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原来我是神? > 001:铁窗泪!(新人求支持)
    黑暗中。

    夏渊睁开了眼睛。

    凄冷的空气在这个房间中盘旋,夹带着一分淡淡的腥气,以及,潮湿的腐朽。

    满目疮痍,好似,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的洗礼。

    地面上,有着散开的书籍、破碎的玻璃、锋利的匕首,大面积的红色如同流动的河。

    蔓延到了夏渊的脚下。

    黏稠稠的,显得有些恶心。

    而红色的源头?

    正安然地躺在房间的一角,在他的脖颈处,有着一道长长的伤口,向外鼓涌着逐渐干涸的血液,与模糊的血肉互相交融,诡异而血腥。

    触目惊心!

    看得夏渊下意识地打了个寒蝉。

    恐慌的情绪如同含在舌根的寒冰一般,充满着冰冷的绝望意味。

    见鬼!

    凶杀现场?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作为一位历史系的研究生。

    夏渊依稀记得,自己明明正在和导师一同在西南群山的一处神秘庙宇中考察。

    不知为何,自庙宇深处涌上了深邃漆黑的雾气,在意识模糊之际,他的双手触及了一个怪异的物件。

    好似,一个破碎开来的钥匙。

    所以?

    问题出在那个物件上面?

    夏渊揉了揉太阳穴,扒拉着疲倦的身体,正准备认真探索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突然!

    他听见了尖锐的声音。

    好像两个锐利的东西正在摩擦碰撞,让他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紧接着,冷冽的白光如同野兽一般横冲直撞,闯入了他的视野之中。

    原本紧闭的大门随之倒塌下来。

    数个握着手电、穿着制服的执法官们从门外进来,看着眼前这个血腥的场面,面面相窥。

    灯光下,夏渊的身影如同地狱中的恶魔,凶神恶煞。

    半晌。

    为首的一位马上自腰间掏出他的配枪,对准夏渊,表情无比的严肃深沉。

    “别动!”

    “执法队!”

    强烈的白光让夏渊还有几分眩晕。

    直到他看清了他们的轮廓,以及,冷冰冰的枪口,他的脑海中一时间好似跑马灯,闪过很多的词汇。

    关于什么人权、法律、无辜、冤枉!

    但……

    最后,他学着电影里常见的投降姿态,高举着自己的双手,干枯的嘴唇微微开合,欲言又止。

    “这个!”

    “各位执法官,我可以解释,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你们觉得呢?”

    然而,执法官只重复地给了他坚定的两个字!

    “别动!”

    “……”

    哐当一下。

    恭喜夏渊,于异界喜提开局奖励:铁手铐!

    ……

    灯火通明的审讯室中。

    夏渊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拷在上方的扶手处,能感受到一股清晰的凉意。

    两位执法官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面前。

    在他们身后,负责记录的摄像机正闪烁着红光。

    俨然,一副把他当做“真凶”的姿态。

    “那么,姓名?”

    “夏渊,夏天的夏,渊博的渊。”

    “姓夏?”

    两位执法官稍稍有些意外。

    夏渊点了点头,继续在脑海之中搜刮着这个“夏渊”的记忆,随之,他找到了让他们意外的原因。

    因为,这个国家名为夏国。

    在这个世界,夏家乃是传承了将近五千多年的唯一皇族,没有之一!

    仔细想想。

    四舍五入,现在的夏渊也相当于一位皇亲。

    使得他对于这个明显违背了历史规律的皇族深表好奇,只可惜,他目前有着更加严峻的事情,有待处理。

    至于“夏家”的名头?

    除了日常吹牛之外,并无多大的实质意义。

    毕竟。

    早在五千多年前,那位开辟了夏朝万世基业的夏祖便有如此名言佳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何况,五千多年的时间。

    夏家的血脉早已在全世界开枝散叶,无非,稀有罕见了一点。

    “我们继续,年龄?”

    “二十二。”

    “性别?”

    “这个,看不出来么?”

    “这年头,性别混淆人士还少么?”

    “噢,男,男性。”

    敢情,异世界的“自由”风潮也这般严重?

    “籍贯?”

    “夏国,南山,明元市,安和区。”

    南山州位于夏国的西南边境,明元市为南山州的首府,历史悠久,依山而建,四季如春。

    “具体地址?”

    “安和区,仙林街道,东阳佳院四单元404号。”

    “职业?”

    “目前,还是无业游民!”

    无业游民?

    犯罪指数大上升!

    “所以,你便因为觊觎王家的财产,而杀了他?”

    夏渊的瞳孔骤然放大,马上让自己的表情化为痛苦面具,正待伸冤。

    为首的执法官司空见惯地摆了摆手。

    “我可得告知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故意杀人罪可是十年起步!”

    夏渊眼珠子转了转。

    “两位执法官,我向来可都是尊敬守法的大好公民,天地良心,日月可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对天发誓!”

    “那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你在案发现场准备做什么?你可有看见什么?”

    夺命三环!

    夏渊有些沉默,最后方才有些无力地说道:“我忘记了。”

    他没有说谎。

    他的脑海中真的没有与之相关的记忆。

    两位执法官对视了一番。

    “行吧,那么,现在还得委屈你,先在我们这里休息休息。”

    “这个,请你们相信我!”

    “你放心,我们办案,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当然,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

    半晌。

    自门外进来了另外一位执法官,给夏渊松开了手铐,带着他一同走向了观察室。

    “啪!”

    厚重的铁门重重地合上。

    隔离了他身为穿越者的自由。

    夏渊的目光打量着这个自带独立卫生间的观察室,嘴角抽了抽,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算什么?

    别人家的穿越者:外挂、系统、金手指!

    而他这位穿越者,开局便达成了他前世一辈子也无法取得的成就:铁窗泪!

    呜呜呜~我想回家!

    想了想。

    夏渊躺在硬梆梆的床上,闭上了眼睛,准备细细思索一下当下的状况,视野,重新归于黑暗。

    倏然。

    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这个声音如同黑暗中的呢喃低语,窸窸窣窣,杂乱无章,有时候好似歌颂、有时候好似梦呓……

    仿佛,自遥远古老的世界吹来的微风,跨越了时光的帷幕,一点点的、一点点的穿透他的耳膜,掀开他的天灵盖,传入了他的灵魂深处!

    喧哗且悸动。

    什么情况?

    因为自己的神经太过于紧绷,而导致了幻听?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因素?

    穿越都已发生,夏渊表示:无论再发生什么?他都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就在他的思绪发散之际。

    自那无序且繁杂的混乱低语之中,仿佛有着什么更加清晰的事物即将从语言的迷雾中跳出来,跳入更加广阔未知的意识深海。

    终于,夏渊听清了一个隐藏于字谜背后的唯一一个字词。

    仿佛在说着一个字。

    “神?”

    夏渊猛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