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 > 第43章
    吃完药,两人回了酒店。

    宿艺晕乎乎地躺在床上,抱着褚鹰一边手臂,无意识蹭着,很快就睡熟过去。

    褚鹰任她抱着,另一边手正在划着面前的平板屏幕,上面是一个刚传送过来的企划文档。

    刚看了前两行,平板就发出一阵欢快的提示音,屏幕上方跳出来一行字。

    [褚夫人:视频通话]

    身边的人像是感知到什么,脸蛋在手臂上来回蹭了两下,却没有要醒的迹象。

    褚鹰划出聊天页面,点了拒绝。

    褚夫人:“你在哪呢?接视频呀。”

    褚鹰想了半天,都没想清楚褚母怎么会在他的微信好友里,在遇见宿艺之前,他基本只用公司内的聊天软件和手机短信。

    褚鹰:“在上海,不方便。”

    褚夫人:“有什么不方便的,在开会还是开车?”

    褚鹰:“没。”

    对面很快又弹了个视频请求,褚鹰再次秒挂。

    褚夫人发了个表情过来,表情里的女人微微撅嘴,哭得梨花带雨,像是某部电视剧里截出来的片段。

    而这位哭着的女人,现在正睡在他旁边。

    他长按两秒,还没来得及保存,图片嗖的一下没了。

    [对方撤回了一条信息]

    褚鹰:“?”

    褚夫人:“那是我随便下载的表情包。”

    被母亲这极力撇清的态度逗笑了,褚鹰敲键盘,发了个恩过去。

    褚夫人:“你什么时候回家?”

    褚鹰:“有什么事,你现在说就行。”

    褚夫人:“过两天杨老生日,你爸让你跟我们一起去贺个寿。”

    褚鹰:“我没时间。”

    褚夫人:“我们两家人关系一直都不错,这是他八十大寿,你怎么也要来一趟吧。”

    褚鹰:“我要在上海待几天才回去。”

    褚夫人:“工作先让下边的人照看着,你就回来半天都这么为难?”

    褚鹰:“不是工作。”

    褚鹰:“你未来儿媳妇病了。”

    褚母这回忍不住了,不弹视频,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不过很快就被褚鹰摁掉,并全部调成了静音。

    也不知怎么的,发完这句话,反倒自己心情愉悦不少。

    半晌,他忽然想到什么,起身到阳台,给助理打了个电话,回来时身上带了股凉意,他坐在旁边看了会文件,然后把平板随意放到床头柜前,动作轻缓地进了被窝。

    手很快又被身边人牵了过去。

    他伸手,碰了碰她的脸蛋。

    已经没之前那么烫了。

    他腾出另一边手,按掉了床头的灯。

    ……

    半夜,宿艺被渴醒了。

    她眨眨眼,脑中的记忆有些混乱,半天才细细碎碎地拼凑起来。

    怀里的手臂被她抱了大半夜,已经暖的不行。

    她磨蹭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坐起来。

    床头边就有一杯水,她伸手想拿,还没碰到被子,就觉得腰上一热。

    男人揽着她的腰,声音低沉,还带着微不可见的沙哑。

    “要干什么。”

    “吵醒你了?”宿艺声音很小,“我想喝水。”

    腰间的手力道未减,褚鹰起身,看了眼床头的水杯:“那水凉了,躺着,我去煮。”

    宿艺乖乖地坐回床上。

    褚鹰只穿了一条短裤,腿很长,肌肉线条随着他的步子隐隐约约的显现出来,看得宿艺挪不开眼。

    剧组定的酒店不算高档,给她开的也是普通的标间,房间里只有一个看上去不够高端的铁质煮水壶。

    把煮水壶连上电后,褚鹰走回来,一边手按在她后脑勺,另一边手覆在她额上。

    宿艺感受着大手的温度,道:“用额头会比用手准确。”

    “胡说。”

    褚鹰说完,还是俯下身,把额头贴在了她额上。

    好像还是烧。

    宿艺笑盈盈地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唇。

    刚亲完后她就后悔了。

    她捂着嘴:“完了完了,会不会传染?我给忘记了。”

    褚鹰忍着笑:“我免疫力没那么差。”

    水开了,他走过去掀开壶盖看了眼,然后转身进浴室,把壶里的水全给倒了。

    “怎么倒了?”宿艺忍不住走下床,靠在浴室门旁边,道,“你这是浪费水资源。”

    “酒店的煮水壶很脏,”褚鹰看着从热水壶里出来的有色液体,眉头蹙的很紧,不到两秒就做出了决定,“喝矿泉水吧。”

    酒店配了几瓶矿泉水,放在冰箱里,但冰箱没通电,所以在里面的水是常温的。

    宿艺喝了大半杯。

    剩下半杯被褚鹰喝了。

    折腾下来,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五点半了。

    宿艺没了困意,睁眼躺了半天,还是睡不着。

    她滚到男人怀里。

    “我睡不着了。”

    褚鹰没睁眼,手顺着放到她脑后,揉了两下:“那要做什么。”

    宿艺本来没什么想法,听到这句话反而起了兴致,转过头,眼底一闪一闪、直勾勾地看着他。

    褚鹰见没了动静,睁开眼,刚好对上她的眼神。

    她的想法不言而喻。

    褚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手覆上她的脸,把人压回自己的肩上:“想都别想。”

    “为什么?”宿艺不服,在他肩头咬了一口,“我难道不够性感吗?”

    见他没反应,她又气又想笑。

    然后在他身上来了一系列撩拨动作,蹭得她自己的衣服都掉了大半。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

    褚鹰觉得挺要命的。

    他不动,任她蹭着:“宿艺。”

    “干嘛?”

    “你尽管招我。”

    “?”

    “等你病好了,我们再算总账。”

    **

    两人就这么从五点半磨到了七点。

    褚鹰最后还是起身,去洗了个冷水澡。

    宿艺像是获得了什么了不得的胜利,脸上笑容洋溢,一点都不像是个还发着低烧的人。

    她窝在床上,在用褚鹰的平板看一个搞笑综艺。

    正看得起劲,枕边的手机响了两声。

    她边笑边拿起来看。

    吴雪:“你起床了跟我说声,我先回北京了,现在在机场。”

    宿艺娘娘:“???”

    吴雪:“烧退了?”

    宿艺娘娘:“还没,你怎么回去也不跟我说一声,这么急,出事了?”

    吴雪:“一些小事,明天就飞回上海了,褚溪现在一个人住在房间里,你看着点,别让她乱跑。”

    安璇最后没选择继续住下来,应该是去找她男朋友了。

    宿艺娘娘:“知道了,那你好好处理,有什么问题就找我。”

    吴雪:“嗯,你别吃辛辣的,也别吹风,空调度数记得调到25以上,最好是门都别出了,酒店有送餐服务的。”

    宿艺回了好几个“是”、“好”、“知道了”,才终于结束了这段对话。

    刚锁屏,褚鹰就出来了,带着一身水汽,头发湿湿的,腰间松松垮垮系了条毛巾,浴袍都没穿。

    宿艺没心思看综艺了,磕磕巴巴道:“你、你这是报复吗?”

    褚鹰轻轻笑了声,大手一捞,把遗落在沙发扶手上的衣服拿起来,转身又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我出去买早餐,想吃什么。”

    宿艺抬头:“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褚鹰一口拒绝,“外面风很大。”

    似乎没有能商量的余地,宿艺想了想:“那就买碗粥吧,就在酒店楼下,两步就到。”

    褚鹰出去后,她把被子又往上拉了点,继续埋头看综艺。

    看得正开心,微博弹出了一个推送。

    【#吴珂#深夜与神秘女性酒店共度良宵,该女性疑似新人女演员#徐倩岚#?】

    宿艺眉梢一挑,马上关掉了综艺,点进了推送。

    “近日,有媒体拍到吴珂与一名神秘女子进了酒店房间,次日凌晨六点,该女子才从房间出来,并发型凌乱、脸带笑容,经过观察,网友们发现该女子疑似目前与吴珂同一剧组的女演员徐倩岚!据传闻,吴珂早已经隐婚多年,现在是婚内出轨的节奏?!”

    下面还配了好几张动图。

    拍摄的角度非常刁钻,看样子摄像头是被安置在地上的。

    摄像头画质不算好,但还是把徐倩岚的脸拍得非常清晰,从进来到出去,简直没得辩。

    微博推送有延迟,这条微博居然在昨天半夜就发出来了。

    这种大喜事,吴雪是不知道还是忘了告诉她了?

    她往下划,看了看热评。

    “夜光手表好看吗?”

    “人设卖多了是会遭反噬的,心疼他的粉丝。”

    “楼上你谁?需要你来心疼我们?我们好得很,老珂未发声之前我们不听信、不谣传!”

    “垃圾媒体,我就问你们,这动图里只有徐倩岚,吴珂在哪里?”

    这些评论明显已经被水军侵蚀过了,褒贬对半。

    翻到下面,一条热评引起了宿艺的注意。

    “吴珂最近是跟徐倩岚在一个剧组没错,但你们到底是怎么把这人看成徐倩岚的?我怎么觉得更像宿艺啊。”

    这条热评在中间位置,因为前面都被吴珂的水军和正义路人给占了。

    宿艺快被气笑了。

    她和徐倩岚一白一黑,一高一矮,哪哪都不像,说这不是徐倩岚请的水军她都不信。

    好在这层回复下面的楼中楼,已经有人帮她出了气。

    “层主麻烦你左转眼科。”

    “谁的粉都不是,但你这话连我都听不下去了,宿艺别的我不评价,脸是真没得说,徐倩岚要真有哪天跟宿艺像,那也只能是她去整容了……”

    “宿艺现在的男朋友很牛逼,我建议层主删评保命。”

    褚鹰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她在床上乐不开支的模样。

    “别看了,过来喝粥。”

    宿艺已经快把热评翻到底了,她克制住自己搞事的**,放下手机,笑眯眯地下床,靠在褚鹰身上,等着他把粥盛出来。

    ……

    而另一头。

    吴雪刚下飞机就拦了出租车去医院。

    到了车上她才抽出空重新开机。

    一连串短信和软件提示扑面而来。

    刘玺:“你真的不来看我?”

    刘玺:“[图片]”

    刘玺:“都是被他打的,快疼死我了。”

    她吐了口气,划了一下屏幕,点击清除。

    这几条信息很快就消失在屏幕上,下方的推送被顶了上来。

    【#吴珂#深夜与神秘女性酒店共度良宵,该女性疑似新人女演员#徐倩岚#?】

    【#宿艺#点赞#吴珂#的丑闻报道!究竟是手滑还是变相实锤?点击看小编分析!】

    吴雪刚吐的那口气又回到了她的喉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