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织锦店 > 第3章 不速之客
    “去过,”高士袗点头,“织染局每年向宫里进献贡品时,我都会一同前往,”随后低声自语道,“不知她后来如何了……”

    “她是谁?”锦华好奇,“你的情人?”

    他摇摇头:“鹊娘是宫中尚服局的尚宫,我俩从小一起在织造衙门长大,14岁时她就进宫了。”

    “哦~”锦华拉长音调,“青梅竹马啊~”

    “可惜我连累了她……”他沉默了半晌,对锦华道,“这么说,姑娘相信我是从大明而来了?”

    她耸耸肩,不置可否。

    他盯着照片,突然想起一事:“可否帮我查找一本书的下落?”他想知道《宝服鉴》此刻被保存在何处。

    “要求真多。”她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在网上搜索起来,半天一无所获,“没有这本书,会不会是你记错名字了?”

    “没有?”他脸色陡变,难以置信地盯着电脑,“怎么可能没有,这不可能……”他明明把真本交给鹊娘藏了起来,以她的为人,一定会妥善保管,怎么可能失传?难道最终还是被王公公发现了?难道鹊娘在他坠崖后,遭遇了什么不测……

    他不敢再想下去,这本书的保全,还有鹊娘的平安,一直是他支撑下去的信念,即便被王公公陷害到满门抄斩,即便在他坠崖的最后一刻,想到《宝服鉴》和鹊娘,他的内心从来没有动摇过,可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徒劳,真本最终还是没能保存下来,那么他这一生,他全家上下的性命,甚至还有鹊娘的性命,难道都白白葬送了么……

    “不,不!我不相信!”

    “别激动,别激动,”锦华见他情绪有些失控,赶紧安慰道,“网上也不是什么都有,可能是我没找到,咱们可以去图书馆查查,那儿可能会有线索!那个,你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水喝。”她转身跑到客厅,一边倒水一边飞快想着如何应付这个难缠的家伙。

    高士袗呆立着,回想他苏醒以来所经历的一切。这个陌生而光怪陆离的世间,令他感到无比的冰冷与陌生。既然此处不是阴间,也不是轮回转世,而是大明之后的未来,那他又该何去何从?自己坠崖后,全家上下定然已被阉党屠灭,自己所效忠的大明如今也不复存在,《宝服鉴》和鹊娘更是祸福难测,可以说是一夕之间国破家亡,所有付出都化作梦幻泡影,徒劳一场。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留在这里,自己只能像个游魂一样苟且偷生,日夜煎熬,永远在痛苦悔恨中度日如年。既然他已死过一回,何不如再死一次,就当为大明殉国了吧!想到这儿,他“噌”的一声拔出短刀,刺向自己的咽喉。

    锦华在客厅听到声响,赶来一看,一时吓得不知所措。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一阵高过一阵。

    “等等,你不能死!”锦华冲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先帮我对付了外面的人!我帮了你这么多,总得知恩图报吧!”

    高士袗也听见了剧烈的敲门声,见锦华恳求,他收回手,归刀入鞘。

    “别,你还是拿着刀好!”

    “也好。”他又拔出短刀,把锦华护在身后,来到门口,“门外何人?”

    “我知道屋子里有人,快开门!”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没钱,也没借高利贷,你们要乱来的话,我可报警了!”锦华喊道。

    “钱?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来催债的!是找你们有要事!”

    “鬼才信你!”锦华回道。

    “我真不是来讨债的,你们昨晚是不是在飞星楼待过?是不是发生了很离奇的事?”

    两人对视一眼,高士袗问道:“你如何得知昨夜之事?”

    “我是江南物理研究所的,我的仪器监测到了时空异常,就跟着信号找来了,快开开门,我进去和你们细说!”

    高士袗向锦华投去询问的眼神,她想了想,点点头。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一条缝,一个男人挤了进来,一眼看见高士袗手里的短刀,吓了一跳。“能不能,先放下这个……”他伸手想推开刀,却被高士袗一把抓住手腕,反拧过去。

    “哎哎,疼疼疼!”来人顿时脸色苍白。

    “说,你是何人!”高士袗手上加大力道,像把铁钳死死钳住他的手腕。

    “哎呦!”那人惨叫一声,急道,“快放手,我、我能帮你回去!”

    “嘡啷”一声,短刀落地,高士袗揪住那人脖领:“此话当真!”

    “你,你先放开我!”

    “得罪了。”高士袗松开手,和锦华一起看向来人。

    那人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整理好衬衫衣领,推了推圆眼镜,一头蓬乱的卷发炸着毛,像通了电。锦华不由皱眉,又一个奇怪的不速之客。

    “请恕在下无礼,”高士袗对来人施礼,“敢问我如何才能重回大明?”

    “大明?原来是个明朝人!”那人绕着高士袗打量了半天,卖起关子,“这个嘛……这么重要的事,难道不请我坐下来说吗?”

    “过来坐吧。”锦华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

    “请先生赐教。”高士袗在他对面坐下,急切地问道。

    “咳咳……我嗓子刚才喊哑了,有咖啡吗?”

    “咖啡没有,”锦华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白水一杯,爱喝不喝。”

    “什么态度……”那人嘟囔着,但还是端起杯子,大口喝了起来。

    锦华一脸狐疑地盯着他:“你刚才说,你是研究所的?”

    那人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道:“没错。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薛,叫薛定鼎,定鼎天下的定鼎,在江南物理研究所工作。昨晚我监测到了飞星楼上有时空异常的信号,疑似虫洞现象,就一路追踪了过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物递给她,“这是我自主研发的一款物理仪器,用来监测虫洞的。”

    锦华端详着这件所谓的仪器——巴掌大小,外形怪里怪气,像个甲壳虫,“这就是你的科学仪器?看起来像个玩具。”她一边说一边好奇地去抠甲壳虫背部的幽蓝色按钮,被薛定鼎一把夺过,嚷道:“别乱动!弄坏就麻烦了!”

    “切,有这么厉害么,神乎其神的!”锦华撇嘴。

    “怎么不神乎?”薛定鼎仔细查看着仪器,“就凭这东西监测到了时空穿越这件事,就足以震惊世界!”

    “先生相信我是从大明而来?”

    “你说的,我就信了呗。”薛定鼎摆手,“别叫我先生,怪怪的。”

    “你就叫他薛定定吧!装腔作势的,真以为自己是大科学家啊!”锦华嘲讽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研究所里的人都这么叫我!”薛定定惊呼。

    “呃……”锦华一脸黑线。

    “我老爸的偶像是薛定谔,他研究了一辈子量子力学,就希望我能像薛定谔一样牛,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你们难道不觉得我和薛定谔很像么?”

    “没人关心这个,”锦华道,“现在你该告诉我们他究竟是怎么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