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织锦店 > 第39章 《宝服鉴》的玄机?
    “虽然这个猜想听起来非常不科学,就连我自己都觉得玄乎,但联系你们两次的穿越经历,不得不推测你们的穿越,一定和做衣服有关!”薛定定看着两人,语气肯定地道。

    孟锦华和高士袗听了都没有说话,心里却都对这个猜测深感认同。

    “不仅如此,你们的穿越还有特定的规律。”

    “什么规律?”高士袗问。

    “你们想想看,每次你们穿越到古代,都是在一个新月升起的夜晚,时间都是在凌晨12点,并且你们并不是在睡梦中穿越,而都是正在做衣服的过程中。”

    “这点确实不错,”锦华点头,“每次都是正缝着衣服,就突然间被一道白光包围,之后就穿越了。”

    “你们缝衣服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举动?”薛定定追问,“比如说用了什么特殊的工具,或者做了什么特定的动作?”

    “这个……好像没有。”锦华摇摇头。

    “再好好想想。”

    “不对,”高士袗想了想,“这两次穿越时,我手上都戴着这个。”他从左手上摘下锦华的那枚铜制顶针,递给薛定定。

    “我上次就注意到了这枚顶针,”薛定定接过,端详起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拿到实验室去检测一下它的成分,孟小姐不会还反对吧?”

    锦华内心挣扎了一会儿,勉强同意道:“你必须保证只是检测成分,不能对它有所损伤,如果弄坏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放心,”薛定定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真空袋,把顶针小心翼翼地装了进去,密封好,放进背包,“虽然我在你眼里是个不靠谱的专家,但最起码的职业素养和操守还是有的。”

    “谁说你不靠谱了……”

    “你的眼神骗不了人,”薛定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虽然对你来说信任别人是件很困难的事,但迈出这一步之后人生就会豁然开朗,”他说着拍拍高士袗的肩膀,“别人不说,老高这哥们儿人不错,信得过!”

    今天是怎么了,叶深和薛定定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在为高士袗说好话。锦华向高士袗看去,他的表情一直冷冰冰的,或许今早自己对他的误解真的伤害到了他。

    “那你们回来的时候呢,具体是做了什么事之后,才触发了穿越的发生?”薛定定继续问道。

    “第一次是在太平观的柴房里,我画出了薛绍算袋上的梅花图,”高士袗回忆道,“第二次是在胡亥的地牢里,她画出了扶苏礼服上的卷云纹,每次都是刚一画完,白光就立即出现了。”

    “梅花图和卷云纹……”薛定定嘟囔着,“都是古代服饰上的图案吗?那这两种图案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特殊的联系……”高士袗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突然间脑中灵光一闪,“你如此一说我才记起来,薛绍的胡服玉带和扶苏的加冠礼服,都在我家那本御赐的《宝服鉴》中出现过!而且,在那本书上,这两套衣裳的图画都有残缺,而缺少的正是我们所画出的那两幅图案!”

    这句话一出,不光是孟锦华和薛定定,就连他自己都被这个突然的发现震撼到了。

    “你是说,你家的那本宝书里记载了这两套衣裳,而且上面所残缺的花纹,正是你们穿越之后所画出的图案?!”薛定定吃惊地推了推眼镜。

    “若我没记错的话,是这样的。”高士袗仔细回忆道,“那本书上记载了九套精美的服饰,其中两套就是薛绍的胡服玉带和扶苏的加冠礼服,因为年代久远,书中每一套服饰的图案都有不同程度的褪色和缺损,如今细想起来,那两套衣裳所缺失的部分,正是我们穿越时所画出的图案……”

    “神了神了,”薛定定这次震惊得连眼镜都忘了推,兴奋地挠了挠头顶蓬乱的卷发,“现在我要补充一下我的推测,你们的穿越是和那本《宝服鉴》中所缺失的服饰密切相关的,而新月当天的凌晨12点,铜制顶针,以及完整画出缺失的花纹图案,则是触发穿越所必须拥有的时间、媒介和事件!”

    “真的这么神奇吗?”锦华觉得难以置信。

    “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再神奇也要试着接受,因为事实胜于雄辩。”薛定定道,“科学家的任务就是通过科学手段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通过不断验证,去发现种种现象背后的原理,而不是用‘这样不科学’来搪塞世界上尚未得到验证的事物,这样只能让科学走向固步自封的死胡同。”薛定定说出一套自己的长篇大论。

    “那我们应当怎样验证呢?”高士袗问道。

    “要确定这些推测其实很简单,”薛定定神秘一笑,“只需要做些测试就可以了。”

    “测试可以,”高士袗道,“不过我也有件事想请薛兄帮个忙......”

    三人商议了许久,待送走了薛定定,屋子里又剩下了闹别扭的两人。

    “那个,”锦华想了想,今天确实是自己太过武断,用现代人的观念苛求古人,辜负了高士袗的一片好心,于是首先开口道,“网店的想法很棒,照片也很花心思,谢谢你这么用心……”

    “觉得可用的话,留着便好。”高士袗没有看她,语气仍是冷冷的。

    “我真没想到,你是为了帮助我,当时只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所以才会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来。”锦华想着,薛定定刚才说的有道理,或许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经历,令她对这个世界的防备心太重了,以至于不敢相信身边的任何人,这样下去只能令她将真正美好的事物越推越远。

    曾经遭遇黑暗固然不幸,但不再相信光明却是最大的悲哀。

    她不能任凭过去的不幸继续蔓延。

    “手机对于你们现代人,就这么重要么?”高士袗终于缓和了些口气,皱眉道,“走在大街上,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那个东西,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图书馆里也是,明明面前摆着一本书,却还要不停地翻着手机,里面的东西难道比书本还有趣吗?”

    “你没有玩过,用了就知道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世间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赏看不完,又何必囿于一个小小的方盒子。”

    “你说得对,我也觉得手机里的内容越来越无聊,不如做衣服好玩。”锦华附和道,不仅仅是为了哄他开心,他的话也确实令她深有同感。

    “你当真不再抗拒做衣服了?”他看着她的双眼,认真问道。

    “不抗拒了,”她坚定地道,“我想好好经营咱们的网店,就从今天开始。”

    听到这句斩钉截铁的话,他眼眸一闪,嘴角露出笑容。

    “不过……”她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道,“还得拜托你帮我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