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当殓尸人的那些年 > 第四章 诡事
    “这是一位寒门书生,属于丁级尸体。”徐老咳嗽了几声。

    “丁级?”李青疑惑。

    “甲乙丙丁,你只要知道丁级是你能处理的尸体就行,其他你不用了解那么多。”

    徐老是懒得多解释了,在他看来,眼前这少年最多也就接触一下丁级尸体,至于之上的则和他无关了。

    甚至,这小子也没多少时间可活了,说多了也是浪费口舌。

    李青目光看向了那具尸体。

    二十来岁,身穿紫衣,面色青紫,舌头外吐,脖子上还有一道紫色的勒痕,下半身隐隐有些湿漉漉。

    “这是上吊?”李青一脸迟疑。

    前世他看过这方面的知识,觉得这很像是上吊的死相。

    “没错,他是死于自缢。”徐老惊讶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少年。

    他很是意外,一个看起来就是贫民区出来的少年,竟然知道这么多?

    徐老拿出了一个圆形的红色扁平小盒子。

    “这是妆粉。”

    “你用它把这尸体的勒痕遮一遮,其他不用你做。”

    他声音忽然冷了下来,“要是连这都做不好,那就证明你没有天赋。”

    李青接过这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白色的粉,应该是米粉或者白铅粉,涂在皮肤上能使得皮肤变白。

    “切记,尸体上的阴气很可能会冲撞到你身上的气血,事不可为就放弃。”

    说完,他转身朝着房门走去,咯吱一声打开门就走了出来,然后紧紧地关住了房门,徒留愣住了的李青。

    “这是什么意思,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干?”

    徐老刚关门出去,立马就看到了门外围着的一群十几个大汉。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皱眉。

    这一群入殓师学徒,怎么闲着没事干,一起扎堆到这里。

    虎背熊腰,名叫马原的三十岁汉子笑道,“徐老,我们这不是做了一个赌局嘛,想看看那小子能不能通过测试。”

    “是啊,是啊,我赌那小孩会一次都通不过,直接被吓出来,嘿嘿……”旁边的精瘦汉子陈甲附和。

    这一群十几个汉子全都露出了看热闹,准备看笑话的神色,能看到一个后生被吓出来,他们还是很开心的,也算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至于通过测试,这种可能根本没出现在他们的脑子里。

    ……

    随着房门被关闭,光线瞬间消失。

    李青扫视着周围昏暗的环境,下意识打了一个寒战。

    徐老在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等独自一人待在这个地方后,他才发现这里是有多么的阴森。

    白色蜡烛的烛火光芒不时晃动,一道道阴影游移着,还有一具死相难看的尸体躺在这,使得这里充满了阴森感。

    看了看手中的妆粉盒,又看了看尸体,李青咬了咬牙。

    拼了!

    反正都快死了,怕什么!

    随着距离离近,那尸首脸上的苍白之色越发明显,特别是那双眼皮露出了一条缝隙,翻白的眼睛若隐若现。

    “这人那么年轻,为什么要上吊?”

    带着疑惑,李青打开妆粉盒,右手沾了一些白粉向着那勒痕明显的脖子抹去。

    触手冰冷,一股阴寒气息从接触的皮肤上渗来。

    李青刚要硬着头皮涂抹白粉,突然间就注意到了什么。

    这尸体的眼皮似乎动了动?

    仿佛是那隐藏在眼皮下的眼眸,突然间转了转,看向了他的位置。

    还不等他吓得缩回手,一股奇怪的感觉传来。

    他心中出现了两种感觉。

    一种是直接吸收什么,一种是更深入的了解什么。

    下意识的李青选择了第二种,还没等他后悔,眼前就是一黑。

    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似乎是附身到了某个人身上。

    ……

    沈斌是住在绿溪镇、贫民区的一名书生。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今晚他本应照旧挑灯夜读,为将来的科举做准备。

    烛火摇曳着,坐在窗前翻书的沈斌突然产生了疑惑,不知为何脖子有些疼,就像有什么一下下地敲打着他的脖子。

    开始他没有在意,只以为是垂头看书看久了,导致脖子有些不舒服。

    只是……

    一天如此,两天如此,三天如此,每到夜晚读书的时候,沈斌脖子都会一下下的疼。

    他意识到了不对。

    生病?风水不对?中邪?

    他先是去看了大夫,在得知没病之后,就买了一面巴掌大的八卦镜,准备挂在家中避避邪。

    在他再一次夜读之时,一直附身在沈斌身上的李青突然愣了愣,他发现自己能控制沈斌的身体了。

    夜晚黑暗一片,微风吹拂,淅淅的虫鸣声不时响起。

    仅有一根蜡烛照明的土屋内,李青皱了皱眉,扫视着这个破旧的房间。

    刚坐下到沈斌夜读的椅子上,他脸色突然变了变,脖子竟然一阵阵的疼痛。

    “那个八卦镜没用吗?”

    李青看向了书桌前方,近在咫尺的窗户上挂着的八卦铜镜。

    突然,他察觉到了异样,八卦铜镜上似乎映照出了什么。

    拿下八卦镜,李青定睛朝着铜镜上望去。

    隐隐约约之间,一双穿着绣花鞋的双脚,出现在了他的脖子后方。

    它正一晃一晃的,不时点触到他的脖子。

    随着点触,一阵阵刺痛不时传来。

    李青脸色一僵,镜面缓缓往上照去。

    惨白色的衣裳,青紫肿胀的纤细身材,被黑色长发遮住的脸。

    黑发缝隙中,一双泛白双眸隐隐透露了出来,正死死地盯着他。

    一根绳子从房梁上滚落,它看起来陈旧无比,似乎存在了很久,并且隐隐还透着股腐烂的味道。

    “呃……”

    李青脖子一紧,身躯悬空,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半晌后……

    房梁下,一具穿着紫衣的尸体静静悬挂着,风儿吹来,它微微晃了晃。

    ……

    “呼呼……”

    李青喘着粗气回过了神。

    一道提示声响起。

    【你摸取了尸体,获得十年寒窗学识。】

    刹那间,脑海里一连串的知识浮现,全是沈斌寒窗十年学习到的东西。

    原本只认识一些字的李青,一瞬间就明白了几乎所有字和一些诗词歌赋。

    还没等他从惊变中回神,又是一个变化出现,一股吸力从他手上散发,阴寒的气息不断从尸体上被吸来。

    刷的一下,一双死寂干枯的眼睛挣了开,并死死地盯着他。

    尸体开始了抖动,想要进行挣扎。

    可惜,被徐老评为丁级的它,灵异力量根本达不到杀死人的地步。

    【阴点: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