丧,对待幕府高官都游刃有余的自己,竟在一个阴阳师面前如此吃瘪,他无力的对着近藤道:“阿勇,帮我把药送去医学所,今天的货还没来得及送。”

    “哦,好。”老实人近藤勇不懂拒绝。

    “我也一起去好了。”秦明说道,近藤要是让他独自回道场,路走不到一半估计人就没了。

    “你去做什么?”土方岁三一脸警惕,难不成是想向医学所拆穿我?

    “放心,只是交流一番,毕竟我也略懂医术。”

    秦明笑着宽慰道,看给孩子吓得。

    除了跟着人形自走驱鬼仪,还能在医学所露露脸。

    转行的好机会!

    他在道场教导医药知识,本就存着打响名声,等待医学所来人请教的念头。

    现在主动上门虽然降了点逼格,但只要能把人糊弄住,后面半辈子就有保证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江户医学所。

    “你们是来送药的吧,交给我就好。”

    门口的年轻男子等候已久,看见近藤背上的药箱,连忙接过。

    “会动的一万圆?”

    秦明微微一愣。

    “什么一万圆?”年轻男子不明所以,看见秦明一副阴阳师的打扮,面色大变:“难道是在下身上有什么脏东西?还请大人明言!”

    秦明摇头:“福泽桑,我们想见绪方大夫一面。”

    医学所头取绪方洪庵是后世留名的大人物,他抢了不少历史小说穿越者的活,在日本推广种牛痘预防天花,更被奉为日本近代医学之父。

    “你...您...阴阳师大人认识我?”

    年轻男子更是惊讶,他不过是医学所的小人物,若是说哪里出名,大概是三年前看护病人,把自己也给染上了伤寒,算是出名笑料。

    秦明心里翻了个白眼,我能不认识吗?绪方洪庵后世留名,你更牛逼,一万日元上印的就是你的大脑门。

    不过他只是一笑。

    福泽谕吉见状,更加恭谨几分,稍稍躬身,将秦明与近藤勇引进了医学所。

    他也不多问,这么神奇的阴阳师,找绪方大夫,肯定有要事。

    医学所里,一个贵族打扮的男子,正在和绪方大夫交谈。

    “美贺子生过孩子,已有经验,但今日座产许久依然无法分娩,水户藩医和幕府御医都没有办法,只能仰赖绪方大夫你了!”

    “老夫....”绪方洪庵两道眉毛皱在一起,我一个医生,哪里会生孩子呢?

    “我听说过!”贵族男子急声道:“西洋有剖开肚子生产的办法,你是江户最有名的兰医,精通西洋医术,一定能做到!”

    绪方洪庵老脸皱在一起,话是没错,早在几十年前,西洋就有剖开孕妇肚子取出胎儿的办法,成功率也有三至五成。

    但问题是....他不会啊!

    作为医生,绪方洪庵没打包票保证能成,也没拒绝治病救人:“一桥大人,老夫可以一试,但不能保证成功,甚至失败可能,很大......”

    一边的秦明微微颔首,我说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那天屏风后头的大人物。

    家里妻子都快生产了,还能大着胆子去吉原寻花问柳,不愧是贵族。

    “安倍大人!”

    一桥庆喜无意间看见秦明,立即上前,也顾不得自己身份尊贵,匆匆道:“安倍大人,在下的妻子就要生产,但迟迟生不出,可有什么办法?”

    秦明面色古怪,生孩子的事,阴阳师也不懂啊!

    不过在他人看来,阴阳师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尤其是已经在一桥庆喜面前露过一手的秦明。

    “安倍大人,若能让在下顺利得子,在下愿保举大人为检非违使。”

    一桥庆喜也不算急病乱投医,毕竟正常的生产方法,他已经用尽,藩医和御医都看过,全都无能为力,只能指望兰医或是神秘的阴阳师了。

    美贺子肚子里的孩子对他相当重要,江户时代,女人不生孩子,就没有嫁出去的意义,如果在三年内都没有成功受孕,甚至会被判断没有价值而休妻。

    生孩子与一家繁荣的观念挂钩,女人都被要求尽快生最多的孩子,在注重血脉传承的贵族之中,更是如此。

    一桥庆喜和美贺子已经结婚五年,三年前有过一个孩子,只是刚出生就夭折了,这次一定要保住孩子。

    他紧紧咬着牙,必须得有孩子!

    如果不是长子夭折,又没有其他子嗣,两年前的将军之争,胜出之人一定是自己,十四代将军之位,本应该是他的!

    秦明略微想了想利弊。

    哪怕现在是十九世纪,剖腹产已经有了许多成功例子,生孩子依然要靠运气。

    生出来了,他不赚,什么检非违使他压根就不想当,他来医学所就是寻求转行的。

    生不出来,人没了,直接血亏。

    两边都不讨好的事,秦明可不做,更何况他压根不会,生孩子又不是什么能忽悠的事。

    于是乎,面对无比焦急的一桥庆喜,他只是摇了摇头,同时望向绪方洪庵。

    这个摇头含义有很多。

    比如无能为力,比如自己没有绪方洪庵擅长生孩子,比如只有绪方大夫能够帮你.....

    至于具体什么意思,就让一桥庆喜慢慢悟吧。

    一桥庆喜还一脸迷惑没悟出个什么东西,绪方大夫先开口了。

    “作为医生的基本准则,要为他人而不是为自己,不图名利,不求安逸,拯救他人而贡献出自己的全部,挽救生命、治愈疾病、缓解痛苦,医生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老大夫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眉毛依旧皱在一起,但那双深陷在眼窝里的眼睛,却格外清明。

    剖腹产子是唯一的办法,他虽然没有具体操作过,但他明白,如果什么都不做,会丢掉两条性命。

    “老师....”一边的福泽谕吉等弟子,想要再劝。

    您没半点生产经验,只是看翻译过来的西洋医书上有这么个手术,就直接要动手了?

    “够了,准备帝王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