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 > 第57章
    说骚话是要付出代价的,宿艺亲身体会,颇有感触。

    次日早,她挣扎着起来,腿间一阵酸疼,男人今天难得的没走,还沉沉睡着。

    她俯身在他唇角轻轻碰了一下,小心起身,洗漱完绕进了厨房。

    倒好咖啡豆,她边注意着分量,边腾出手给吴雪发信息。

    宿艺娘娘:“今天早上别过来了。”

    吴雪:“知道了,我刚好有事。对了,昨儿褚总没生气吧?”

    宿艺娘娘:“没有。”

    吴雪:“那就好,和Pasion的合约估计是吹了。”

    宿艺娘娘:“刚好我也不想续了,你留意一下吧,看最近有没有哪些牌子在招代言人。”

    她昨天跟褚鹰说的其实是虚话,她再怎么样都只是个女二号定位,好代言没有那么好找。

    吴雪:“行,这你就别担心了。我有分寸。”

    交代好后,又是一桩心事落下。

    褚鹰醒来的时候,房里已经充满了食物的香味。

    他大手一捞,果然,身边已经空了。他撑着身子起来,女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见他醒了,咧出一个笑容。

    “再不醒,我就要实施暴力**措施了。”

    褚鹰起身走到她面前,用指尖摸索她的下巴:“不要乱用词。”

    宿艺把脸蛋挪开:“快去刷牙,早餐都要凉了,今天不上班?”

    “日子都过哪儿去了,”褚鹰摸够后,才转身走进盥洗室,“今天休息日。”

    吃早餐的时候,宿艺还忍不住扬着唇。

    “到底在笑什么。”

    她摇头,继续低头吃早餐。

    她不敢说,自己想起男人昨晚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像是只被放置在路边的大型犬,巴巴地盼着她领回家,可爱得要死。

    刚吃完,两人一块窝在沙发上看电影。

    两只手机放在一块,型号是一样的,旁边是一对情侣杯,是宿艺以前去拍戏时,在一家小店铺里买的,店铺里的东西都是老板亲手制作,而那位女老板是个军嫂。

    所以这两个杯子上一个画着小公主,一个画着兵哥哥。

    简直不能再合她的口味。

    外面已经开始下起毛毛雨,这种天气最适合窝在家里。

    北京这几天开始降温了,宿艺套了一件长睡衣,侧躺着,脑袋枕在褚鹰的腿上。

    两人看的是国产老电影《让子弹飞》,时隔多年,仍是经典。

    正看得认真,电话响了,宿艺的。

    她拿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颇为意外:“褚溪打来的。”

    嫌把电话放到耳边太麻烦,她索性点了个扬声器,懒洋洋道:“嗯?”

    “嫂子,”褚溪那边有点吵,“你现在有没有空。”

    “怎么了?”

    “你能不能偷偷的来派出所一趟,”褚溪说到派出所的时候放低音量,“别告诉我哥。”

    褚鹰拿起电话,声音森冷:“哪个派出所?”

    **

    宿艺急匆匆走进派出所,看到褚溪正弯腰坐着,懊恼地把脸蛋埋在掌心里。

    她拉下口罩,走到她身边,摸着她脑袋问:“发生什么事了?”

    褚溪抬起头,脸上一点委屈或者难过的情绪都没有,她瞪大眼问:“我哥呢?”

    “去问情况了。”

    还没等褚溪解释,宿艺就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谁来了?我管她是谁的家属,打人就是不对,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委屈……”

    宿艺转过头,看到了不远处的林霞。

    对方穿着一身艳色裙子,打扮得花里胡哨,牵着一个男人的手,男人看起来跟褚溪差不多大,眉目清秀,是校草那一卦的长相。

    林霞看见她,先是愣了下,然后挑眉道:“哟,小艺,你怎么也在这?你妹也在……犯什么事了?”

    她身边的男人见到宿艺,小声道:“霞姐,宿艺旁边那个,就是我的前女友。”

    宿艺听了个明白。

    她问褚溪:“你进派出所跟他有关系?”

    林霞也反应过来了,她冷笑一声,先一步解释道:“她把我干弟弟给打了,你看看,他眼角这,”她指着男人脸上的淤青,“多严重?宿艺,你知道我的工作的,明阳是我们公司准备力捧的新人,他这几天就要参加活动了,临时被打成这样,你说这账该怎么算?”

    林霞一直纳闷,她只知道宿艺有个吸血鬼姐姐,从不知道还有个妹妹,估计是堂表妹?她这段时间看宿艺顺风顺水已经不爽很久了,现下终于抓到一个把柄,心情别提有多好。

    邓明阳听见林霞说的也是一愣,公司要力捧他了?

    宿艺捕捉到邓明阳的表情,笑了笑,道:“这可不是我说了算,警察怎么说就怎么算。”

    林霞道:“其实上次我就想说了,你这妹妹脾气可真糟糕,你是不是平时工作太忙了,都顾不上管她?这可不行啊,小姑娘家家的。”

    她刚过完嘴瘾,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

    “说吧,打算怎么解决。”

    褚鹰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林霞身后,身边还跟着一名民警。

    林霞转过身,看清来人,傻了:“褚总?”

    褚鹰没理她,仍看着邓明阳:“打算怎么解决。私了,还是走流程。”

    邓明阳就比宿艺高一点,眼前的男人又高又壮,他求助般地看向林霞。

    林霞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褚溪走上来,对褚鹰喊了声:“哥。”

    林霞霎时间明白了,脸上表情尤其精彩。

    她现在才想起来,这女孩的名字叫褚溪,褚这个姓这么罕见……她是有多转不过弯来!关键是她也没想到,宿艺和褚鹰的关系都到见家里人这一步了。

    也不知道褚鹰刚刚听见了多少,她在心底骂了自己一通,马上挂上微笑:“私了,私了,男人嘛,皮糙肉厚的,挨点打也没关系。”

    **

    宿艺坐上车,看到前边的邓明阳正委屈巴巴撅着嘴,不情不愿地钻进了林霞的车里。

    她忍不住道:“褚溪,你的眼光可真好。”

    “别提了,我都悔死了。”

    褚鹰发动车子,没踩油门:“怎么回事。”

    褚溪知道瞒不过了,慢吞吞道:“哥,刚刚那个是我前男友。”

    褚鹰睨了她一眼:“不要说废话。”

    “他出轨了,对象就是刚刚那个女人,”褚溪装可怜道,“他马上要出道,为了抹掉黑历史,到处说是我出轨,给他戴绿帽子,还经常花他的钱,我气不过,就……”

    宿艺心道,可真是兄妹连心,连打人都跟事先商量过似的。

    褚鹰:“你花他钱了?”

    “怎么可能!就他那点钱,我看得上眼吗?”褚溪眨巴着眼,“哥,我知道动手打人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能不能不要告诉爸妈?”

    不然她又要被念半天,没准还会跟之前一样,被关在家里哪儿也不给去。

    褚鹰本来想一口拒绝,收回视线时,看到身边人玩味的眼神。

    他眉梢轻挑,这才想起自己昨天也动了手。

    他轻咳一声:“……下不为例。”

    褚溪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了关,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连声应好。

    车子启动,褚鹰问身后的人:“送你回家?”

    褚溪:“好。”

    宿艺忙道:“那我先下车,你送她回去吧。”

    “有工作?”

    “没有,”宿艺默了半天,挤出一句,“我怕不方便。”

    红灯,褚鹰握住宿艺随意放在身侧的手:“有什么不方便的。”

    宿艺涨红了脸,心砰砰砰地跳。

    她还没做好见家长的准备啊!而且她今天穿得太随便了,出门匆忙,她只换上休闲装,披了条大衣就出来了。

    还好褚溪会看眼色,她两手撑在座椅上,笑眯眯地:“算了,我去嫂子家坐会儿。”

    宿艺这才定下心,但也终于开始正视一个问题。

    ——见家长。

    说实话,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讨长辈喜欢的长相,很多人认识她后都常说一句话:我还以为你很难相处呢,没想到人这么好。

    虽然这句话里多有奉承的意思,但也能看出别人的心思,加上自己一直在饰演坏女人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多少都会给观众带来一些微妙的感观。

    回到家,趁褚鹰在阳台打电话,她把褚溪拉到身边,紧张兮兮地问:“快跟我说说,你父母……看电视吗?”

    “我爸不看。”褚溪喝了口咖啡。

    宿艺心定下一半。

    “我妈看,”褚溪说完,还要补上一刀,“她看过好多部你演的电视剧。”

    宿艺:“……”

    褚溪却丝毫没察觉到她的崩溃,她拿出手机:“你看!邓明阳那王八蛋给我发的信息。”

    宿艺幽幽地叹了口气,凑过去看了几眼。

    信息是前两天发过来的。

    “小溪,我马上要出道了,你也知道,这年头演员不好混,要是有什么黑历史,以后红了会很麻烦。所以……你能不能对外宣称是你提的分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安心读完大学的。”

    宿艺指着最后一句话:“这是什么意思?”

    “哦,我当时跟他说自己家里很穷,上大学的钱都是卖了家里仅剩的一只牛凑来的。”

    ……你们年轻人真会玩。

    褚溪忽然想起什么,兴奋道:“你说,我把这个短信公布出去,邓明阳是不是就要吃瘪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宿艺往后一靠,“林霞一个经纪人能混到养小白脸这种地步,至少说明她工作能力还算高的,若是她真心想保邓明阳,到时不仅影响不到他,没准他们还会反咬你一口,惹来一身腥。”

    褚溪小脸一下子塌了。

    宿艺瞥她一眼,慢吞吞道:“不过这口气,咱也不能就这么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