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织锦店 > 第18章 “情敌”的初次交锋
    锦华看着吴谦益,几个月不见,他竟然一丝一毫的狼狈憔悴之色也没有,浑身上下一尘不染,气定神闲。

    想起这段时间自己遭受的一切,锦华控制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

    吴谦益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间,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茶几旁的高士袗,感到非常意外,脸色一变道:“哟,家里还有人,”他上下打量了几遍高士袗,对锦华道,“你什么时候和演戏的搞上了?他是谁?”

    高士袗看两人状态,已经猜出了大概,不等锦华回答,站起身面色冰冷道:“在下高士袗,请问有何贵干?”

    “呦呵,说话还是古装范儿的,哥们儿,你入戏不浅啊!”吴谦益讥讽道,“问我有何贵干?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她男朋友,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你给我住口!”锦华听到“男朋友”三个字顿觉忍无可忍,几步来到他身前,怒道,“你还有脸回来?谁允许你进来的?”

    “这是我家,怎么不能回来?”

    “家?”锦华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厚颜无耻,气愤道,“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家?自从咱俩在一起后,你交过一个月的房租吗?你一年能换2、3份工作,天天好高骛远,游手好闲的,为这个家做过什么?!这些都不提,你为什么用我的身份证借高利贷?你知不知道,追债的已经把电话打到我家去了!我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你竟然还敢回来?!”

    “我那不是救个急嘛,之前借钱太多,被银行列入征信黑名单了,只能用你的身份证了。别这么小气,夫妻俩不就是应该同甘共苦吗?”

    锦华气得七窍生烟:“夫妻?谁跟你是夫妻?!有你这么当人男朋友的吗?同甘共苦?自从我认识你以后,就只有苦,哪儿来的甘?”

    “这还没几天,就不承认咱俩的关系了?”吴谦益冷笑一声,轻蔑地瞟了一眼高士袗道,“明白了,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人了!这么快就把人带回家里,不会是早就勾搭上了吧?”

    “你……不是人!”锦华浑身抖得更厉害,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吴谦益见她气急,更加得意,冷哼一声,迈步向沙发走去,正想一屁股坐下,却被人从背后一把攥住手腕,反手狠狠一拧,腿关节也被狠狠一顶,一下子失去重心,“扑通”一声向前跪倒,“哎呦!你干什么?!”

    “让你好好学学怎么和她说话!”高士袗咬牙说着,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像要嵌入他的骨头里。没过多久,吴谦益就疼得叫出了声:“大哥,大哥,我错了,放手吧!”

    高士袗不紧不慢地看着他,只等他脸色渐渐涨红,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这才向锦华看去,见她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身体不再发抖,才对跪在地上之人道,“只要我再用力些,你这手腕就得废掉,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了,大哥……”吴谦益说话都带了哭腔。

    “说,你今日来干什么?”高士袗手下并未放松,继续逼问。

    “我,我最近做了点儿小生意,想问问她要不要出点儿钱加盟……”吴谦益支支吾吾道。

    “还想要钱?!”锦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把我害成这样,债主都追上门了,你还敢回来找我要钱?”

    “我、我就是知道咱俩的经济状况,才想到这个办法的,”吴谦益忍不了胳膊的剧痛,哀求高士袗,“大哥,先放开我,让我好好解释好不好?”

    “别放,就让他这样说!”锦华咬牙道。

    高士袗听了,索性在沙发上坐下,一手钳制着吴谦益,一手端起茶杯,优哉游哉地喝起茶来。幸亏他身上的荷包里还剩了点儿大明的散茶,不然在锦华这儿,连口舒心的茶也没有。

    “哎你,心真狠……”吴谦益哀叹一声,继续说道,“我加盟的是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属于高精尖产业,回钱很快的,等拿到分红,咱俩不但能还清债务,还能多捞一笔,到时候就有钱买房了!你不是一直想在这儿安家吗?我答应过给你一个家,一定会做到的。”

    高士袗听他说到后半段,心头不由一恼,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点儿,面色却依旧云淡风轻,继续喝着茶,看不出一丝喜怒。

    这力道确实大了些,吴谦益只觉得手臂一阵发麻,血流好像要被阻断一样,憋得他脸色开始发黑发紫,太阳穴爆起青筋,说不出话来。

    锦华见他脸色不对劲儿,再看看高士袗,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正觉得奇怪,就见吴谦益已经开始翻起白眼,吓得赶紧道:“快放开!他、他不行了!”

    高士袗轻轻松开手,拂了拂衣袖上的灰,道:“这么不禁攥,我只用了七分力道而已……”

    “你的七分力道,可比现代人的十分还强!”锦华上前看着大口喘气的吴谦益,问道,“你怎么样?”

    吴谦益喉咙沙哑道:“水、给我水……”

    锦华赶紧给他倒了杯水,他喝了几口,终于缓过气来:“你、你们要杀人啊……”

    “他下手没轻重,不是故意的。”锦华忙解释道。

    高士袗却蹲下身子,盯着吴谦益的双眼道:“她说得不对,我就是故意的。”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你记住,以后只要你再敢踏进这个家门一步,再敢靠近她一次,便没有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信不信,我能让你从这里彻底消失……”高士袗眯眼看着他,声音冷如寒冰。

    “我、我记住了,”吴谦益踉跄着从地上爬起身,“我这就消失……”

    “想走没门儿,”锦华对高士袗道,“抓住他,他盗用我的身份证借高利贷,我要拉他去警察局!”

    高士袗正要上前拿他,此时门外突然闯进一个人,边走进门边大声道:“怎么没关门啊,我进来了啊!”

    高士袗和锦华回头一看,是薛定定。

    “老高,你们是不是又穿越了!”薛定定完全没注意到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一脸兴奋地大声嚷嚷道。

    “我们……”高士袗一分神,吴谦益趁机狠狠撞了他一下,把他撞了一个趔趄,然后撒开腿就往外跑去,可谓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锦华上前去拦,却被他狠狠推倒在地,拼命逃窜而去。

    锦华爬起身,对薛定定埋怨道:“都怪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把他给放跑了!”

    薛定定挠头:“他是什么人,你们家进贼了?”

    “不是贼,但比贼还可恶!”高士袗又气愤又遗憾道,“今日让他跑了,以后再抓他可就难了!”

    “是啊,都是你害的!”锦华责备。

    “确实如此!”高士袗附和。

    “嘿,几天没见,你们两个关系倒是好了很多啊,这么一唱一和的!”薛定定坏笑,“算了,我不掺和你们俩的私事,这次来是想问你们,昨天你们凌晨,你们是不是又穿越了?”

    高士袗点点头,和他说起昨晚穿越之事。

    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没留意到,大开的房门外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在门口停留片刻,随即隐去。

    【作者有话说】

    怀疑薛砖家每次都是来添乱的~~哈哈~今天高帅哥的表现,大家觉得可以打几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