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织锦店 > 第24章 定衣冠(1):扶苏公子世无双
    毕竟不是第一次穿越,孟锦华和高士袗都有了心理准备,但当看到面前古朴雄浑的宫殿时,都不由深深一惊。

    这宫殿既不似唐代的大明宫那般富丽华美,又不像紫禁城那样金碧辉煌,而是给人一种苍凉巍峨的厚重之感。

    虽然是在晚上,但一盏盏铜灯仍将宫苑内外映照出点点光明。

    锦华还在猜测这是哪里,高士袗已经有了初步判断。如此宫殿,如此气度,如此遥远而古老的气息,非秦汉莫属。他向四周看去,终于在前方不远处的匾额上看见两个小篆字体——尚衣。

    这两个字更加印证了他的猜测,难道他们置身之处,是秦朝的尚衣局?

    正想着,一旁传来脚步声,高士袗一把牵住锦华的手,小声对她道:“此处应是大秦的尚衣局,见机行事。”他说着,注意到锦华身上穿着的衣服,不由暗道糟糕。

    这次可没有上回那么凑巧,锦华穿了一身卡通熊猫图案的现代睡衣,和他们身处的世界格格不入,突兀至极。上次穿越时,她一身明制服装,尚且遭到了唐朝人的怀疑,这回简直是没救了!

    高士袗扶额,秦朝可是以严刑峻法治国的朝代,自己虽然穿着大明的服饰,也不符合秦朝规制,如果被揪住,两人必定被处以酷刑!得想办法赶紧换一身衣服才行!

    他一扯锦华:“跟我走。”说罢向正殿两边的回廊处摸索而去。以他对大明尚服局的了解,角落里的偏殿可能会有几间用来存放衣物的房屋,秦朝尚衣局想必也有类似之处,只要能找到两身衣服换上,就算过了第一关。

    两人一路躲躲闪闪,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了一间储存杂物的房间,看了看,没人在里面。高士袗正准备用发簪撬开锁眼,却听旁边脚步声逼近,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声音道:“赵高,这里真藏着好玩的东西么?”

    “胡亥公子,老奴知道你喜欢玩蟋蟀,早命人四处去寻,找了只个大勇猛的,给你藏在杂间里了。”

    “甚好,甚好!我对兄长们说来更衣,不能耽搁太久,咱们可得快点儿!”

    “很快,很快!”

    来的竟然是年幼的胡亥和赵高!高士袗一分神,手一抖,发簪“啪嗒”一声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何人在此?”赵高尖声问道。

    “去看看!”胡亥吩咐身后的随从。

    宦官和侍卫一拥而上,将高士袗和锦华围住,当场擒获。

    落在这两个人手里,基本上是没戏了,估计会死得很惨。高士袗无奈地和锦华对视一眼,他们俩这次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公子,此二人奇装异服,鬼鬼祟祟,必是歹人无疑!”随从对胡亥道。

    胡亥瞟了两人一眼,道:“既是歹人,拖下去腰斩便是,别耽误本公子取乐!一会儿还要到正殿去见父皇,别耽搁了!”

    “是!”随从答应一声,有两名侍卫上前押着高士袗和孟锦华就走。

    “公子随老奴来。”赵高继续引着胡亥寻宝而去。

    这可好,连审都不审,直接就被认定为歹人了。腰斩,这可是极为残忍痛苦的刑罚!

    高士袗心中哀叹,没想到命丧于此人之手!他和锦华正被押着往外走,此时一位头戴高冠,身着绿袍的年轻贵公子,在几位随从的陪侍下,气宇轩昂地走来。

    侍卫忙向他行礼,公子一招手,命他们停下,随后对胡亥道:“父皇即将在北陵殿召见,你为何尚在此逗留?”

    胡亥看见来人,撇了撇嘴:“距召见还有些时辰,我的衣裳弄脏了,叫赵高带我来寻一身干净的换上。”

    “你自有随从陪侍更衣,哪里需要再找。恐是为了贪玩,耽搁时辰。”

    “扶苏公子,小公子他确实是命老奴来找衣裳的。”赵高上前解释道,“老奴也是糊涂了,这尚衣局的后院哪有小公子穿的衣裳,这就送他回步辇,往北陵殿去。”

    扶苏,听到这个名字,高士袗和锦华同时抬起头,向他看去。

    高冠巍峨,绿袍典雅,眉目舒朗,气质如玉。这就是被世人惋惜了千载,评说了千年的秦公子扶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锦华不由脱口而出,这句她在文章里读过千百遍的话,用在扶苏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高士袗暗中扯了她一把,可惜太迟了。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她的话,一齐向她看去。

    “此二人是何人?”扶苏问道。

    “是我抓到的歹人,正准备拖出去腰斩。”

    “他二人所犯何事?”

    “奇装异服,鬼鬼祟祟,意图不轨,这还不够吗?”胡亥有些心急,惦记着赵高给他准备的宝贝,“你看看他二人,穿成这样,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像是好人吗?腰斩都便宜了他们,该当五马分尸才好!”

    扶苏回头打量了一番高士袗和孟锦华,也不由蹙紧眉头:“穿着确实怪异非常,至于鬼鬼祟祟,意图不轨又有何证据?我大秦以法治国,未经审问便处以极刑,不妥当。”

    “这……”胡亥急得抓耳挠腮,胡乱摆了摆手,“甚烦,甚烦,我不管了。既然你说不妥,那他二人便交由你处置好了!”说罢一甩衣袖,对赵高道,“陪本公子回步辇,不更衣了!”

    “是。”赵高又对扶苏行了一礼,“也请扶苏公子早些到北陵殿,听闻陛下今日有极为重要之事,要与众臣商议。

    扶苏点点头,回以一礼。

    “老奴去了。”赵高说罢,跟着胡亥而去。

    见他们皆走了,扶苏正准备对高士袗和锦华问话,只见尚衣令脚步匆匆而来,对他施礼道:“扶苏公子,下臣因事务繁忙,耽搁了时辰,来迟了。”

    扶苏笑道:“无碍,我今日来,是有件要事要请教于你。”

    “不敢当,下臣必知无不言。”尚衣令道,“不知公子所问何事?”

    扶苏身后的随从上前道:“公子,时辰不早了,还是往先北陵殿去吧。”

    “那便有劳你随我同乘步辇前往,我们路上谈。”

    “遵命。”

    “那他们呢?”随从指着高士袗和孟锦华。

    “押着他们,待我回府再细问。”

    “是。”

    呼!又躲过一劫,如果是扶苏公子,他们俩或许能免于一死。锦华和高士袗长舒一口气,被侍卫押着,一起向北陵殿而去。

    两人跟在步辇后面,高士袗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扶苏和尚衣令在步辇中的谈话。废了半天力气,只听到“礼服”“祭祀”“冠礼”几个词被反复提及,其他的听不清楚。

    原来秦始皇今日在北陵殿召群臣议政,是为了这件事。高士袗点点头,心中已有了保身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