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替身娇妻:错惹天价老公 > 第706章 我决定离开他
    “好,我知道。太晚了,睡吧。”听出季修柏拒绝的意思,郁以楚打断他的话。

    她放下日历,背对着季修柏将自己蜷缩在被子下。

    季修柏眉头锁住再展开,展开几秒又重新缩紧,他定定凝视郁以楚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心头泛起浓浓的心疼。

    郁以楚是他深爱的女人,他何尝不想满足她的所有愿望,只是,他怎么能让母亲后半生在监狱度过?

    季修柏上床,从后面拥住郁以楚,他的力气很大,仿佛恨不得将郁以楚揉进血肉中。

    “楚楚,别对我失望。”

    郁以楚闭着眼睛,睫毛轻颤,没应声。

    季修柏没等到郁以楚的回应,不知怎地,他莫名产生一种不安,明明郁以楚就在他的怀中,他却有种她要飞走的错觉。

    心头一紧,季修柏拥抱的力度比之前更大。

    他眯眼,眼神偏执,他绝不允许郁以楚离开他!

    半小时过去,郁以楚始终被季修柏抱得紧紧的,她有些不舒服,根本睡不着。

    试着推开他时,结果对方无动于衷。

    郁以楚偏了偏头,这才发现季修柏睡着了。

    但就算他睡下,他的眉头也锁得很紧,眉心皱起几道不容忽视的折痕。

    郁以楚抬起手,抑制不住的为他抚平皱起的眉头。

    然而下一秒——

    “楚楚,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季修柏重新皱起被郁以楚抚平的眉眼,他大概是做噩梦了,一脸慌乱。

    季修柏连在梦中都害怕郁以楚离开他。

    郁以楚一颗心,酸涩胀痛,她小声喃喃一句,“可隔着一条人命,你又护着你的母亲,我们注定得分开,否则在一起便是互相折磨啊。”

    困在梦魇中的季修柏听不到郁以楚的话,他一个劲的、不安的喊着,“楚楚,楚楚……”

    郁以楚强迫自己闭上眼,不让自己去看季修柏,就如同……不看他,她便不会难受,不会心疼他似的。

    但显然这是自欺欺人,过了一会儿,郁以楚痛苦叹气,她做不到。

    夜深人静,郁以楚睁眼,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用视线描摹季修柏月光下的脸。

    一边看着他,她一边在心里说,“爸,我已经决定离开他了,但在离开前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不可以时放下仇恨,和他过几天没有仇怨的普通夫妻生活?”

    翌日清晨。

    季修柏起床时,身边一片冰凉。

    他昨晚做了个噩梦,他梦到郁以楚离开了他。

    现在身边空空荡荡的凉意,和梦中一模一样,这让季修柏呼吸一紧。

    “楚楚!”他大步下楼,便看到郁以楚在厨房忙碌。

    郁以楚扭头,“等等,早饭一会儿就好。”

    季修柏诧异的看着郁以楚,此时此刻,郁以楚脸上没有往日浓烈的排斥,反而带着暖意和情意。

    可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闹了不愉快,照理说,楚楚肯定会心生不满,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她非但没生气,反而主动为他准备早餐。

    上一次,郁以楚带着目的准备一桌饭菜,这一次,季修柏能看出来,她没有,她整个人是放松的,不像上次那么紧绷。

    “你……不生气了?”季修柏来到郁以楚身后问道。

    郁以楚没回答这个问题,她抬起一根葱段似的纤细手指,抵在季修柏的薄唇上,“昨晚的事情,不提了。”

    音落,郁以楚淡淡勾起一抹笑容,“我厨艺不怎样,一会儿你不准嫌弃。”

    季修柏沦陷在郁以楚的笑容中,心脏都漏了一拍,他沉沉道,“只要你是做的,穿肠毒药我都会当蜜糖吃下,更何况,是你精心准备的早餐?”

    “油嘴滑舌。”郁以楚推开他,“你别来影响我,出去等吧。”

    “不要。”季修柏环住郁以楚柔软的腰肢,将下巴抵在郁以楚的肩头,“我陪你。”

    这一刻,两个人真的就像是一对普通的小夫妻,没有上一辈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仇恨,唯有夫妻间的小甜蜜。

    一顿早餐,气氛好到爆表,轻易便安抚季修柏在噩梦中产生的不安。

    季修柏没想到,郁以楚还为他准备了其他惊喜。

    早饭后,季修柏送郁以楚去片场。郁以楚下车前,从包包里取出一个便当盒子递给他。

    “这是……便当?给我的?”季修柏面露狐疑。

    “是,我以前听念笙说过,她曾为盛寒野准备过午餐便当。早餐的时候顺手准备了两份,这份是你的。”郁以楚抛下这句话,推开车门便快速下车,像是怕自己脸颊的薄红被季修柏看到。

    季修柏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他盯着掌心里的便当盒子,失神良久,身上的冷冽执拗如数消退。

    “楚楚,拍完后喊我,我来接你。”在郁以楚进入片场前,季修柏降下车窗朝着郁以楚的背影喊,他丝毫不掩饰他的愉悦。

    当天,盛寒野、司沧、顾言洲几人正忙工作时,他们的手机一同响起。

    在他们和季修柏的四人群里,季修柏发来数张照片。

    照片上,不是便当盒子,便是盒子里看起来便让人完全没有胃口的饭菜。

    盛寒野百忙之中回了一句,“要改行做餐饮?不建议,不适合你。”

    司沧接上:“……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艰难坎坷总能过去,别对生活失去信心啊!”他以为,弱精症让季修柏发疯了。

    顾言洲则回:“郁以楚为你准备的午餐?”

    司沧:“??好家伙,你是来秀恩爱的吗?!这个群里,谁还没心爱的老婆吗!嘁。”

    季修柏嘴角带笑,他回复道:“但你们现在都没有爱心便当。”

    撂下这句拉仇恨的话,季修柏收起手机,大步进入公司。这一天,公司高管难得在不苟言笑的季修柏这里感受到什么叫如沐春风。

    季修柏不是没有察觉到郁以楚的怪异,但这一切太美好,他下意识不去管郁以楚骤然间的态度转变。

    片场。

    郁以楚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演戏中。

    她喜欢演戏,尊重作为演员这份职业,一旦入戏,她心里眼里只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