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斩妖人 > 第152章 剑气远
    第一百五十四章剑气远

    “所谓剑气近,是江湖人心中的剑法,无非是四尺之内,我便无敌那一套。”

    “而剑气远,说是剑法,其实,还不如说是一种心境。”

    “家国天下,人族困境,大约便是如此吧。”

    ……

    何长安、阿染二人,一边喝着白猿亲手煮的竹叶茶,一边听那老猿侃侃而谈,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据这老猿的说法,此地名为‘五柳庄’,实际上,更有一个曾让多少人族先贤热血沸腾的名字——

    剑山。

    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剑门关】。

    “这一处剑门关,并非世间人所知的那座军镇雄关,而是一个空间裂缝,通往域外之地……”

    老白猿身形缩小后,看起来比常人略低一头,干干瘦瘦的,像个糟老头子。

    他眼睛望着阿染,满是笑意,“丑姑娘,你在真武山上,应该听说过这座剑门关吧?”

    阿染微微点头,眼望着远处朦胧山水,有点心不在焉。

    “猿前辈……这剑门关外,是什么情况?”何长安问道。

    “是山上。”老白猿咧嘴一笑,喝一口竹叶茶,“或者,也叫天上。”

    “真武山、龙虎山、武当山那些牛鼻子,还有西方佛陀的什么佛国,都是人间的修行之地,都不知道谁给他们的脸,竟然自称为山上人。

    呵呵,真是滑稽!”

    “……”何长安。

    “……”阿染。

    老白猿伸出一指,遥指远处朦胧山水间,涩声笑道:“你两个小娃娃其实也可以自己去看看,看一眼,什么才叫山上人。

    那是天上啊,都特娘的是陆地神仙啊。”

    老白猿指尖轻挥,犹如一柄无形之剑,在空中划出一道白痕:“挡住了域外坏种们的恶意,却也断了这天下的修行传承。

    嘿!还真不知道,主人他们当年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言语之间,老白猿一张丑脸满是悲苦,慢慢垂下头,良久不曾开口。

    何长安、阿染二人,也只能默默等着,不敢多说什么。

    这老白猿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心里装着半肚子的牢骚和悲苦,看的二人有些心酸。

    尤其是阿染,不知想起什么,默默起身,走到一片池塘边蹲坐下来,拔了一根不知名的草,捏在手指尖搓揉着,两颗清泪缓缓滚落而下。

    ‘娘亲……’

    ……

    半个时辰后,老白猿开启传送法阵,领着何长安、阿染二人进入【剑门关】。

    经历了十几个呼吸的眩晕,踉跄几步,二人一猿落在地上,举目望去,眼前一片白茫茫。

    阵阵刺骨寒风呼啸而过,即便是何长安的身板,也有些抵达不住,只觉得骨头缝里都渗着冷气,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阿染姑娘更是抵挡不住,一张小脸,转眼间就变得苍白起来,嘴唇发青,裹紧身上衣衫,却也无济于事。

    “此为罡风,最是伤人,你可以运转吐纳之法试试。”

    老白猿一手牵了阿染姑娘,身周出现一团青光,将她笼罩起来,“这丑姑娘毕竟不是武夫,身子骨暂时还扛不住。”

    何长安默默运转吐纳法门,同时使出‘古拳法’里的走桩,向前跨出一步。

    果然有效。

    体内的灵气、浩然正气流转不息,脉动如鼓,两条青白色气龙从他的鼻孔之间游出,盘桓半个呼吸,又钻入口中。

    老白猿看了眼,默默点头,脸上现出一丝赞许之色,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何长安紧跟其后。

    “这一片还处于法阵护持范围内,再往进走半个时辰,便是剑门关下。”

    “出了剑门关,便是域外之地,两个小娃娃,注意别让剑气所伤。”

    何长安闻言,心下凝重,却也没有改变气息流转和古拳法的走桩之势,一步一个脚印,缓步向前,自有一番大宗师风范。

    “何长安,你这套古拳法不错啊,”老白猿开口笑道,瓮声瓮气的,心情似乎还不错,“就是你这运气法门的底子还不够厚实,多经历些剑气,倒也是一桩不错的机缘。”

    “他还没有登堂入室,修炼的也不是山上正宗法门,怎么反倒能够扛得下剑气和罡气?”阿染有些疑惑不解,皱眉问道。

    她虽说身处老白猿的气息护持之下,但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缩着脖子打量着何长安,露出一抹不可思议。

    “他是武夫剑客,自然有些鬼门道。”

    老白猿似乎也不愿多说,只是提了一句,便开始闭口不言,两只怪眼目光闪烁,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何长安回头,对着阿染温和笑道:“没办法,穷人家孩子早当家,身子骨硬朗,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否则,早就被山下那些阴鬼之物当成养料,一口给咂干了。”

    阿染惊奇的瞪大眼,两道英气勃发的剑眉微微上扬,口中嘀咕道:“果然还是个贱骨头呢,下次让师娘碰见,打出你的狗屎来。”

    何长安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一鼓作气的向前迈步。

    ‘打出狗屎……’

    这丫头也算是长得心疼,出身真武山名门正宗,嘴上却是丝毫都不会饶人,看来,山上山下,还真是天壤之别。

    也算是云泥之别吧。

    二人一猿默不作声的往前走着,各自想着心事,一时间甚为尴尬,却又无一人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如此这般,约莫大半个时辰后,他们终于走出白茫茫的法阵迷雾,出现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城前。

    严格来说,不算是大城。

    因为,在何长安看来,这哪里是什么城池,简直就是一座巨峰,青色巨石上,刻画了古奥玄弥符文。

    不用细看,只凭感觉即可知晓,此处大城城墙上的那些符文,比大唐北方边境的大散关城墙上的,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清濛濛的一层光芒,柔丝滑顺的包裹在城墙之上,在耀眼阳光下,尤其令人心悸不已。

    “那便是剑门关,高逾三千丈,长约三百余里,”老白猿遥指眼前大城,颇为感慨的说道:“只可惜,却是死的。”

    “死的?”何长安愕然回头,开口问询。

    “当然是死的,不能进攻,也不能腾挪,只能算是一座关口,又不是法宝。”老白猿微眯怪眼,若有所思的说道:

    “以我家主人的说法,这是最后一道屏障,只是用来防御的。”

    “所谓的剑气近,便是如此,四尺之内剑仙无敌,但问题是,四尺之外呢?那些天下人呢?不说百姓人家,这样说起来,我家主人都觉得羞耻。

    在人间,朝堂之上,百姓人家不过是自家院子里豢养猪狗,江湖之远,也不过是一些行走的羔羊,更不用说那些阴鬼之物、妖魔之类,只当是圈养的一地血食小点心而已。

    所谓的陆地神仙,又将这天下当成了什么?

    所以,我主人说过,这一座剑门关,保护这天下的同时,也将自己给圈养起来了,真特娘的晦气!”

    老白猿嘀嘀咕咕说了不少,何长安、阿染二人,听得有些稀里糊涂,同时也有些怅然。

    老白猿口中的【主人】,应当是一名大剑仙,恐怕比那些所谓的陆地神仙还要强悍,言谈之间,却也尽是一些令人灰心丧气的意思,倒真是有些晦气。

    “猿前辈……我们可以进去吗?”何长安问道。

    “不要叫我前辈,叫我一声老猿就行了,”老白猿似乎有些气恼,伸出洗脚盆大小的拳头,使劲捶打几下额头,

    “带你们进来,就是要去看看剑门关,让你们领悟一番剑意、剑道的,你这小子说话不利索,我都开始后悔了。”

    口中如此说着,脚下却没有丝毫停顿,率先向大城那边走去。

    何长安赶紧跟上,讪讪笑道:“一般情况,拳头大的都是大爷,说话就少不了得客气一二,老猿先生莫怪。”

    老白猿怪眼一翻,也不回头,提起阿染,将她放在自己的肩头,脚下发力,轰然一声巨响,便如一颗流矢撞上城墙。

    “有本事自己上来。”

    远远的,传来老白猿促狭的怪笑,却是几个起落,便看不见了。

    何长安愣住了。

    这城墙太高,他爬不上去啊。

    而且,他能够明显感受到,一股柔和而不可抗拒的法阵之力,让他根本就进不了那城墙分毫,又如何能攀登上去?

    名为‘剑门关’,实际上,在何长安眼里,只有城墙,却根本就没有城门。

    这一点,倒也能想通。

    想必人族先贤们构建大城之时,根本就没考虑过城门一事,能来这里的,无不是一些陆地神仙般的强者,就算是一座高山巨峰,也能够做到举重若轻、一步登天。

    何长安摇头苦笑,再往前走出数百步。

    终于,他走不过去了。

    城墙上的法阵之力,将他的身形远远推开,根本就无法再进寸步。

    而且,让何长安更加无奈的,是这法阵之力中间,还夹杂了罡气、剑气,犹如纵横四射的尖刀利刃,戳的他疼到骨头里、五脏六腑中。

    最难受的,还是丹田灵海和神识之海。

    ‘得了,又要开始乱剑钻心了。’

    何长安也习惯了这种‘待遇’。

    在他的修行之路上,遇到的似乎都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考验,要么就是自残,要么,就是奔走在自残的路上。

    老白猿带着阿染提前进城,将他留下来,应该是有什么深意吧?

    何长安向后退了百余步,那种喘不过气来的压力渐渐能够领受时,他干脆一屁股坐下来,拿出一些干肉、劣酒,慢慢吃嚼起来。

    折腾大半日,他早就饥肠辘辘,还不如先填饱肚子,恢复一些精力,然后再想办法进城。

    同时,他也在思量着,老白猿将自己单独留在外面,到底是何用意?

    唯一的解释,大约便是……能够想办法进城,也算是一种修炼吧。

    他想起那个自称剑修的家伙,当时也是这样一个样子,将一个刚刚入品不久的武夫菜鸟,硬生生的丢进龙门瀑布,将他折腾个身不如死、半死不活。

    不过,说起来效果还不错,不仅夯实了武夫肉身,更让他悟出一些剑意……

    ‘高人高猿,大概都是如此……’

    何长安收拾一番,检查一下身边的储物法器,将符箓、丹药等杂物检视过,觉得在自己受伤之际,应该可以做到‘抢救何长安’,便开始往前走去。

    一套古拳法,自是行云流水、自然而然。

    陈家老头儿教他的呼吸法门,也是运转起来,武夫炼体只用的食气决,反倒如同鸡肋,不过,也被运转起来。

    聊胜于无。

    就这样,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几样修炼之法,让何长安这样一个‘笨鸟’,硬是给捏合在一起,根本顾不上判断得失、谬误,先运转起来再说!

    这也是何长安心大。

    像他这样将好几种修炼法门,同时运转的情况,在一些山上宗门看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筋脉寸断。

    好在,不知者不怪。

    谁让这片天地的修行之法,特娘的早就给断了传承呢?

    听起来,他何长安学到了不少【修炼法门】,也有不少得以安身立命的硬气工夫,在同阶武夫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功底扎实了。

    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个像样儿的传承,没有师门,没有师父,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简直就是离谱。

    ‘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吧!’

    何长安狠下心来,将自己所有‘压箱底儿’的辣鸡法门,同时运转起来,一步一步,向前踏出。

    落脚之事,便如一槌重击,凶狠的踏在大地之上,引来阵阵沉闷回响,犹如一面古老的大鼓,咚咚有声,声声如雷。

    咚!

    咚!

    咚!

    ……

    城头上,老白猿咧嘴憨笑,向下瞅一眼,就浑不在意了。

    在老白猿、阿染面前,出现几名衣衫褴褛的大修士,俯瞰大城之下,一步一个脚印、艰难而行的何长安,均露出一抹惊异之色,好像看到一个小怪物那般,摇头苦笑。

    人族里,不乏这等热血男儿,当然也不乏各种各样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但同时将武夫修炼之法、上古妖族炼体之法和炼气士的吐纳修炼法门,结合起来,强行融合者,不多。

    当然,也有成功者。

    大多数,则坟头上都成了一片森林。

    “他叫什么名字?”一名高瘦老者皱眉问道。

    “何长安。”阿染脆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