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江户怎么可能有怪谈? > 80.樱田十八士
    “就让我来讲讲,这场樱田门之变的经过吧。”

    秦明收好所有证据,望着在场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早来了许久,可调查连个开头都没有,秦明刚来,这就查出事件经过了?

    不过倒也没人怀疑。

    毕竟秦明,可是能给他们讲课的老师啊!

    因而,哪怕那些老混子一样的关系户,也安静的听起来。

    “井伊大人应将军之召,进城拜见,随行有六十四人护卫。”

    秦明拿着诉状,道:“在来到樱田门外时,刺杀的贼人们戴着斗笠伪装成平民,假称有冤情,拦下井伊大人的轿子。”

    “井伊大人身份尊贵,自然不会亲自接见,无论是赶走还是接状,都得由卫队长完成。”

    “于是卫队长接近拿状纸的人,不料贼人们当场爆发,一刀砍伤卫队长,卫队长想要反抗,但来人武艺不俗,便只能拔刀,但已经来不及,又是一刀致其死亡。”

    “贼人数量不多,带枪的武士意识到之后,决定鸣枪示警,因为在他看来,井伊家六十四名武士,即便卫队长已死,也足够拿下为数不多的贼人。”

    “也就是说,在他看来,六十四人,足够围杀所有贼人,而不放跑一人。”

    “但事与愿违,包括副队长在内,所有武士的刀柄上,都因为前阵子井伊家刀匠的建议,为了防雨,多套了一层纱布、油纸,即使反应过来要杀贼护主,也因为拔不出刀,被人轻松砍死。”

    “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井伊大人,被贼人从轿子里拖出来,砍下头颅。”

    “副队长仗着武艺,终于拔出了刀,但经过第一轮的杀戮,井伊家的武士所剩不多,他最终在于贼人的缠斗中阵亡。”

    “直接死亡的二十一人,俱是一刀致命,他们正是死于无法拔刀,毫无还手之力的第一轮杀戮之中。”

    “由此可判断出,贼人的数量大概在二十一人左右,但其中有连新阴流七段的卫队长都觉得难缠的敌人,这种高手同一时间足够挥出数刀,真实人数会更少一些。”

    “我猜有十八人。”

    “十....十八人?”松平容保惊叹连连,仅仅十八人,就完成了对井伊直弼的暗杀?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秦明这一番分析有理有据,贼人数量确实不会太多,奉行所能力再差,也不会在这种大事上含糊。

    “重伤昏迷的三十三人,则大多身中数刀,他们的佩刀刀身带血,甚至有豁口,与贼人进行了激烈搏斗,但是不敌。”

    “由此可见,这十八人俱是有一定水平的武士,寻常剑客之中,虽然也有武艺不俗之人,但没有好的出身,佩刀品质低劣,不可能将井伊家武士的佩刀,砍出豁口。”

    近藤勇听得不断点头,他就属于没有出身的寻常剑客,剑道实力不俗,但佩刀实在拉胯。

    再看看冲田那正儿八经的武士出身,左手加州清光,右手大和守安定,全是名刀,据说家里还有柄传世的菊一文字则宗。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管那十个轻伤的井伊家武士,与其听他们为了证明自己与贼人搏杀,拼死护主,而编出来的胡言乱语,不如相信秦明的推理。

    可那几个轻伤武士却急了:“凭什么啊!”

    “就凭这个阴阳师几句话,就断言贼人只有十八个?”

    “十八个贼人,就能在我们六十多个护卫手里,刺杀井伊大人?”

    “还全身而退,取走了井伊大人的头颅?”

    “天底下哪有这么夸张的事!”

    秦明笑着道:“没有六十多个护卫,去掉你们十个,只有五十四个护卫,不过能在五十四个护卫手里,成功暗杀井伊大人,又顺利逃走,哪怕身负重伤,也足以证明他们的能力了。”

    轻伤武士们更加急眼:“胡说八道!明明有四十多个人,又是偷袭,所以我们才不敌。”

    “对!四十多个贼人,密密麻麻的,一拥而上,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四十八个,肯定是的,之前不是说江户潜藏有四十八个尊王攘夷的贼人吗!一定是他们!”

    “没错!我见着井伊大人被杀,头颅也被取走,准备藏起来跟过去,等人手充足后,一把端了他们老巢,无奈贼人实在狡猾....”

    人人义愤填膺,看起来就像是忠心护主,却因敌人势大,无能为力的武士。

    甚至还有人悲痛的大吼,将自己的手掌砍断,以此痛恨自己的无能。

    毕竟无能不是胆小,胆小是会被处死的,断掌显然比死要好。

    “既然这样,就去找找目击者吧。”

    秦明也懒得辩驳,内心还有点想笑,那四十八个贼人是他在犬神案里随手编的数字。

    “目击者?”

    井伊武士与奉行所同心同时发声,除了这些轻伤武士,还有目击者?

    秦明伸手在轿子的位置比对一下,随后引向两个方向:“这两个方向都有武家屋敷,暗杀的动静很大,有过一段搏杀,如果留心的话,肯定会注意到。”

    “你,你,你。”松平容保点了几个人去查探。

    不一会儿,人回来了,气喘吁吁:“有...有人目击到了.....”

    “快说,看到了什么!”松平容保直接就高潮了。

    “是松平大隅守家的藩内看门人兴津,他通过窗户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

    “大概十几个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和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冲向轿子,不一会儿拉出了身穿礼服的轿子主人,一个人在轿子主人背后连刺三刀,听起来就像踢皮球的声音,响了三次,又听到了枪声。”

    “那个大个子砍下了轿子主人的头,然后大吼起来,兴津听不太懂,不过好像是萨摩方言,似乎是在告诉同伴奸贼已死,准备突围。”

    萨摩方言?那大概是狗叫。

    目击证人的证词,远没有秦明的推测详细,但所说的内容,基本一致。

    松平容保盯着几个井伊家武士,狠狠道:“死亡者准许保留武士名分,另外,作为担当井伊大人护卫失败的责任,重伤者减俸、流放到藩领下野国佐野面壁。”

    “轻伤者....全部切腹,无伤者和轿夫一律斩首、除去武士名分!”

    这还算是轻的,松平容保只是临时处理,等之后上呈将军,处分不光涉及本人还要连带亲族,贪生怕死,护主不力,就是大罪。

    秦明问道:“松平大人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松平容保理所当然道:“彻查江户的萨摩藩士,萨摩口音就是线索。”

    秦明摇头:“太明显了反而是误导,还是先从井伊家的刀匠查起,现在多半已经死了,但仔细查查,还能查出一些线索。”

    “明白了。”松平容保郑重其事的点头,查案果然还是得秦明镇场子,才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