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 45.一方通行
    一个时辰之后,在火消们的努力下,遍及小半个江户的大火,彻底熄灭。

    很怪异,按往常的经验,即使风不大,这么凶猛的火,也得花上半夜功夫,才能熄灭。

    不过除了秦明,没人在意这点小问题。

    火灭了,平民百姓要清点损失,重建房屋,官家请功的请功,安抚的安抚,都忙着呢。

    这一次的火灾,有所伤亡,好在影响不大,甚至因为快速灭火,得到了将军的奖赏。

    不仅让江户的百姓们看到了火盗改、町奉行的灭火效率,提升了幕府形象,还维护了将军本人形象。

    据小道消息称,当时将军正在大奥临幸妾室,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如果不是后来火灭了,没烧到城里,可得好一阵难堪了。

    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人群开始离开,火消们仍在现场。

    除却灭火之外,重建房屋,也是他们的指责。

    辰五郎缓过劲来,急忙问向秦明:“安倍大人,十分感激你闯入火海,救下了那么多孩子,能不能....”

    小老头有点不好意思,但为了江户的治安,他还是拜下,郑重道:“能不能将进入火区的办法,传授给我们?”

    他早发现了秦明手上的一堆东西,能够在火区中来去自如,肯定是用了什么技巧。

    苏晨想了想,道:“自然可以,改日我可以去火盗改,将这些传授给你们。”

    他正愁没机会忽悠人呢,穿梭火区太过不可思议了,正好科普科普,压压流言蜚语。

    也算是为江户治安做贡献了,火灾死的人越多,百鬼夜行的妖怪,可就越多啊!

    说完,秦明便直接离开。

    事情还有一堆,得将这一切整理一番,他心中对明历大火的真相,已有了些猜测。

    几天后,江户恢复了正常。

    火灾嘛!对江户人来说,是小事。

    不过火灾中的故事,还在不断发酵。

    有使用新式呼吸机,不分昼夜医治伤员的医学所大夫。

    也有即使被烧伤,也要救人的火消。

    但更多的,还是秦明。

    街头巷尾,引发起一阵一阵的讨论。

    “收容所那边的火灾,我跑路的时候有经过,当时火势格外凶险,换做普通人,根本连接近都不敢,更别说冲进去救人了!”

    “又是那个阴阳师?”

    “是那个懂汉学、兰学,还与医学所切磋交流医学,又能查案追凶的阴阳师?”

    “这...这还是人吗?”

    “嘘...你在怀疑安倍大人?阴阳师,不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吗?”

    “时隔百年再度有阴阳师庇佑江户了!”

    “不过他到底是怎么穿越火区的?”

    “不知道。”

    “我听说这次火灾灭的很快,会不会....”

    “什么?”

    “会不会是妖怪放的火,阴阳师大人镇压了妖魔,火才得以熄灭,和火焰有关的妖怪不是有很多吗?不知火、狐火、凤凰火....”

    无数百姓,对秦明更加好奇起来。

    不断的猜测中,甚至快接近真相,让秦明不由得捏一把冷汗。

    不过没多少人将真相当做真相,只是玩笑话,或是二次创作,当做百物语时的故事。

    市面上因此出现了许多画作。

    有一幅画,销量最好,名字叫《この道は一方通行である》。

    大意是,这条道路,一方通行,也就是单行道,一往无前。

    内容是这样的,火灾来了,收容所的孩子,还被困在火海之中,他们哭喊着,绝望着。

    而绝望之中,一个身着狩衣的阴阳师,拿着旗帜,沉默着登上屋顶,直穿火区。

    孤胆英雄!

    这幅画连续蹭了多个热点,收容所的孤儿本就是近来的热点,再加上多年未见的大火,以及那名名声鹊起的阴阳师,不可谓不热闹。

    画上的内容,牵动了无数人的内心,哪怕他们没有到现场,也为之动容。

    尤其是穿越火区,救的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拯救的特殊对象,让救人的举动,更具话题性。

    即使被父母抛弃,天下间也总会有不抛弃他们的人。

    画作大火后,幕府更是派出御用画师,进行批量临摹。

    寓意很好啊!

    秦明身上可是有检非违使这一幕府职位,充分体现了幕府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

    要放在上辈子,他就是一个人占据了热搜前十,还有官方置顶,周边卖得飞起。

    秦明自然知道外面的传闻,也乐于如此。

    名声越大,就越容易转行。

    传着传着,不就多出了精通兰学、汉学、医学的标签嘛!

    秦明照常过着日子,近来他都宅在道场里,火灾死了一堆人,外面的百鬼夜行,又严重了。

    盘算着时间,秦明觉得差不多了,外面大概清净了一点,便拉上近藤出门了。

    目的地:和屋。

    老板见着秦明来了,堆着笑,恭敬道:“大人里面请!”

    “大人看中了什么布料,尽管挑,白送!”

    他的算盘打得精明,和秦明这个近来的话题中心攀上关系,肯定会有风闻来此的客人。

    秦明偶然瞥见柜台下的家具:“这些暗红色的陈设,还没有扔掉吗?”

    早前他就跟老板说过,暗红色陈设和店里的摆设不搭,很影响生意。

    “舍不得...”老板一脸肉疼,按着秦明的吩咐,以白色为主色调重新改换陈设后,生意是好转了。

    但之前买的暗红色陈设,价格不菲,他舍不得扔,变卖,又太亏了。

    秦明指点道:“想用上这些陈设的话,就得将整间店面拆掉,重新修整布置,以“奇”作为主要卖点。”

    “那花费岂不是更大了?”老板摇摇头:“除非火灾把我这店面给烧了,那倒可以考虑考虑。”

    “嗯?”

    秦明脸上的笑容忽然停止,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一样。

    “安倍大人?”

    “秦明?”

    近藤与老板看见秦明愣神,不约而同出言提醒。

    “没事。”秦明问向老板:“帮我挑一匹料子,就是引起明历大火的和服所用的料子。”

    “这...”老板一愣,这东西还真有,他以前一度打算将明历大火作为噱头,卖这种相似的料子,但一直没敢,只是囤积了一些料子。

    正好,送给阴阳师大人之后,就不用有后顾之忧了,大可宣扬一番。

    秦明拿到料子后,直接展开,佯装审视,实则注意力放在了身后。

    以津真天,在见到布料后,有异样。

    他不露痕迹的将布料包好,与近藤回到道场,明历大火的真相又清晰了一点。

    “近藤,秦明,你们终于回来了...”

    “新门辰五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