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时光织锦店 > 第47章 访竹林(4):险些失身
    贵公子一双桃花眼盯着高士袗,邪魅一笑:“本公子方才说了,再梳断了,可要受罚的。”他放开头发,一头青丝披满后背,伸手捏了捏高士袗的下巴,“想不想知道,本公子怎么罚你?”

    不会吧!一旁的锦华被贵公子的举动惊得咽了咽唾沫,这架势她可从来没见过,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难道后人所说的魏晋喜好男风是真的?

    高士袗被他如此一捏,厌恶地别过脸去,却又不能发作,只得暗暗地攥拳隐忍。

    “李公子,你不会看上这个缝工了吧!”旁边的公子哥儿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调笑道。

    “来人,”李公子不理会他们,吩咐随从道,“把刚才服剩下的药散拿来!”

    随从很快便捧着药散上前,高士袗低头一看,心中一凉,这药散正是五石散。

    “你二人今日梳断了本公子的头发,着实可恶,”他说着伸手抓起一把药散,托在高士袗的唇边,“不过,若你肯服下此药,并顺从我的心意,便可考虑饶了你们……”

    本以为这次穿越会比之前容易许多,原来真正的难关在这里。高士袗在心中嘲笑自己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他紧闭着嘴,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你们知不知道,五石散是一种毒药,吃多了是会死人的!”锦华实在看不下去,大声说道。

    她话音刚落,场上立刻安静下来,连弹琴吹箫的也都停了下来,所有人一齐看向她,宴会厅里鸦雀无声。

    “那个……我说的都是真的,五石散真的是一种毒药,你们的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都是毒药产生的幻觉而已!”见他们都看着自己,锦华索性把真相都说出来,万一他们相信了自己,也算是治病救人了。

    场上又安静了几秒钟,随即爆发出满堂的哄笑。

    “哈哈哈哈,这丫头定是疯了!”

    “五石散乃是仙药,服用之后不但强身健体,而且能使肌骨轻盈,皮肤变得吹弹可破,若修炼得法,说不定还可以羽化成仙呢,怎会是毒药!”

    “是啊,这丫头身份低微,从未尝过此物,哪儿能知道仙药的好处?”

    席上众人纷纷说道,都对锦华的话嗤之以鼻。

    “你这小妹还挺有趣,五石散分明是仙药无疑,否则侯爷又怎会特意命人炼制呢?”李公子把药又向高士袗唇边送了送:“吃下去,包你欲仙欲死。”

    高士袗已经忍无可忍,暗暗摸上藏在内衫里的佩刀,伺机出手。

    见他双唇紧闭,李公子脸色阴沉起来,招呼随从道:“来,给他喂进去!”

    “是。”几个随从上前按住高士袗,就要给他强行喂药。锦华见势不妙,也不管什么古代的等级、礼数,也顾不得自身的安危,上前去扯随从的手:“你们放开,不能给他喂毒药!”

    随从哪里理会她,一把将她推倒在地:“起来,再闹的话,拖出去打死!”

    高士袗见此情形,知道不能再忍,攥紧佩刀就要打算跟他们拼死一搏,就在此时,厅外传来一个声音:“出了何事,怎得乱作一团?”

    众人看去,只见何晏摇着麈尾,悠然地走进来。身旁还跟着刚才那几人。

    “侯爷,贵府上的缝工粗手粗脚,弄断了本公子的头发,本公子教训一下,他们非但口出狂言还动手抵抗,是不是太过无礼了?”

    “竟有此事?”何晏扫了高士袗和锦华一眼,笑道,“既然他们得罪了李公子,本侯自无包庇之理,拖出去打死便是。”说着对身旁的随从一挥手,“拖下去,别扫了宾客们的雅兴!”

    随从上前去拖拽高士袗和锦华二人,那位李公子盯着高士袗,一脸的不甘之色。

    “哈哈哈哈,没想到堂堂一代名士,位列三玄之首(三玄:何晏、王弼、夏侯玄,三位被后世称为“正始名士”,并称“三玄”)的何侯爷,竟然错将毒药当做仙药来服用,实在可悲可笑!”

    高士袗见何晏来了,心想是个机会,于是边笑边高声道。因为他知道,席上的这些浪荡公子皆是酒肉之辈,而何晏即便再是浮夸做作,但身为曹操养子的他,自小饱读诗书,绝非那些纨绔子弟可比。他这么说,是想引起何晏的注意,为他和锦华换取一线生机。

    果然,何晏听他又是大笑又是质疑自己所推崇的仙药,立刻被勾起了兴趣,一挥麈尾道,“慢着,把他们带过来。”

    随从又将高士袗和锦华重新押了回来,按倒在何晏面前。

    “你方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何晏看着高士袗道。

    “小民说,侯爷错把毒药当做仙药,可悲可叹。”

    “你倒说说看,这五石散如何是毒药?”

    “五石散不过是一种温补驱寒的药材,但服食过量便会令人火气内灼,肌肤溃烂,精神萎靡,长年服食必会被此药所害,中毒而亡!”

    “笑话,此药乃是从汉武帝时的神仙方士处所传来,岂会有假?”何晏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侯爷博览群书,岂不知西汉时的名医淳于意曾记载,有人因服食五石散而生疮,自此便可知五石散实乃毒物。”

    何晏摇着麈尾的手顿了一顿:“此事不足以为证,你的话说完了么?”

    高士袗也知道想劝说这位笃信神仙方术的人实在不容易,脑中飞速想着对策:“不知侯爷可否读过当世大才子嵇康所写的那篇《养生论》?”

    何晏听到“嵇康”两个字,嗤笑一声道:“此人乃是本侯夫人内侄女的夫婿,狂妄小儿,以为会做几篇文章便了不得了,他所写的那些文章本侯根本没兴趣看。”

    “那篇《养生论》已经是洛阳学子争相诵读传抄的经典,侯爷如此喜爱求仙之道,岂能不看?”

    “没想到你一个缝工,还识得几个字。不过本侯对其人其文都不感兴趣,你的话并未打动本侯,救不了你们的命,”他手一挥,“拖下去吧!”

    随从上前又要去拖高士袗和孟锦华,此时一直在何晏身后的一位年轻公子道:“侯爷,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