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贫道开局就是天师 > 第二章,半山道观遇古怪
    “真的假的,什么情况?”

    李鸿看着玉牌上闪过的字迹,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

    而此时,李鸿手上还有一股暖意,想将这玉牌放下来研究研究,但这玉牌在离开他身体的那一刻,一个呲溜就飞回到了李鸿的怀中。

    这一次李鸿不像之前那么大惊小怪了,试了几次,发现每一次放下这玩意,他都会自己回到李鸿身上。

    似乎是和自己绑定在一起了。

    李鸿将其放到茅房...旁边的院落里,回到了放置杂物的房间后,又回到了李鸿的怀中。

    “母亲的遗物...究竟是个啥?”

    对于从小能见鬼怪的李鸿来说,接受这个东西的诡异也不是很困难。

    最重要的是,这是妈妈留下的遗物。

    妈妈留下的东西,是不会害自己的。

    ...

    李鸿躺在刚刚弄干净的炕上,上下端详琢磨这玉牌。

    通体晶莹剔透,入手有一种冰凉透心的感觉,不过却不会感觉不舒服,反而有一种宁心静气的感觉。

    秉承着遇事儿不决问百度的品质,李鸿想要去百度询问答案,像是‘玲珑玉牌’之类的字样也就会出现在小说里,有用的信息一点也得不到,也就知道历代的‘天师’,一般是由道门之中的有道者尊称。

    东汉时称传道者为天师,张道陵创立正式道教称为天师,其后代子孙世袭“张天师”称号,也是为天师。道教历史上功绩卓著的名真高道,道教徒尊为“宗师”或“大师”。

    笼统来称,正经天师是张道陵、葛玄、萨守坚、许旌阳等,这些得道有为的大师。

    一般而言,除了张道陵的子孙,一般一代只有一位‘高道’也就是‘天师’。

    顿时,李鸿对于自己这‘天师’之名是有些受宠若惊啊。

    李鸿试着能不能让这神奇玉牌给点回馈。

    “你好。”

    “你有啥功能不。”

    “功能启动。”

    “小玉小玉。”

    “动起来。”

    “系统兄...”

    “靠,怎么用啊。”

    无论李鸿怎么发问,这玉牌依然是岿然不动的样子,上面也没再有字迹浮现。

    李鸿看着这玉牌,疯狂的想吐槽,他想使用,但奈何对方不给反应,想试试是不是哪里有按钮,也是无功而返,摸索了一番后,李鸿突然想起了刚刚玉牌子上的话。

    莫非是要用同样的腔调说话?毕竟这玉牌貌似是来自古代的,是张道陵所铸。

    李鸿清了清喉咙。

    “今贫道俗名李鸿,道号明澈,得此玉牌,可解,如何为'天师’”

    没想到玉牌还真给反应了,发出微微嗡鸣,湛蓝色发光的隶书小字浮现在了玉牌上。

    “物死而生魂灵,魂灵亡故,理应是轮回超脱,然,有魂灵得执,不得解脱。又有因执失灵智而生厉者,可化煞气,怠祸人间。”

    “又,有灵物生智,而成精怪,而成妖戾,此非凡人可解。”

    “故而,张道陵所铸敕令,代代传承,完善敕令,携代代‘天师’灵慧法决,择一人间代言,肃世间清正。”

    果然,密码正确!

    ...

    此时,道观外却是传来一阵阵的声音。

    而李鸿下意识的觉得这大晚上的破落道观难道有香客吗?正准备做个生意之时,出门却听见了眼前三人的形象。

    一儒雅僧人,双手合十,拈花微笑,腹部中空。

    一个穿着开裆裤,但老气横秋正在抽烟的男婴。

    还有一个没有了半张脸的青年。

    我...草...

    ....

    “今日你家供奉的‘海底捞’火锅,味道还真是正啊,不过我还是喜欢番茄味的...那肥牛滋味,当真是善哉善哉。”

    “和尚,你还真是爱吃肉诶,我以前一直觉得和尚都是不吃肉的。”

    “在下是武僧,不吃肉食,怎么练武?不练武,如何对敌?肉乃是肌肉本源。”

    “问题是你死了还这么能吃啊...”

    “阿弥陀佛,承让承让。”

    “小东西,你这抽烟也特么的厉害,我家的贡品都被你俩给干了。”

    “阿弥陀佛,这里就你逢年过节的有贡品朝奉,这些小小的供奉,匀咱们兄弟俩一些,又有何不可呢?”

    “问题是小东西他抽烟抽的太猛了,给我留点大前门好吧,华子都给你了。”

    “嗨,小气鬼,大前门给你给你。”小婴儿将大门前丢给了只有半张脸的青年鬼,华子都在他手上了。

    “我是小气鬼,你一个小烟鬼,和尚是饿死鬼,特么的...”

    青年鬼一脸抱怨,和尚鬼吃着鸡腿,婴儿鬼抽着华子,场面看起来相当的诡异。

    三鬼大摇大摆的走入了道观之中,刚一进道观,就看到了有人在这里。

    “卧槽,有人!”

    半脸鬼直接把手里的大前门给吓掉在了地上,表情有些许懵逼。

    “这破道观还有人?不是吧。”婴儿鬼看着眼前这年轻道人,下巴掉到了地上。

    是字面意思的掉到了地上,然后小鬼婴弯腰捡起来又扣了回去。

    这一幕李鸿是看在眼里,表情僵硬,此时此刻,李鸿也只能是假装看不见他们仨,面容僵硬的转过身去,似乎是在收拾东西。

    鬼怪这种东西,你假装看不见的话,一般是不会缠上你的。

    此时,那和尚突然说道。

    “阿弥陀佛,贫僧还以为他能窥见我等呢。”

    吓得李鸿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啧啧,这破地方都有活人来住,真是涨姿势了。”鬼青年看着周围收拾好的家具啧啧道。

    “咱们可不能让这风水宝地被抢了去啊,不如今晚咱们合力在他耳边吹吹阴风,吓唬吓唬他,这风水宝地我可舍不得让别人给抢咯。”婴儿鬼看着李鸿虎视眈眈的样子。

    还风水宝地呢,风水宝地能吸引到三只鬼来住...

    这哪里是风水宝地呢,这分明就是凶地啊!

    道观被鬼占了,这地方干脆叫兰若寺得了...

    “容我来试试他的成色如何。”这婴儿鬼丢掉手中的华子,直接就飘来了李鸿身旁,本想吹吹风,伸手触摸,却突然被一阵金光弹开。

    金光照耀,如光如瀑。

    “卧槽...”婴儿鬼看着自己阴气有些逸散的右手,惊呆道:“这货的童子身有些年头啊。”

    这婴儿鬼震惊道。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年纪那么大还是处男的吧?”

    这青年鬼也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人震惊东西一样,只有半边脸的瞳孔放大,震撼至极:“莫非...他是南桐?”

    李鸿也有些震惊,自己还有阳气旺的特点?

    以前怎么没有?

    莫非是这天师玉牌激发的?

    鬼主要由阴气和三魂七魄构成,肉体不可碰,但阳气浓度达到一定比例的情况,还是能触碰到对方的。

    既然知道自己阳气浓,能触鬼物,李鸿也是二话不说,往前一踹,就踹倒了这婴儿。

    “卧槽,你打婴儿?”

    “我没见过抽华子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