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阴影之外 > 第720章 刃口上的往事
    黒雨越下越大,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然而布姆却始终一动未动,好似雕像般缩在暗巷内,甚至连呼吸与心跳都已然消失不见。

    确定目标、再三确认。最终布姆下意识的将手摸进了怀里,而那把钢刀也自然再次出现。布姆低头皱了皱眉,那种心悸的感觉再次袭来,只不过这次却夹杂了些许悲凉,些许无奈,还有一点点的幸福。

    布姆微微叹了口气,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幸福之人,更不觉得自己会在将来某天收获幸福。活着就是活着,就是他每天的目标,就是他努力的方向,就是他存在于奥古王城的理由,更是他人生中的一切。

    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布姆将连缩进灰毛兜帽里,随即悄悄走出了暗巷。对方应该是个贵族家的仆从,并且瞧那身看似华丽,可实质上庸俗不堪的锦袍,估计也强不到哪去。

    这个胖子便是布姆严选后的目标,只需一枚金币,布姆就可以挨过接下来的三天黑雨夜。如果还能顺手弄半块黑面包回来,那可以说今天就是布姆的新年夜,是值得骄傲两个月的完美行动。

    擦身而过,没有任何停滞,刀刃在胖贵族腰间的钱袋上刺出一个小洞,随即布姆心中狂喜,一枚金币落入掌心。

    但或许是他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亦或者是他贪得无厌。总之布姆竟然鬼使神差的走向了商铺,随即半块黑面包被灰麻兜帽抹去。本想就此离开的布姆猛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肩头被一个商铺伙计拉住,而旁边的胖贵族也幡然醒悟,将自己腰间的钱袋高高举起。

    没有任何斥责,也没有丝毫犹豫。两个奥古城卫挤出了围观人群,随即将布姆提到半空中。而此刻的布姆,却早已被揍得鼻青脸肿,也不知是否断了肋骨,那种钻心的疼痛令他近乎当场晕厥。

    一拳、两拳、三拳。满是老茧的手不断轰向布姆的脸,那手腕处的盔甲边缘,更是在布姆脸上划出了无数血痕。左眼已然睁不开,右眼也即将步后尘,胖贵族与商铺伙计站在一起,观其二者那极富节奏的抖动,可想他们此刻开心到了极点。

    然而布姆的左手却依旧死死捏着那半块黑面包,竟丝毫没有打算放手的意思。右手袖口诡异的颤了一下,随即那柄划破胖贵族钱袋的钢刀再次出现,下一秒深深刺进了城卫官的胸膛。

    身体重重跌在青石板路面上,布姆来不及观察对方是否死掉,便跌跌撞撞的冲破了人群,朝着预先设想好的退路奔袭。

    希望就在眼前,但布姆却猛然感到后脑一片温热,随即眼前那本该清晰的巷子口竟幻化为了三个。没有理会再次受伤,更没有一丝迟疑,布姆闷头跑着,知道跳入某条污水沟里,知道城卫官们骂骂咧咧的远去。

    一枚金币,半块沾满污水、灰尘、血渍的黑面包。布姆哆哆嗦嗦的返回暗巷,打算先吃掉黑面包恢复一些体力,就钻进木板房休息。身上的伤虽然外表骇人,可最麻烦的却还是其后头所遭受的重创。

    如果不能及时止血,那布姆别说挨过黑雨夜了,就算能否见到明天的奥古王城都是个问题。

    他思考了片刻,随即有些不舍的从灰麻兜帽上撕扯下一片布条,而后又将其胡乱缠到头部。魔力药剂是贵族才会选择的东西,学者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极限,而对于布姆这个孤儿来说,这种处理方式便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那股莫名其妙的幻觉再次袭来,两种截然相反的记糅杂交错。头痛欲裂,布姆浑浑噩噩的走出了暗巷,形单影只的返回到木板房里。黑雨夜正是降临,整个奥古王城内死寂一片,没人再去理会布姆的偷盗行为,更不会记得布姆这个小毛贼。

    困意使他缓缓闭上了双眼,布姆此刻心中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好好休息下,待明天用那枚金币换回食物。冰冷的青石板路,硬如石块的黑面包,额头留下的污血,这些在“活下去”的面前,皆是可以承受的苦果。

    意识快速模糊不清,后脑的伤口依旧在渗出鲜血,然而熟睡的布姆手里,则始终攥着那枚金币。这是他最近第一次展露微笑,因此布姆忘记了自己连续多日的噩梦,更忘记了自己为何会丧失掉了一段记忆。

    然而那些噩梦却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布姆的意思,只不过今晚的主题不再是陌生与迷茫,而变成了那把钢刀,那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怀里的凶器。

    身体宛如化为了幽灵,最终再次回到了那熟悉的场景里。身边的无面之人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虽然尽是一种感觉,可还是令布姆不寒而栗。

    第一个走掉的应该是为修女,观其略显佝偻的身影,应该早已上了年纪,甚至是年龄最大的修女。布姆撇了撇嘴,他可没兴趣在乎一个陌生人,或者是自己毫无印象的老混蛋。

    第二个走掉的是一群人,其中有如布姆这般大的孩童、有毫无记忆的路人、有那个商铺伙计与胖贵族、还有那两个身材壮硕的城卫官。布姆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这些人更加令他不屑,因此无论离开或者停下脚步,布姆都不会有任何意外。

    第三个走掉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只不过她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却显得十分搞笑。布姆唯一留意到的,是对方脖颈处的天使雕像,那种感觉十分熟悉,仿佛对方与自己早已相熟,并且还是那种关系十分亲密的伙伴。

    但尚未等布姆继续思考,那原本最靠近的自己的身影也缓缓站起。宛如瀑布般的长发随风舞动,其胸口处的花瓣纹饰散发出柔和的荧光。一只小手轻轻抵在了布姆眉心,可或许是因为双方皆是灵体的缘故,布姆对此却没有丝毫回应。

    一步三回头,这道身影最终变得模糊不清,变得宛如迷雾里的萤火虫般忽隐忽现。泪水跌落于地,布姆呆呆的望着那道身影,心中猛然一痛,似乎自己丢掉了最珍视的东西。

    “你是谁!你们到底是谁!这是哪里!”布姆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然而正是因为他的失控,今夜的噩梦也随即宣告终止。

    黒雨不断飘落,布姆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安静的躺在床上。黑雨夜的第三天,同时也是最后一天,只要挨过去,奥古王城便会再次恢复如常,布姆也将会忘记更多的东西。

    然而这种发展趋势却毫无逆转的可能性,但他所不知道的是,此刻在现世里,六花与克莉丝汀始终苦苦等候,等候布姆能进阶成功,至少要苏醒过来。

    “克莉丝汀姐姐,这都第二天啦,哥哥不会睡死了吧?”六花坐在床上,十分不确定的问道。

    “放心好了,要知道我进阶为大魔导师的时候,可是足足‘昏死’了半个多月呢。你与其每天待在这里苦恼,反倒不如去月湖边散散心,说不定回来时布姆就醒了呢。”克莉丝汀闻言苦笑,随即轻松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