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嘿,妖道 > 第一章 我从末法来
    太玄界,南荒。

    微风低语,月照青山,带着淡淡的猩红,散发着丝丝的不详。

    松烟山,山体不大,伫立在坠龙江畔,遍植松木,常年云雾缭绕,远远看去,宛如有烟气升腾,故有此名,其秋冬长青,往日里也是一个观风纳景的好去处,但今天在漆黑的夜幕以及猩红月色的映照下,棵棵松木交织,宛如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鬼物,颇有几分诡异。

    山腰,青砖绿瓦,一座并不大的道观隐藏在林木深处,观名长青观,观口栽着两棵果树,一棵是荔枝树,另一棵也是荔枝树,尽皆有十米来高,郁郁葱葱,冠如华盖,只可惜此时已然入秋,荔枝树上并无花果。

    观内,寂静无声,只有几盏悬挂在拐角处的风灯偶尔发出火焰呼啸的声音,有摇摇欲坠之感,而在一处房门紧闭的精舍之内,透人骨髓的寒意正在弥漫,让门扉上都带上了点点霜花,将这个诡异的夜晚渲染的越发冷了。

    房间内,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绽放着清冷的幽光,取代烛火将整个房间照亮,缕缕青烟从巴掌大小的香炉中升腾而起,为这个不大的房间增添了几分飘渺,嗅之,有轻灵之香,可安定心神,而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中,一个年岁不大,大约十五六岁,身穿藏青道袍的小道士倒在了床榻之上。

    他面色青紫,身体僵硬,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霜,已然没有了生气,宛如一个被冻死的人,但松烟山位于南荒,气候普遍炎热,此时刚刚入秋,那怕衣不遮体也根本不可能被冻死,而且其双腿盘结,显然之前正在打坐,是突然遭遇了某种变故才变成现在这样。

    呼,突如其来的狂风拍打着门窗,这仿佛是某种信号,原本已经没有了声息的小道士突然从床榻上坐起,双腿盘结,手结龙虎玄印,其动作娴熟,近乎本能。

    吼,龙吟虎啸,眉心生光,虽然微弱,但却格外坚定,不动不摇,仿佛能照透人心,也就是在这一刻,小道士身上的点点白霜开始悄然消退。

    “我穿越了?”

    一盏茶后,眉心的光辉隐没,小道士睁开了双眼,黑白分明的双眼中有着一丝诧异。

    “同名同姓,依旧叫张纯一,平阳张家子弟,因患有骨弱之症所以被送到长青观跟随长青子修行。”

    “这是巧合还是传说中的他我?”

    将小道士残留的记忆一一收拢,张纯一追寻着种种痕迹。

    此方世界天地间有灵机弥漫,万物得之,或有长生之望,就算长生是虚妄,但延长寿命却是寻常,而且还有大伟力归于己身,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族诞生了一批追寻长生的求道者,他们被称之为修仙者,修道者,小道士就是其中一个,只不过还站在门外而已。

    天地万物皆可纳灵机入体,衍生法力神通,萌生智慧,走上修行之路,这类存在被人族修士称之为妖,百类皆可成妖,鸡犬可以,草木可以,土石可以,大江大河可以,刀枪剑戟也可以,唯独人类不行。

    人类身体有漏,无容纳灵机之能,不得法力,不得神通,但天无绝人之路,人类虽身体有漏,但魂质轻灵,生而近道,故而有大智慧者观天悟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先练神魂,再补人体缺漏,后天凝聚无漏法体,最终摘取长生果。

    不过人类的魂质虽然特殊,天生轻灵近道,但想要打破身体的禁锢,极尽蜕变,不断向上,窥视长生依旧并不容易,毕竟人力有穷,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中的大智慧者们将目光投向了外物。

    人体羸弱,无蛮熊强横之躯,无虎豹锐利之爪牙,能在天地间占得一席之地,靠的就是他们善假于外物。

    既然自身难以极尽蜕变,人族中的大智慧者们自然将目光投向了外物,而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各种妖物。

    妖物食天地灵机而长,身居法力,非是凡俗,虽然魂质浑浊,但数量却足够庞大,而且还会不断增长,这恰好满足了人族的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经过一次次艰难的探索和尝试,在筚路蓝缕之间,一条独属于人族的求道路被人族的先贤们开辟了出来,他们以自身的神魂为树种,以妖物的灵魂为灵田,扎根其中,汲取营养,不断成长,最终化身参天大树,结出长生果。

    妖物不仅是他们的成道之基,也是他们的护道之器,借助妖物,人族终究以羸弱之躯掌握了非凡之力,看到了摘取长生果的希望,而这也就是所谓的修仙者,他们借妖修仙。

    “人类魂质轻灵,部分人的灵魂中有性灵之光暗藏,定住性灵之光,将其点燃,化生魂火,这就是修行的第一步,然后灼开祖窍,锁拿七魄,这才是真正的踏上了修行之路。”

    理清思绪,张纯一依旧带着青紫之色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思索之色。

    “这个世界的道路与我前世所走的道路十分相似,或者说根本就是同一条道路,都是借妖修仙,是妖道。”

    “只不过我前世所在的蓝星天地灵机已经断绝,修行者点燃魂火,灼开祖窍,经过不断观想锁拿一魄之后已经进无可进,因为天地无妖,修行者无外力可借,上一世的我也止步于这一步,只能转修武道。”

    作为龙虎山传人,张纯一对于修行并不陌生,只可惜生于末法时代,如龙游浅水,不得施展,虽然在修道之路断绝之后,练就了一身不错的武艺,但人体羸弱,练武虽然能强身,但终究有着极限,百人敌已经是不可思议之力,而且时代已经变了,苦练十年也未必是一把手枪之敌,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我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就是今夜忽有所悟,突然入定,定住性灵之光,点燃了魂火,然后收束不住,活活将自己烧死了。”

    回想起自己这具肉身前主人的死法,张纯一的神色有了微妙的变化,前身刚刚凝聚的魂火暴走,伤了自己的神魂,因此而亡,也就是他前世已然入道且从未放弃观想法的修持,这才能重新收束魂火。

    万法皆可入道,有人观棋入道,有人练武入道,有人画画入道,有人读书入道,路有千万条,并无定数,因为入道的关键就在于定住性灵之光,只要完成这一步,就算是踏上了道途。

    不过道路虽多,但绝大部分道路实际上并不具备普适性,比如读书入道,能走通这条道路的人往往在这方面有着非同一般的才情,只有将书真正读到骨子里的人才有可能通过读书而入道。

    对于修行者而言,最正统的道路依旧是修炼观想法,拿捏精神,细细琢磨,最终定住性灵之光,衍生魂火入道。

    对于刚刚踏上道路的修行者而言,最难的就是定住性灵之光,之后的衍生魂火,灼烧祖窍实际上只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顶多是花费时间的长短而已,基本上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张纯一的前身却在这个过程中死了。