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 42.狐火
    一个年轻的火消。

    身边还跟着个熟人,三菱屋的岩崎弥太郎。

    “安倍大人也在!”弥太郎紧张的脸色下多了一丝安心。

    他快速将火消队员的情况说了一番。

    三菱屋没起火,但他的女儿正在收容所和那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们玩耍,收容所附近的火势很大。

    于是他就拜托这名火消去救人,结果....

    人没救着,自己也赔进去了。

    年轻火消双唇发白,秦明基本能判断出,这是被热烟和热空气烧伤了喉咙,肿大而导致的无法呼吸。

    “救....救....”

    “安倍大人,快救救他!”听到年轻火消的呻吟声,岩崎弥太郎越发觉得心底愧疚,不仅没救着女儿,还白送了一条性命啊!

    秦明觉得心中被什么拨动了一下。

    年轻火消并不是求救,而是想要救收容所里的孩子们。

    他挣扎着喊出“救”的同时,手指指着的,是收容所所在的方向。

    未知,危险,麻烦,在没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前,人们的第一选择,往往是逃避。

    就像秦明看见妖怪时一样,就像人们遇到火灾时一样。

    但有时候也会做出第二选择,迎难而上。

    秦明不知道这名年轻火消在火焰蔓延的收容所中看到了什么,但他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让这位年轻火消,在连呼吸都困难的情况下,依旧想着救人。

    “坂本龙马...参上!”

    呼哧呼哧的声音,龙马撑着门,乱糟糟的头发展现了神奇的作用,即使被烧焦拧在一团,也和平日没什么区别。

    他背着药箱,不仅带来了呼吸机,还有医学所的其他弟子。

    生力军的加入让治疗压力顿时缓解,改进后的呼吸机,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用牛胃制作气囊,连接胶管,和后世的急救呼吸泵有些相似啊....”

    “和绪方大夫一起改进呼吸机的田中先生,还真是个奇人。”

    时间紧迫,容不得秦明过多感叹,他稍稍处理一下年轻火消,便将之交给了绪方洪庵:“绪方大夫,应该会气管切开吧?”

    “会。”

    绪方洪庵给与了肯定答复,首例气管切开术在1546年成功完成,1718年确定术语,到了十九世纪初,欧洲白喉大流行,气管切开术急速普及、发展,绪方洪庵自然也学过一些。

    “这名火消需要切开气管,切开后连通管子通气,手术一定要果断,迅速!”

    秦明将知道的一些细节告诉了绪方洪庵,自己则拉着冲田、土方,走出了本妙寺。

    “龙马,还能再跑一趟吗?”

    “呼...呼...没问题...”

    正待四人出门时,碰着了新门辰五郎。

    人不是铁打的,持续指挥救火很费精力,不过即使是稍作休息,新门辰五郎也没有闲下来,而是来到本妙寺,探望伤员治疗进度。

    “他...”

    跟在新门辰五郎身边的几个火消,看着秦明溜走,心中不忿。

    新门辰五郎冷哼一声:“让他走,只会空谈的阴阳师,本来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别忘了带着你的金库,快点滚回京都吧!”

    秦明回应一个微笑,走出大门。

    不一会儿,土方觉得不太对劲,怎么越来越热:“我们是不是跑错方向了,城外不是这边。”

    “不去城外。”

    秦明望向不远处收容所所在的地方,整条街道,都燃起了大火,浓雾滚滚,热浪升腾。

    附近的几队火消,只是疏散人群,面对已经被烟雾、大火中的建筑,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当一个旁观者。

    “阿姑和大家都还在房子里啊!”

    一个被火消队员驱赶着的孩子,急的落下了眼泪,看着漫天大火、满脸绝望!

    那里有收养他的阿姑,还有一同玩耍的朋友,这是他仅剩下的亲人!

    “繁男,你先跟这几个哥哥离开。”

    孩子正是经常去道场的平井繁男,还代表收容所参加过近藤的婚礼。

    听到秦明熟悉的声音,繁男睁大了眼睛,这位阴阳师大人,哪怕是在火灾之中,也和往日一样,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淡定从容。

    秦明确实就和往常一样,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

    整天被百鬼夜行吓出来的心理素质,哪是区区火灾能动摇的?

    何况.....

    这些火焰,也是妖怪。

    狐火。

    出了本妙寺,亲眼看见火灾后,他就发现,每一处火焰之中都有一只狐狸。

    送走平井繁男,秦明询问一名拿着旗帜的缠持:“火势怎么样?”

    为了判断火情并确定破坏的范围,江户时期的消防员,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登上现场的最高处,来进行观察。

    火消队长“缠持”也就是旗手,通常会在队员的帮助下,通过梯子爬上高处,并用旗帜来标记和指挥救火工作。

    秦明也是问对了人,缠持就是最了解现场情况的火消。

    这名缠持和辰五郎一样,不喜欢阴阳师,不过秦明近来太出名了,检非违使也是实打实的职务,他只好老实回答道:

    “火势太猛,灭不掉,将四周的房屋拆毁,应该就能限制住火势蔓延。”

    “不过现在火势太大了,登不上屋顶,看不出来房屋延烧势头,不能指挥拆除。”

    秦明一把抢过缠持手中的旗帜。

    “你干什么??!”

    缠持惊呆了,旗帜不仅是标记火情并作为指挥的道具,更象征着一种荣誉,不同队伍的消防员,甚至会进行攀登比赛,只有先登上高处,并展示旗帜的缠持,才能成为现场的指挥。

    根本没有犹豫的时间,秦明将旗帜抢到手后,对身边的坂本龙马说道:

    “龙马,你们去抢梯子,把我送上去。”

    龙马闻言一笑:“我就知道.....”

    冲田跃跃欲试,土方虽然露出不太情愿的表情,却也没有拒绝。

    随后!

    秦明登上了屋顶。

    零零散散赶来的火消队员,纷纷傻眼。

    “快看!!有人登上屋顶了!!”

    “好可惜,让他抢一步...”

    “等等...那身衣服,怎么看起来不对劲??”

    “不是我们的人?!!”

    “是....那个阴阳师?!!”

    与此同时,秦明发现,他看得比谁都清楚,不仅能看到火势的所在,还能看到火中的狐狸,以及狐狸的行动方向。

    他很在意姑获鸟堂堂一个人形大妖,竟然被区区大火困住了,很不合理。

    更何况,身后还有个还有个几近暴走的以津真天,要是见死不救,会被吃掉的吧?

    呃...好像待在本妙寺里什么事都没有,以津真天说不定还会因为看到伤员被救治,渐渐平静下来。

    不过....

    妖怪,应该要交给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