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顶流女友养成计划 > 002.十八岁清纯男大学生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

    一个列车员推着“咣啷”作响的小卖车从狭窄的走道中经过。

    “哎,前面的让让腿让让腿……”

    “……”

    江一宁木然地往里收了收腿,眼睛则是愣愣地盯着眼前众人。

    此刻在一块儿的,除了有夏雨澄、朱秋雨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同行的同学。

    只不过,现在这一桌的氛围,非常的尴尬。

    原因无他,完全是刚刚江一宁的话太过震惊,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你……你!!”

    夏雨澄怔怔地盯着江一宁,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中满是惊怒之色。

    “你什么意思啊!江一宁!!”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想提醒一下他赶快吃完。

    结果这家伙竟然说什么:“你怎么还活着?”

    这不是咒人死吗?换谁谁不生气!

    “不是……”江一宁摇了摇头否认。

    老实说,他到现在都还是很懵逼的,满脑子都是——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江一宁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上一秒还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下一秒就莫名其妙跑到了这?

    而且还见到了活着的夏雨澄。

    活见鬼了不是?

    “哎哎,一宁。”

    这时,似乎是为了缓解眼前这尴尬的情况,同行一个带着眼镜的憨憨男生连忙打圆场说道:

    “你刚刚那话真的说过了!人家雨澄只是想关心你!”

    结果夏雨澄在听到这话后,顿时就眉头一皱,娇喝道:“喂,小胡你别胡说八道!谁关心这家伙!”

    “好了,江一宁,你还是快点给雨澄道歉吧。”

    座位的另一边,一个长相颇为俊秀的男生也跟着出声附和。

    只不过,虽然他在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和气,但是他的神情中总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得意和自负。

    “……”

    江一宁懒得搭理他,只是不经意地蹙了蹙眉头,眼神快速地扫过了一眼在场众人。

    他记起这些人是谁了。

    两个女生分别是夏雨澄和朱秋雨。

    至于另外两个同行的男生,则是胡正威和赵世明。

    大家是高中三年的同学,而且大学都考入了京城影大,所以这次才一起赴京。

    想到这,江一宁忙摸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一看,显示着——

    【2011年8月30日】

    他确信了。

    这一天,正是自己去京影报道的前夕。

    现在的他也不再是那个受人尊敬的“江导”,而是一个青涩的十八岁大学生!

    “靠……怎么会?”

    在明白自己眼前的处境后,江一宁有些焦灼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么狗血的情节?

    自己一没家破人亡,二没被戴绿帽。

    三没丈母娘逼喝洗脚水。

    四没女儿住狗窝。

    父母尚且健在。

    家中无妹有房。

    平日里没什么仇人,现实中也不会有超能力者,外星人,未来人,替身使者来找麻烦。

    就是这么平平无奇的一个人生。

    你说它怎么就穿越了呢?

    “……哎,一宁你在那嘀咕啥呢,还是快点给人道歉吧!”

    就在江一宁沉思时,突然有一个胳膊肘在桌位下用力地戳了戳他的腰。

    “?”

    他回过头一看,发现这个带眼镜的男生,正是同学聚会上给自己敬酒的“老胡”——胡正威。

    十年过去,那副标志性的眼镜可一直没变。

    只见这胡正威这会儿正小心翼翼地努努嘴,提醒自己注意夏雨澄的情绪。

    “噢噢。”

    江一宁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夏雨澄。

    只见她这会儿正抱着双臂盯着窗外,精致的瓜子脸上,满是羞怒之色。

    见到这一幕,江一宁不免觉得有点好笑,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对夏雨澄道了歉。

    “对不起,我刚才睡迷糊了,脑子打铁才说了那话。”

    “哼!”

    夏雨澄气恼地哼了哼声,眉头稍稍挑了几下,但眼睛并没有跟江一宁对上视线。

    察觉到了她的不满,但江一宁也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就不再多与其计较。

    自己前世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会和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一番见识?

    不过,他还是蛮感慨的。

    这个时候的夏雨澄,言行中还带着很明显的少女娇气。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之间,都像个被宠坏的小公主一样。

    高傲,幼稚。

    但又充满了自信,朝气蓬勃。

    现在的她才十八岁,自然没有经历四年后的那场悲剧。

    其实江一宁前世作为一个圈内人,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她自杀的内幕。

    据说,她是因为拒绝参加大佬酒局,违背了公司高层的意志,得罪了大老板。

    然后因为资源争夺问题,被同公司的一些小花排挤和抹黑,被下套造出了一些谣言。

    这些消息又被那些捕风捉影的媒体放大,铺天盖地的负面使得夏雨澄的声誉一落千丈,以至于被公司打压雪藏。

    加上圈内传闻,她本人似乎一直都有些抑郁倾向。

    综合这几大因素下来,导致了她精神崩溃,走向了悲惨的结局。

    不过,就从现在来看。

    江一宁是很难将“抑郁症”这么严肃的词,和夏雨澄挂钩的。

    现在的她,充满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和活力,美丽又骄傲。

    但也正因如此,她最后选择的结局才更显凄凉。

    不过无论如何,江一宁都是不希望看到夏雨澄再走上前世的悲剧的。

    于是他心里心思一上来,又重新想了想对策。

    “哎,别生气了。”

    一眯眼挤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江一宁扫了眼桌位上的零食,顺手就抄起一包递给了夏雨澄,微笑道:“来,磕一包瓜子下下火。”

    “哎!”

    一旁,赵世明惊奇地瞪大了眼,一句:靠,那是老子的瓜子!

    硬生生地卡在了嘴边没好意思说出口。

    “不稀罕!瓜子吃多了上火!”

    夏雨澄不悦地皱皱眉看向了一边,脑后那活泼的小马尾也跟着傲娇地甩了一甩。

    见状,江一宁倒也不恼火,只是“呵呵”地笑了笑说道:“哦,你不磕是吧?”

    “是啊!”

    “哦……”

    闻言,江一宁毫不在意地挑挑眉,手上直接抓起一把瓜子,自顾自地嗑了起来。

    “行,那我磕好了给你。”

    “???问题不是这个!!”

    “来来来,我磕好了,来喂给你吃。”

    “我不要!呸!离我远点!”

    夏雨澄惊惧地瞪大一双美眸,连连摆手拒绝江一宁的“好意”。

    但是江一宁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用纸巾包好了瓜子就塞到她面前,似乎真要强行喂给她。

    一旁,赵世明和胡正威已然是看得目瞪口呆。

    心想这江一宁什么时候变得脸皮这么厚了?跟个老流氓一样。

    朱秋雨倒是很淡定地抓了一把瓜子,自己乐呵呵地嗑了起来看戏。

    “……哎,说了我不要呀!”

    一番推拉无果后,夏雨澄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简直快被折腾哭了。

    那双如水般的眸子中,噙满了一层若隐若现的水雾,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哦?”

    见状,江一宁方才有所收敛,转身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你现在吃不吃?”

    “我吃……但是我自己磕!我自己磕还不行嘛!”

    说这话时,夏雨澄委屈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嘟着小嘴,眸子里有着晶莹的泪珠在滴溜溜地打转。

    不过,也得亏江一宁这么闹了一番,原本还气呼呼像个炸药包一样的夏雨澄,在转眼间就被迫消了气。

    之后的一路上,众人有说有笑地谈论起了中学往事,以及对大学生活的向往和好奇。

    ……

    ……

    【京城】

    伴随着列车的缓缓停下,江一宁一行人终于是踏上了京城的土地。

    随后,众人寻着指示牌,拖着“咣啷啷”作响的行李箱一路来到了出租车区,准备打车前往学校。

    “哎,车要来了,我们几个怎么分车?”

    站在上车口的位置,夏雨澄在张望中突然问道。

    他们一行共有五人,但是一辆车最多只能坐四个,单出一个人似乎不好。

    “嗯?”

    对此,江一宁倒是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好办,你们两个女生肯定要分一起。”

    说着说着,他便示意两人上车,然后自己则去帮忙拖一下行李。

    “哦,这样也好。”

    见状,一旁的赵世明虽然有点遗憾自己没能和夏雨澄坐到一车。

    但是对于这样三男两女的组合,他倒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

    只要没有别的男生和夏雨澄挤一车就行。

    然而——

    “嘭”地一声,江一宁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就将自己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装好。

    随后,他在赵世明惊诧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就上了这车,坐在了夏雨澄身旁。

    “OK,那我这边和两个女生挤一挤,世明你就和小胡一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