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 > 第1章
    宿艺懒洋洋的躺在大沙发上,一双大长腿往桌上一架,兴致缺缺的看着微博评论。

    “贱人,天天算计我家甄宝宝,你会遭报应的!!”

    “祝你以后天天被三,家庭破裂,孤独终老。[/微笑]”

    “心机婊滚出娱乐圈!!!!!”

    ……

    她两小时前发的一条微博现在评论已经六千多了,不少评论都在恶言相向。

    助理安璇从她身后经过,把刚榨好的西瓜汁往她跟前一放:“艺姐,你怎么又在看评论啊?”

    宿艺眼都不抬:“粉丝的评论怎么能不看呢?”

    “……”安璇看她一脸悠哉样,有些佩服,“我怕你看了心情不好……”

    宿艺:“她们是骂角色,又不是骂我。”

    这六千多条评论里骂的并非宿艺本人,而是最近正在热播的后宫争斗戏里的俞妃,她饰演的恶毒女配。

    安璇一听就来气:“是啊,明明只是电视剧里的一个角色,怎么能追到你微博来骂呢?不懂什么叫演戏啊?”

    宿艺看了一眼这个她这个上任期还未到三个月的新助理,淡淡道:“别太较真,把这些评论当夸奖看就好。”

    安璇:“夸奖?”

    宿艺:“是啊,他们这么讨厌我,不是正说明我演得好吗。”

    安璇:“……”嗯?好像是这个理。

    宿艺一笑,没再说话,拿起西瓜汁抿了一口。

    宿艺这人,在娱乐圈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说她不红吧,知名度和认知度可都比那些一线小花旦高;说她红吧,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毕竟她从未饰演过女一号。

    她出道的第一部剧,是一部大IP,从导演到演员无一不是娱乐圈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除了女二号宿艺。

    她在里面饰演一个前面白莲花,后面毒死你我他的女配角,从她黑化的那一集开始,她的微博就完全被黑粉攻陷了,一陷就是好几年。那部剧播完后,她一炮而黑,几乎承包了那部电视剧的所有话题流量……

    那时她还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小新人,照理说是没法参与这么大制作一部电视剧的,但是剧组的导演李敏,力排众议定下了她。

    当时李敏一看见她,就冲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告诉她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宿艺一脸蒙圈,问:“为什么?”

    李敏朝她温柔一笑:“你这张脸,看着就让人觉得又坏又毒。”

    宿艺:“……”

    宿艺长得不丑,甚至可以说非常好看——睫毛长密,眼型椭圆,眼角微微上翘,隐隐有些桃花眼的感觉,鼻子小巧又高挺,嘴唇不大,却很饱满……完美的五官揉在一起,想丑也难,她这个长相,就是传说中“带有攻击性的漂亮”。

    而且她的优势不只在脸,还有她姣好的身材。

    宿艺裸身高足足有一米七六,也就比如今国内那位最火的超模矮上两三厘米,她身材比例很完美,腿长腰细脖子长,最重要一点,她胸还大。

    平胸超模人设?不存在的。

    不过她自己也不是很满意就是了,如果胸小点,她的路还能再宽些,现在的设计师都喜欢平胸的模特,有个衣架子的样。

    想到这,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波涛汹涌,叹气道:“你知道你阻挡了妈妈的事业吗?”

    安璇一惊,结巴道:“艺姐……你……你怀孕了???”

    宿艺:“没,我在对我的胸说话。”

    安璇:“……”

    安璇轻咳了声,把平板打开,调出行程表:“艺姐,明晚有一个慈善晚会。”

    宿艺已经放下手机,此时正在摆弄她的指甲:“知道了,明天下午安排一个美甲师来,我想换个款式。”

    第二天,安璇和经纪人吴雪两人带着化妆师和礼服匆匆赶到宿艺家。

    宿艺还是躺在沙发上,脸上敷着一片面膜,美甲师带着戴口罩坐在她旁边认真的修着指甲。

    吴雪把她脸上的面膜一掀:“坐起来化妆!”

    宿艺半眯开眼,艰难的坐起身:“你怎么过来了。”

    “拿剧本来给你看。”宿艺刚出道的时候吴雪就带着她了,一带就是五年多,两人关系早就超越了工作伙伴,俨然成了闺蜜,吴雪往她身边一坐,丢了两本剧本给她,“看看,想演哪本?”

    宿艺随意扫了一眼,两部都是大导演啊……

    “不能两部一起接吗?”

    “不能。拍摄时间凑在一起了。”

    宿艺笑眯眯的:“没关系,我不怕辛苦。”

    吴雪冷笑:“你不怕辛苦,别个大导演可不答应让你串戏。而且这两部电视剧,不光是拍摄时间凑在一起了……宣传期甚至上映时间都差不多一致,跟哥俩似的……”

    宿艺:“……那我先看看剧本吧,决定了告诉你。”

    “成,早点决定,试镜时间就在下礼拜。”宿艺的指甲做好,上面是一朵朵绚丽的玫瑰,与它的主人一样娇艳,吴雪把她从沙发上拉起,催促着周围的工作人员给她上妆换衣服,“今晚这慈善晚会比较厉害,不止很多圈内人会来,听说……那些有大背景的人也会来,你悠着点,别出什么乱子。”

    宿艺乐了:“小雪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慈善晚会,我能出什么乱子?”

    吴雪:“呵呵,上回你去参加的那个晚宴不是还上了头条吗,「著名女星宿艺红毯走光,春光大泄」?”

    宿艺纠正她:“我没走光,那王八蛋记者乱写的,还给我露出一个角的安全裤打了个马赛克,哇……你说他这招阴不阴?”

    吴雪:“你不怼那记者,他能乱写你吗?”

    宿艺嗤笑道:“他居然问我脸是不是整的,胸是不是隆的,讲道理,他说我整容可以,但是他不能攻击我隆胸,是我自己想长这么大的吗?那得亏是在镜头前,要在私底下,看我不揍他丫的。”

    吴雪:“……”

    化妆师一脸“我已经习惯了”,安静如鸡,脸色不变的帮宿艺化着妆:“小曦,咱今天用什么唇色?”

    宿艺一想:“大红色吧,俞妃最近的戏份都是这个唇色,搭个景儿。”

    吴雪从盒子里拿出公司赞助的礼服:“先换衣服再化,不然一会沾衣服上了你可赔不起,公司说这次的慈善晚会是大场面,专门借了这一条,贵着呢。”

    吴雪手中的礼服是一件镂空袖款式的长裙,颜色红艳,裙摆带一些皱褶设计。

    换上礼裙,吴雪啧啧道:“你果然比较适合大红色。”

    宿艺生得白,白皮肤上盖着大红色的轻纱,怎么看怎么诱人。因为上次的走光事件,公司这回给的礼服布料倒是多了不少,袖子虽然是镂空,但也是长袖设计。

    但偏偏就是布料太多,把宿艺牢牢包着,她那勾人的身段被勒得曲线分明,胸前那一大看点此时更显眼了。

    宿艺也发现了,她凉凉道:“公司怕质疑我隆胸的人还不够多?”

    现在礼服也是没办法换了,吴雪只能安慰她:“没事,我知道你那是土生土长的就行,别人嚼的舌根咱不放在心上,啊。”

    宿艺:“……”

    到了晚会现场,宿艺下了车,在红毯处站着给记者们拍照。

    红毯是最能看清楚一个明星红不红的地方,记者的镜头对着谁,谁的名气就高。一排长长的地毯上站着不少明星,大家都摆着姿势,想让记者多拍几张。

    宿艺不太在意这些,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慈善晚宴而已,能有多少话题?她站着数了十秒,就准备离开。

    “宿艺!等等,再拍几张……”

    “宿艺看这边!”

    “宿艺……”

    旁边的记者又叫了几声,宿艺没法,只能再回过头笑着面对镜头。

    “宿艺你这个大贱人!——”

    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在记者群中响起,嗓门嘹亮,几乎整个红毯上的人都能听得清楚。这一叫,不止是宿艺本人,连周边的记者和明星都诧异的看向声源处。

    声音再度响起:“你居然陷害甄宓!她可是跟你一同入宫的好姐妹啊!贱人!!!”

    宿艺还未反应过来,一个鸡蛋在空中划过一条弧度,径直朝她飞了过来。

    不是吧?要被砸鸡蛋了??

    这是宿艺的第一反应。

    这群脑残到底是打哪来的?

    看个电视剧而已啊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这是宿艺的第二反应。

    就算被砸鸡蛋,也不能溅进眼睛,怪恶心的……

    这是宿艺的第三反应。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她认命的闭上了眼——

    一秒、两秒、三秒……

    宿艺闭眼闭了大半天,却没有迎来想象中那个粘稠的触感。

    她眯开眼,发现周围光线变暗了许多。

    一个身材高大的背影挡在她面前,眼前的人很高,宿艺仔细算了算,她今天穿了六厘米的高跟,那她现在得有一米八多,但眼前的男人还是比她高一些,背影壮实,看起来不胖,那套西装里面估计都是肌肉……

    宿艺脑中划过一条条不合时宜的想法。

    直到男人转过身来。

    浓眉,眼神锐利,鼻子高挺,嘴唇薄稀,皮肤是古铜色。

    他眉头微蹙,手里还残留着一点蛋清。

    男人把她的视线遮了个严实,她无意识做了两次吞咽动作,然后小心翼翼的侧过身,看到那个丢鸡蛋的人已经被保安连拖带拽拉走了。

    她在心里给那位脑残道了声谢。

    然后抬起头,挂上她在镜子前练习过好多次的笑容,嘴角微勾,眼眸一弯,柔声道:“谢谢。”

    男人淡淡的点了下头,未作停留,迈开脚步就想走。

    宿艺忙无视后面记者的叫喊,踩着高跟跟上他。

    “我叫宿艺。”

    “你动作怎么这么快,连鸡蛋都能拦下来?”

    “你叫什么?”

    宿艺声音不大,但她保证音量绝对是在男人能听得到的范围内的,可是对方脸上毫无波动,一个字都没给她。

    她也不气,直接伸过手,拉住男人的衣袖。

    她当然是拉不动这么大个子的,但男人的脚步还是停下来了。

    宿艺听见男人几不可闻的叹了声气。

    他声音低沉:“褚鹰。”

    说完后,他轻松的把衣袖从宿艺的小手中解救出来,大步离开了。

    宿艺没再追,此刻她那张小脸上挂满了笑容,刚刚追着褚鹰走,她的脚后跟都快被鞋磨破皮了。

    她放慢动作,心满意足的朝自己的座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